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银未到账,多家餐企反映系统服务商哗啦啦“提现难”
财经

收银未到账,多家餐企反映系统服务商哗啦啦“提现难”

哗啦啦方面给出的解释是疫情影响和系统升级,但也承认资金困难

文 | 杨立赟 吴俊宇 熊彦莎

编辑|余乐

北京的咖啡馆、四川的麻辣烫、长沙的炸串店、江苏的饮品店……

近日,各地多个餐饮商家向《财经十一人》反映,自己的资金在餐饮系统服务商“哗啦啦”的系统里“取不出来”,或者提现延期。他们过去提现通常是隔天到账,现在有些需等待四五天,有些甚至拿不到钱。

这对受疫情打击的餐饮小商家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哗啦啦”隶属于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2.13亿元。其产品覆盖餐饮全业务环节,包括实体店的收银、后厨出品管控、排队等位、聚合外卖、聚合支付,以及中后台的报表对账、加盟分账、人力资源管理等服务。

官方公布的团队人数超过2600人。哗啦啦官网显示,其已签约餐饮商户超40万,客户年交易总额超7000亿元,在2021年的行业大盘中占比接近15%。

在中国餐饮百强品牌中,一半以上的企业使用哗啦啦的产品。全聚德、广州酒家、九毛九、文和友、老乡鸡、杨国福麻辣烫、庆丰包子铺、Costa咖啡、茶百道、鲍师傅等一系列知名餐饮品牌都是哗啦啦的客户。

对于“提现难”的问题,哗啦啦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十一人》坦言 :“哗啦啦确实存在这个情况,部分商户的提现有延迟,之前是很快就可以提现,现在差不多1个-5个工作日才能提现,这是实情。商户确实受到很大影响。”

哗啦啦方面给出的解释是疫情影响和系统升级。 上述人士说,该公司在北京西直门凯德Mall的办公地点一共有六七层工区,其中有一层的员工几乎全部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他各层也都有数目不等的阳性。“这导致机房维护以及出账审核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据该负责人表示,出账审核的确可以在移动端操作,但是很多员工生病、转运隔离,使工作效率受到很大影响。此外,哗啦啦正在进行服务器升级,现在依靠员工手动进行提现操作。

但是,这位负责人也坦言,哗啦啦“资金确实面临困难”,又称今年团队人数、业务体量都增长很快,资金问题“应该很快就能解决”。

然而,哗啦啦方面没有对《财经十一人》解释与客户签订的合同中对提现问题的具体规定、哗啦啦如何保证客户的资金安全,以及是否挪用了客户的资金。

餐饮商户使用服务商的SaaS (软件即服务) 系统进行收银,为什么钱不直接进自己的口袋,而要在服务商的系统里周转一圈?服务商有资质持有这笔资金吗?

大成律师事务所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律师王征驰表示,涉及到收银支付环节,SaaS服务商需要拥有《支付业务许可证》或者与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合作。

《财经十一人》调查发现,哗啦啦自身并不持有《支付业务许可证》,而是通过与第三方支付公司爱农驿站合作开展支付业务。对此,哗啦啦方面没有明确回应。

餐饮人如何追回自己的资金?在签约SaaS企业时应如何避雷?《财经十一人》询问了SaaS行业人士和专业律师,以作解答。

出现提现问题的多数为中小餐企

餐饮SaaS企业为餐厅提供覆盖点餐、外卖、收银、人员管理、后厨管理等餐厅流程的软硬件系统。目前头部企业有客如云、美味不用等、哗啦啦、二维火、美团等,他们背后都有互联网巨头的加持。比如,客如云是阿里系的企业,哗啦啦的投资方有美团,美味不用等则获得阿里、美团共同投资。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客如云和美团主要服务中小型客户,哗啦啦主要为大中型餐企做项目制、定制化服务。

《财经十一人》了解到,哗啦啦的客户并非都在近期遇到了“取不出钱”的问题。 不同的餐企使用的哗啦啦产品、签订的协议各不相同。例如,杨国福麻辣烫没有使用哗啦啦的全链路产品。因哗啦啦曾经出现过一次资金链问题,为了避免风险,杨国福麻辣烫从2020年开始在支付环节与“扫呗”合作。

