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暗杀、动荡……新的世界火药桶!
财经

政变、暗杀、动荡……新的世界火药桶!

有锂难安。

文丨华商韬略 王洪臣

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

十天后,为了惩罚欧美各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拥有欧佩克成员国身份的中东国家亮出了独门武器——石油提价。

随着海湾地区原油价格升高17%,“石油战争”就此打响,全球经济因此重创。作为一个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第一次显示出它的威力。

随着新能源对碳基能源的替代,锂成为了新的战略资源,它也正在带来新纷争。

【“锂”战阴霾】

2011年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一个名叫博里奇的男人走上街头,在他背后,跟着数万学生。

博里奇是智利左翼政党成员,他当时的诉求是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改革公共教育体系,但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在10年后将改变世界新能源的格局。

同一年,阿根廷提出,锂矿储量占全球过半的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三国,可以通过类似欧佩克的做法,共同控制锂矿市场。

阿根廷虽然牵了头,却做不了另外两国的主。

时任智利总统皮涅拉就是一大障碍。

这位身价超过20亿美元的智利富豪,被称为“智利版贝卢斯科尼”,作风新潮,推崇自由竞争,属于中右翼代表人物。

主政邻国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则与皮涅拉针锋相对。

他是该国第一位印第安土著人总统,有着强烈的民族与本国主义立场。

“锂,属于玻利维亚人民。乌尤尼不能再成为第二个波托西!”这是他的信念。

波托西曾以“银都”闻名世界,但被西方殖民者压榨一空后,如今已成为全世界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而乌尤尼盐湖,则是世界上锂矿储量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被玻利维亚寄予厚望。

2005年上台后,莫拉莱斯推行了一系列国有化经济政策,包括将锂作为国家性的战略资源。

但意识形态的对立,叠加智、玻两国历史上的领土争端,所以虽有阿根廷牵头,“锂佩克”只能长期搁置。

但转机发生在2021年10月,一份名为“潘多拉文件”的海外资产数据被曝光,皮涅拉名列其中。

文件显示,在他首个任期(2010年-2014年)内,曾将智利的多明加矿场以1.52亿美元卖给童年好友、商人德拉诺。

智利政坛随即掀起风暴。

皮涅拉因涉嫌隐匿资产和逃税遭到弹劾。在众议院通过后,皮涅拉在参议院仅以1票之差侥幸过关。虽然没有被罢免,他的声望也遭到重创。

一个月后,那位曾经走上街头的博里奇,成功当选为智利新任总统。

出身左翼的他,对锂资源开发尤为重视,直言“智利不应该重犯资源私有化的历史性错误。”他主张强化国家调控、提高矿企特许权使用费、推动建立国营锂业公司等。

如今,随着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三国均实现左翼执政,挡住中间的障碍正在消弭,“锂佩克”进程开始加速。

那么,新能源时代下,世界将如何面对“锂佩克”的到来?

【战略资源】

“锂资源的重要性不亚于石油等战略性资源,一旦开采出现瓶颈,可能会跟石油一样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2019年,“锂电池之父”古迪纳夫在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后,做出了上面这个重磅预测。

在各大产业中,从医学上治疗躁郁症,到军工上制造氢弹,锂有着非常广泛的应用,被称为“工业味精”。

20世纪70年代,历经两次石油危机后,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砸下重金,通过“蓝天计划”推出了全球第一块可充电锂离子电池和第一款油电混合车。

但是,这款电池和汽车并不符合市场需求。在进入80年代后,蓝天计划就终止了。

解决问题的是日本化学家吉野彰,1983年,他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块可充电锂离子电池的原型,开启了锂电池时代。

2012年之前,锂电池还只应用在手机等小型电子产品上,每台设备只需几克锂。

2012年,特斯拉在锂晋级“白色石油”的道路上,狠狠推了一把。电动车对锂电池的需求是手机的一万倍,一辆特斯拉Model3需要几十公斤锂。

马斯克因此放出豪言:“我们需要吸收全世界所有锂的产能!”

