千亿金融帝国危急时刻:贵州前首富跌倒,中融信托、长安信托安好?
财经

千亿金融帝国危急时刻:贵州前首富跌倒,中融信托、长安信托安好?

作者:特约记者 王晓珊

千亿金融帝国危急时刻:贵州前首富跌倒,中融信托、长安信托安好?

中天金融(000540.SZ)连发两份公告,风险进一步暴露,诉讼缠身、债务连环暴雷,多米诺骨牌还在不断倒下。

中天金融在11月22日公告,因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融资环境叠加影响,公司及下属部分子公司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导致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除前期已披露债务逾期情况外,截至目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新增逾期本金合计27亿元,占公司2021年经审计净资产118.91亿元的22.71%。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中天金融今年以来披露的逾期债务规模高达93亿元,其中约70亿元来自信托借款,波及长安信托、中融信托等。雪上加霜的是,中天金融近4个月以来深陷诉讼仲裁泥潭。公告显示,自8月18日以来,除已披露过的重大诉讼案件外,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新增诉讼及仲裁涉案金额合计15.1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118.91亿元的12.72%。原告方包括前海人寿等多家机构。

90亿债务逾期

中天金融及部分子公司新增逾期本金合计27亿元,长安信托、中融信托均是债权单位。

其中,中融信托11.96亿元信托贷款于11月22日到期,借款人为中天金融全资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贵阳金控”);长安信托两笔合计10.02亿元信托借款分别于今年4月、11月到期,借款人为中天金融旗下负责地产业务的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天城投”)子公司中天城投集团贵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贵阳房开”)。

中天金融公告称,目前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和解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展期、部分偿还等方式,争取与债权人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同时公司将通过加快推进住宅、商业、公寓、车位等资产去化,加快回收应收账款等方式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中天金融提醒,公司因流动性阶段性紧张导致未能如期偿还部分债务,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可能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已有多家信托机构卷入中天金融债务逾期风波。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中天金融公告,今年4月末、10月中旬,中天金融分别宣布规模高达40.40亿元、26.23亿元的债务逾期。今年以来,中天金融公告为逾期债务总和已高达93.63亿元。其中,信托逾期约70亿元,包含4笔长安信托债务,金额约为40亿元;中融信托11.96亿元,西部信托10亿元,昆仑信托7.3亿元。

深陷诉讼泥潭

债务违约,中天金融面临多起诉讼案。

11月23日,中天金融发布诉讼及仲裁公告,长安信托于2019年4月8日设立信托计划(前海人寿系第一期信托计划的投资人及受益人),并与贵阳房开签订相关合同等,约定通过资产收益权转让与回购方式向贵阳房开提供融资,回购期为36个月,2022年4月8日期限届满,回购期内贵阳房开按照9.897%/年的回购溢价向长安信托支付溢价回购款。7月20日长安信托按信托财产现状以非现金形式分配给前海人寿,前海人寿已取得长安信托对贵阳房开的部分债权及对保证人的担保权利。

前海人寿以贵阳房开未按合同约定还本付息为由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贵阳房开向前海人寿支付回购本金5亿元、溢价回购款5341万元;判令贵阳房开向前海人寿支付截至2022年7月19日的违约金651万元。截至公告日,该案件尚未开庭审理。

这不是前海人寿与中天金融首次对簿公堂。据公告披露,2022年8月,前海人寿因金融借款纠纷起诉中天金融,涉案金额约为6.66亿元,案件处于一审进行中。

除去此次公告的多起诉讼和仲裁案件,中天金融在3月和5月分别收到渤海人寿及恒大人寿的诉讼,两个案件诉讼金额高达34.5亿元。加上22日公告披露的15.13亿元涉案诉讼,中天金融公开披露的诉讼及仲裁金额约为49.63亿元。

扩张下的巨额亏损

中天金融频登被告席,与该公司近年业务布局不无关系。

贵州前首富罗玉平实际控制中天金融。罗玉平靠房地产业务起家,后向金融转型,不过转型之路颇为坎坷。2014年起,中天金融逐渐涉猎金融领域,参股贵阳农商行、中融人寿等;2016年2月,贵阳金控以30.11亿元,竞得海际证券66.7%股权;同年12月,贵阳金控向海际证券增资27.80亿元。罗玉平大踏步向金融领域进军,先后控股多家金融机构。

跨界未能取得如愿效果。2017年开始,中天金融净利润持续下滑。2017年至2021年,其净利润分别为21.44亿元、14.48亿元、11.51亿元、7.10亿元以及-106.1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7.4%、32.43%、20.5%、38.32%以及1595.59%。

2022年,中天金融经营进一步恶化。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06.7亿元,同比下降52.2%,净利润为-57.0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237.84%。对此,中天金融解释称,系受房地产市场影响,销售不达预期及本期无新增竣工交付,致营业收入下降。中天金融现金流情况也在不断恶化,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约为40.12亿元,同比大幅下降73.99%。

中天金融还面临债务压力。据2021年年报,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天金融集团短期借款余额为14.70亿元、 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余额为168.71亿元,而中天金融集团货币资金账面余额为17.37亿元,可用于偿还到期负债的货币资金严重不足,资金流动性困难。

截至2022年9月末,中天金融货币资金仅有36.5亿元,负债总计1533.6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合计363.61亿元。货币资金已难以覆盖巨额短期债务,中天金额的偿债压力不可谓不大。

为回笼资金,缓解偿债压力,中天金融去年9月决定出售旗下的中天城投100%股权予佳源集团,交易对价为180亿元。这笔交易进展得并不顺利。交易打折出售,交易对价定为89亿元。最终在佳源方支付了第一期股权转让价款15.8亿元后,交易终止。

中天金融该笔交易宣告“流产”,同样深陷困境的佳源系或已没有成为中天金融“白衣骑士”的资本实力。在现金流困境下,拥有1583亿资产的金融“帝国”危机正层层揭幕,曾经贵州首富罗玉平已步履维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