烤鱼连锁品牌“江边城外”则表示,使用了哗啦啦的产品,但是钱直达自己的账户,目前没有提现的问题;然而没有明确解释使用了何种产品。鲍师傅糕点方面也表示,“目前正常,隔天到账。”

在《财经十一人》了解到的出现提现问题的企业中,中小型餐饮企业占据多数。北京一家小型连锁咖啡店老板老马 (化名) 在《财经十一人》致电问询时,还不知道自己遇到了提现的困难。 “没遇到这情况,提现没问题。”但是挂了电话后,他询问负责财务的同事才知道,“钱真的取不出来。”

这时老马才知道,原来使用哗啦啦的收银系统有一个“T+1”的账期,也就是第一天申请提现,第二天到账。“我们体量小,之前每天提一次,最近疫情我们没怎么营业,也没关注这事。我问了同事才知道,这周开始提不出来了。”他说,哗啦啦给他的承诺是12月9日结算。

截至发稿,老马尚未取到钱款。

老马之所以“一站式”地使用哗啦啦,是因为他不仅需要一个收银工具,更需要一个完整的进销存管理账单。“在同一个系统里,客人点了一杯咖啡,可以看到消耗了多少咖啡豆、库存还剩多少,成本多少、毛利多少。对我们来说这不仅是一个打小票的机器,主要是能看到一进一出的完整链路。”

连锁麻辣烫品牌“陈盘盘麻辣烫”也取不出钱。 该品牌于2019年创立于成都,目前在四川、湖北、河南和山东有21家门店,每一家店都使用了哗啦啦的结算系统。其创始人陈盘盘 (化名) 接受《财经十一人》询问时表示,大部分门店等了五天都无法从哗啦啦提现。

“哗啦啦承诺的账期都是T+1,当时说是他们有支付牌照,身边的连锁店很多都用的哗啦啦,所以我创业的时候也选了它。”陈盘盘说:“我认识的店主这两天基本都没法T+1提现了。”

这不是她第一次遇到哗啦啦的提现问题。“2020年就有一笔钱迟了一个月才到账。没想到今年又出现这个情况。”陈盘盘无奈地说,目前店铺已经切换了收银渠道,哗啦啦里的营业款还在等提现,哗啦啦给她的说法是“系统在升级”,但是没有明确何时能提现。

使用哗啦啦的软件,陈盘盘付了安装费和使用费,每一笔收入还要上缴千分之三的扣点。 她表示,美团和客如云的服务模式与哗啦啦大同小异,换系统的成本高,如果能提现成功,还是会继续用哗啦啦。

也有商家等待几日后成功提现。江苏宿迁市的一家和气桃桃饮品店对《财经十一人》表示,有几千元提现出现困难,在联系客服四天后到账了。

长沙市朱二锅炸物社的老板朱天在12月5日发布了一条抖音视频:“我的店铺在哗啦啦系统里的营业款已经5天无法提现了,打客服电话也没有明确反馈,恳请有关部门介入。”该视频获得一百多条评论,其中三十多条评论都来自遇到类似情况的商家。

这条视频帮助他拿回了钱款。朱天告诉《财经十一人》:“我这段时间每天都在打电话催款。哗啦啦的客服看到了我的抖音视频后主动联系了我,好不容易提现成功了。”

在发布视频4天后,朱天在12月7日晚上拿到了哗啦啦系统中的1.7万元。随后,他删除了那条视频。

餐饮SaaS企业短期持有商户的资金

合法吗?