伴着锂的需求井喷,全世界各国都开始重视这种资源。

2021年,中国电动车销量达320万辆,占到全球一半。而中国厂商在全球十大电动汽车厂商已独占七席,总销量全球第一。

而据国际能源署今年11月修正的《2022年世界能源展望》报告显示,中国约占全球锂化学品供应量的60%。此外,中国还生产了全球四分之三的锂离子电池。

伴随电动车的持续发展,中国对锂资源的需求恐将超出当前想象,正在加强汽车电动化的欧美诸强,同样如此。

但无论中国或欧美,均非锂的主产区。美国的锂、镍、钴资源贫乏,中国锂矿储量约占全球6%,产量占约17%,具备一定的自给能力,但缺口仍不小。

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未雨绸缪,抢先投资布局。

其中,赣锋锂业控股了墨西哥的Sonora,天齐锂业控股了澳大利亚的泰利森,均为世界锂矿巨头。

“必须向中国人脱帽致敬,他们打出了一场伟大的比赛。”

11月21日,美洲锂业CEO克拉克称赞了中国在锂资源方面的超前部署。

随着中国队锂资源进行布局,欧美国家终于意识到遏制的战略意义。

不久前,美国的《通胀削减法案》涉及到了锂资源,开始有针对性的进行布局。

今年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盟情咨文”中指出,锂和稀土很快就会比石油和天然气更重要;11月2日,加拿大政府发表声明,“勒令”三家中资企业退出在加锂矿投资。

围绕锂资源产业链的控制权,硝烟味渐渐浓了起来。

此时,全世界将目光都投向拉丁美洲,“锂佩克”三个字尤为瞩目。

【必争之地】

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目前玻利维亚、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秘鲁和巴西等拉美六国控制了全球67%以上的锂资源。

玻利维亚、阿根廷、智利身为“锂佩克”三国,已探明储量分别占全球23.7%、21.5%和11.1%,合计超过56%。此外,当下的供给方面,智利、阿根廷分别是世界第二大和第四大锂生产国,第一大国是有成熟开采能力的澳大利亚。

由此,拉美成为新能源时代的“兵家必争之地”。

为保护锂资源,玻利维亚、巴西、智利、秘鲁等国都将锂定义为战略资源,墨西哥则准备从国家宪法层面,确认锂资源的战略地位。

其实,锂矿背后暗藏的刀光剑影,早已在拉丁美洲上空闪现。

1973年9月11日,伴随着莫内达宫的轰隆炮声,智利“9.11”政变爆发。

时任智利陆军司令皮诺切特率军队包围总统府,要求总统阿连德投降。阿连德头戴钢盔,手持突击步枪,发表了人生最后一次演讲。

他明确提到:“外国资本、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的联合,使得军队打破了他们的传统”。

当天,阿连德以身殉国。

皮诺切特上台后,女婿庞塞将SQM(智利化工矿业公司)收入囊中,并将目光投向阿塔卡玛盐湖。

这座单一湖床占了全球锂储量的17%,排名全球第二。而依靠这座“金矿”,庞塞长年位列智利富豪榜前列。

但天道好轮回,这样的好日子在2014年结束了。

这一年,智利首位女总统巴切莱特再度当选。其父在智利“9.11”惨死狱中,本人也被驱逐出境。

就职仅两个月后,巴切莱特向SQM和庞塞出手。

2014年9月,庞塞遭指控有市场操纵行为,被创纪录罚款7000万美元。智利政府还以取消SQM在阿塔卡玛开采权为要挟,要求庞塞放弃对SQM的实控权。

最终,庞塞被扫地出门。

如今,与阿连德、巴切莱特同属左翼的博里奇上台,在强调重视锂资源的同时,不忘抨击美国。

“我并不认为美国对加强民主作出了贡献,美方应当进行反思。”而对1973年美国策动的那场政变,他明确表示:“智利不会忘记这段历史。”

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的遭遇,有更明显的“锂”色彩。

2019 年底,莫拉莱斯在赢得第4次大选后不久遭遇政变,被迫流亡国外。

“我绝对相信这是一场关于锂矿的政变。”莫拉莱斯断定。

他坚称,是美国为了掌控未来全球锂矿的控制权而策划了政变。“现在,我意识到一些工业化国家不希望国际价格竞争,而是通过秘密手段搞掉合法政权,从而换取廉价的锂矿。”

2020年7月,当有人对马斯克提到此事,他放出了一句话:“我们想政变谁就政变谁!面对现实吧。”

