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光伏大项目仅投出81万,重新选址会否再存变数?江苏阳光最新回应
财经

200亿光伏大项目仅投出81万,重新选址会否再存变数?江苏阳光最新回应

今年3月江苏阳光公告在内蒙古成立新能源子公司,股价随之收出6天5涨停,4月又公告拟投资200亿的光伏项目合作协议。但大半年了过去,公司上述项目合作协议却一直未提交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的,如今果然出现变数。

12月8日公司公告,因产业政策、地方政策和当地实际情况等有关客观因素,公司投资所需条件在内蒙古包头不能尽快实现,无法按照《投资合作协议》立即开展项目。经评判,公司决定将拟投资的光伏项目地选在宁夏石嘴山,而此次先期拟投资额下降到了50亿元。

公告发出后,江苏阳光股价接近涨停开盘,但之后全天低走,收盘涨幅收窄至3%。

此次项目易址宁夏会否因政策原因重蹈在内蒙古的“覆辙”?公司三季度末货币资金仅4亿元,50亿的拟投资金从何而来?多晶硅在建产能高企如何看待可能的过剩风险?中国基金报记者采访了公司方面。

200亿光伏大项目易址宁夏

先期拟投资额50亿

江苏阳光此轮光伏投资的起点,要追溯到一年前的2021年12月17日,彼时江苏阳光股价突然涨停。隔一个周末,公司在12月19日晚公告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政府、乌拉特前旗政府与控股股东阳光集团签订了光伏新能源全产业链项目框架合作协议。随后的12月20日和21日,江苏阳光继续一字涨停。

根据彼时公司的说法,投资行为仅限于控股股东,与公司无关。

然而,到今年3月9日,公司突然公告,拟在内蒙古设立全资子公司内蒙古澄安新能源有限公司,主营光伏业务,注册资本20亿元。公告一出,公司股价再度起飞,从3月9日到3月16日,六个交易日录得五天涨停,涨幅达52%。

到2022年4月23日,公司继续公告,与内蒙古包头市政府、包头市九原区政府分别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拟投资200亿元在包头市投资建设光伏新能源全产业链项目,总建设用地面积约2000亩,建设“10万吨多晶硅、10GW单晶拉棒(包括切片)、10GW电池片及组件项目,同时建设10GW光伏电站项目”。

但公司彼时账上仅有4.2亿元,也没有相关的技术和人才储备,甚至连投资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也没做,为此独立董事提出了异议,上交所也第一时间发出问询函。此后,公司该拟投200亿的大项目一直未上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也没有披露最新进展。

直到12月7日晚公司公告,因产业政策、地方政策和当地实际情况等有关客观因素,公司投资所需条件在包头不能尽快实现,无法按照前述《投资合作协议》立即开展项目。“例如项目所需用地1000亩左右,其中600亩是林地,土地性质的相关变更手续办理完成时间未知,进展不明确。而时间和效率问题,会成为后期项目实际推进过程中的重大阻力。”

公司称,考虑到时间成本、项目规划和行业市场变化情况,公司在宁夏进行了该项目的前期调研等工作,经评判,公司决定将拟投资的光伏项目的项目地选在宁夏石嘴山。公司拟先行投资建设年产5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项目投资金额约50亿元。

而内蒙古澄安新能源公司将注销,其自2022年3月成立后只支出了81.53万元,主要为前期调研等基础工作支出。

宁夏会否有地方政策变数?

公司称暂无具体融资方案

在公司抛出上述公告后,资本市场的反应依然较为强烈。12月8日开盘,公司先是接近涨停价格大幅高开,但随即快速跳水,陷入全天窄幅震荡态势,收盘涨幅只剩3.33%,报3.1元/股,而成交量较前一交易日放大近5倍。

在江苏阳光东财股吧,有网友担心项目改到宁夏会否同样有政策方面的变数。另外,公司去年净利润才1亿出头,而最新的三季报账上货币资金更是已经下降到4.02亿元,50亿的拟投资额钱从哪里来?

12月8日下午,中国基金报记者采访了江苏阳光,公司证券部人士作了一一解答。

其表示,跟宁夏方面已经谈得比较深入了,准备工作做得比较充分,“像项目土地已经有比较确定的方案,当地政策也比较明确,基本不会出现内蒙古这种无法开展或者换地方建的情况了”。其进一步称,需要等公司股东大会通过之后才能跟当地政府签定协议,项目用地则还是要看到时公司的资金情况决定是购买还是租赁。

而鉴于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上述证券部人士坦陈,即便逐步投入,对公司而言确实会有一定资金压力,大额融资之后负债率可能会有比较大的抬升。至于融资计划,“具体的融资方案还没有,但有一定的规划,比如公司的应收账款回来会陆续投进去,以及像合作方中国恩菲这些也会协助我们融资”。

根据公司同日公告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项目资金大部分靠银行借款。其中,新增建设投资中自有资金比例为14%,剩余为银行长期借款,金额为39.61亿元;流动资金方面自筹比例则为30%,流动资金借款为2.4亿元。

而公司从纺织行业跨到光伏行业,技术储备和人才从哪里来?该人士指,一方面合作方中国恩菲和洛阳中硅会派一部分人过来,“为我们提供设计和技术”,另一部分是我们自己招募。

另外,多晶硅产能过剩也是目前业内一大担忧,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曾公开表示,需要警惕光伏部分环节的产能过剩,以及产能扩张之后的行业同质化竞争加剧问题。

该证券部人士称,在建产能是很多,但整个全球对新能源的需求在增加,多晶硅目前价格是30万元/吨,“我们的可研报告里按达产时12万/吨做的测算,管理层判断产能上来即便多晶硅价格有一定下跌,也不会说跌到无利可图,还是可以进去的一个产业”。

三个月前被证监会立案

调查暂未公布结果

9月14日江苏阳光曾公告,于2022年9月14日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编号:证监立案字0102022007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该消息导致江苏阳光第二天一字跌停,第三天再跌8%,第四天再跌3%,三个交易日跌超20%。质押比例较高的公司实控人方面不得不紧急抛出增持计划。江苏阳光今年三季度末的股东人数有接近11万人,由于其股价大跌造成损失,不少投资者和维权律师还发起了索赔。目前,证监会的调查暂未公布结果。

在此之前的5月30日,江苏证监局还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经查,公司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一、2021年半年报、三季报存货披露不准确。公司对于向河北宇腾羊绒制品有限公司采购的部分原材料存在提前确认存货的情形,2021年半年报、三季报提前确认存货涉及金额均为8716.82万。

二、财务核算不规范导致披露的部分财务数据不完全准确。一是公司按品号确认收入,却按产品品类进行成本核算,导致成本结转与收入确认金额不配比,成本信息与公司实际情况不符。二是计算库存商品(面料)的存货跌价准备时,公司以品类为基础,对存货的成本和可变现净值不区分品号进行平均计算,并将所有库存均按12月平均售价计量可变现净值,未考虑是否为执行销售合同而持有。

三、公司2013-2020年定期报告中未披露控股股东江苏阳光集团作出的向公司无偿转让“阳光”牌商标的首发承诺事项及履行情况。

因上述相同违规事项,上交易所于7月21日对江苏阳光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监管警示,包括时任董事会秘书赵静、徐伟民,时任财务总监徐霞。赵静为公司现任董秘,而徐伟民为前任董秘,2018年3月辞职。徐霞则在今年4月辞任财务总监,由只有27岁的“95后”王洁接任。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