SaaS企业的商业模式是向餐饮商家提供软件服务,赚取订阅费用。订阅量越大、续费率越高,公司收入也就越高,是被公认为高利润、低负债的商业模型。

然而,就在这样的商业模型下,哗啦啦还是出现了资金问题。哗啦啦公关负责人坦言,公司“资金确实面临困难”,但是没有解释究竟是何种困难、是什么原因导致。

在收银环节,餐饮SaaS企业基本都设置了账期,较为普遍的是“T+1”,也有月结。杭州一家家常菜馆的老板告诉《财经十一人》,她的餐厅在使用美团的SaaS系统,账期也是T+1,如遇节假日则顺延到工作日。

既然只是一个软件服务商,为什么一众商家的钱会被存放在它的系统里,而不是直接到账呢?这合法吗?

由于餐饮店涉及到支付这个环节,SaaS企业的支付系统通常与第三方支付相连。也就是说,消费者向餐饮商户付款后,这笔钱会先进入第三方支付的账户。

哗啦啦钱包的服务主体是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的公开信息,该公司不具有《支付业务许可证》。多方信息显示,为哗啦啦提供第三方支付服务的持证企业是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哗啦啦云订货官网

有商户向《财经十一人》反馈,一个曾经名为“哗啦啦收银系统” (已改名为“智能餐饮管理系统”) 的公众号在2019年时发文推广哗啦啦的收银系统,文章附上了爱农驿站的《支付业务许可证》,以及盖了红章的《业务说明》。

《业务说明》文件写道:“多来点和爱农支付为同一控股股东旗下兄弟公司,双方在产品、技术、运营、服务等领域深度协同,为餐饮企业提供智能管理系统及支付服务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公众号“智能餐饮管理系统”

图片来源:陈盘盘麻辣烫

此外,陈盘盘麻辣烫向《财经十一人》提供了流水明细,这条短信显示,付方是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财经十一人》联系爱农驿站北京和上海办公室,无法拨通电话。

记者通过中国人民银行网站了解到,爱农驿站在2011年12月首次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在2021年换证,目前所持许可证的有效期到2026年12月。

爱农驿站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有效期到2026年12月。图片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2019年2月、2022年7月和10月,爱农驿站曾分别因违反清算规定、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等等原因,受到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的行政处罚。

根据天眼查,哗啦啦与爱农驿站有复杂交叉持股关系。哗啦啦所属的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是万颖彦,万同时也是爱农驿站和北京谷泰科技的法人代表。

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北京格致璞科技有限公司。爱农驿站的控股股东是北京谷泰科技有限公司,而北京谷泰科技的第三大股东是北京格致璞科技有限公司。

王征驰表示,像哗啦啦这样的企业对商户设置账期,需要拥有《支付业务许可证》或者与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合作,确保在支付业务流程中对商户的结算资金没有处分权限。

比如,美团钱包的服务协议显示,北京钱袋宝支付技术有限公司系支付结算服务的提供主体。北京钱袋宝拥有《支付业务许可证》,所以能够控制资金被挪用的风险。

另一家餐饮SaaS企业人员告诉《财经十一人》记者,一般餐饮SaaS企业有严格合规要求,不碰商户的资金。

王征驰律师表示,企业与第三方支付或银行合作解决支付结算的法律风险,当前由中国人民银行对此进行监管。

眼下,对于商户遭遇的提现问题,王征驰律师表示,资金无法提现若违反服务协议约定,或者持续时间较长、明显悖离合同目的,商家可向平台型企业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依照协议约定或合同目的返还扣押的资金及利息。

王征驰律师还提醒道,餐饮商户应当在入驻前核查平台型企业提供的格式文本,确保平台型企业或其提供服务的其他合作公司拥有《支付业务许可证》等有效资质,该许可证的颁发主体是中国人民银行,经过中国人民银行审核的风控流程,能够保护商户的资金不被随意挪用。

餐饮投资人、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亦对《财经十一人》表示,他投资的很多品牌都与哗啦啦有合作。“ (餐饮企业) 不一定要更换系统,哗啦啦系统挺好用的,更换也会有成本,如果对资金安全有顾虑,可以考虑要求银行直联,资金不过帐平台,并不影响系统使用。”

他又提到:“真心希望他们 (哗啦啦) 只是系统升级和疫情原因导致短暂提现问题,并希望尽早解决,不让原本脆弱的餐饮人担心。”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