同时,他还回复了那些支持推翻莫拉莱斯统治的留言,称祝贺玻利维亚人民。

究竟是狠话还是戏言?是否卷入玻利维亚政变?这些问题一度将马斯克推上风口浪尖。

但不论真相如何,马斯克的祝贺很快落空。

当年10月,莫拉莱斯所在政党候选人阿尔塞成功“复仇”,以绝对优势赢下玻利维亚大选。

随后,美国支持的前临时总统阿涅斯,被以煽动叛乱罪判处10年监禁。

“我们都知道,全球正在发生能源转移。我没有指控任何人,因为我没有证据,但我只是出于历史的怀疑。”熟谙历史的乌拉圭前总统穆希卡如是说。

拉美历史上,资源争夺带来的动荡甚至战争,实在是太多了。

【怀璧之罪】

资源无罪,怀璧有罪。

对于自然条件最为优越的大陆之一,拉丁美洲丰富的矿产资源,似乎就是它的“原罪”。

1492年10月13日,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第2天,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注意着,并不辞劳苦地去探听,这里是否有黄金。”

此后数百年,矿产资源成为西方殖民者掠夺的主要目标。

莫拉莱斯耿耿于怀的波托西银矿下,曾经埋葬了800万印第安人。

进入近代,为了争夺资源,拉美国家之间的战争更是绵延不绝。

1879年至1883年,为争夺硝石资源,秘鲁、玻利维亚联手与智利开战,史称“硝石战争”。

1928年,美国美孚石油公司宣称在玻利维亚、巴拉圭的争议地区北查科勘探到大量石油储量。

事后证明,这是一次勘探失误。但为了这疑似存在的油田,1932年至1935年,两国爆发了一场著名的“乌龙战争”,导致10万人丧生。

除了内斗,基于地缘关系,美国对拉美各国政坛的影响,引起的动荡更为致命。

“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

这句拉丁谚语背后,是拉美人民痛彻的历史体验。

从分裂哥伦比亚,到武力占领海地,从侵略多米尼加共和国,到颠覆巴西古拉特政府,从智利“9.11”政变,到数百次暗杀卡斯特罗……

进入新世纪,美国宣布“门罗主义已经终结”。事实远非如此。

近期,美国前国防部长埃斯珀在出版的回忆录中披露,特朗普政府曾与委内瑞拉反对派讨论,采取军事行动,甚至暗杀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2018年8月4号,马杜罗在出席庆典时遇袭,但幸运地躲过一劫。

一年后,玻利维亚政变,莫拉莱斯被赶下台。

武装侵略或政变外,美国通过资本手段,对拉美的经济控制更为严重。

1904年,欧·亨利在小说《白菜与国王》中,虚构了一个被美国垄断资本掠夺的 “香蕉共和国”,这成为美国资本控制下,经济依赖单一资源的拉美多国的代称。

如今,拉美各国仍多为资源型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机构单一,市场和融资两头在外,产业转型升级缓慢,极易遭受外部冲击。

以玻利维亚为例,莫拉莱斯从2005年上台到2019年下台,该国锂开采能力仍非常低下。

他奉行的资源民族主义,不仅没让国家走上沙特式的“中东土豪”之路,反而陷入动荡不安。

“锂佩克”背后,藏着同样的隐患。

近年来,“粉红浪潮”席卷拉美,左翼政党纷纷掌权。他们倡导与美国保持距离、拉美独立自主、拉美一体化等政治主张。

但在疫情与全球经济衰退阴影下,拉美经济困难重重。

据联合国拉美经委会预测,2022年拉美经济增长预期仅为2.1%,不及全球增长均速(3.1%),高失业率、高负债、高通胀等问题众多。

此外,俄乌冲突后,俄、美角力在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国开始显露。

出于“后院”不容有失的考虑,美国很可能提升对拉美的控制力度,而左翼当权的拉美各国,似乎并不买账。

新旧权力的拉锯中,经济与地缘政治的困境下,那个曾经的桌下火药桶,如今正被端上桌面。

不带美国玩的“锂佩克”将带来什么?是财富、动荡、政变,还是战争,一切都充满未知。

【参考资料】

[1]《全球锂战争:盐池、新油和王权之争》华商韬略

[2]《中国抢赢“新石油”战争》市值观察

[3]《地缘政治大博弈重返拉美》长安街知事

[4]《智利人民不会忘记的“9·11”之痛:美国在智政变中的作用和手段》中国青年网

[5]《 “锂佩克”渐行渐近,中国应该警惕什么?》新京报

[6]《拉丁美洲:几度迷茫的土地》读书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