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基金经理都在抢筹!这个领域为啥被热捧?注意,产业链投资已变向了
财经

明星基金经理都在抢筹!这个领域为啥被热捧?注意,产业链投资已变向了

自2022年12月下旬以来,回调了将近四个月的新能源板块开启反弹。

截至1月13日,万得新能源指数已经从2022年12月23日上涨了约13%,部分龙头个股反弹幅度超50%;与此同时,近期的一些上市公司公告透露出,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已经在新能源板块的回调过程中低位抢筹,对优质公司进行了提前加仓。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去年新能源产业链上中下游“两头强、中间弱”的格局,这一轮基金经理们的加仓方向则集中在新能源产业链的中游制造业环节,诸如海上风电中的塔架和主轴轴承、新能源汽车中的发动机曲轴等。

新能源板块开启反弹

据Wind数据统计,自2022年12月23日低点至2023年1月13日,万得新能源指数已经上涨了约13%,其中,东方日升自12月23日低点已经反弹了超50%,天合光能、福斯特、大金重工、固德威等新能源概念股的反弹幅度也超过了20%。

新能源主题基金也水涨船高,其中,新能源车ETF从低点上涨了约6.2%,光伏ETF上涨13.76%;主动权益基金中,今年以来,施成管理的国投瑞银新能源上涨了8.06%,冯明远管理的信澳新能源产业上涨6.25%,陆彬管理的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崔宸龙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分别上涨6.23%、5.14%。

上投摩根基金经理郭晨认为,这波新能源的反弹主要是因为前期非基本面因素的超跌。去年四季度开始,高景气行业、成长股的跌幅较大,主要的下跌因素包括宏观经济不确定,政策反应不如预期,疫情影响超出预期等,这些原因大概率可以认定为短期、周期性因素,像新能源板块这类的高景气赛道盈利预期并未改变,基本面维持强劲。

“因此,当我们面对市场的大幅波动的时候,反而可以通过逢低布局,分批投资的方法参与长期向好的赛道,如新能源车、光伏储能等估值合理,拥有较高业绩增速,成长确定性较高的板块。”郭晨表示。

国投瑞银基金经理施成也在近期的四季报中表示,以新能源为代表的成长行业,在经历了2022年的杀估值以后,整体市场情绪和预期处于低点,看好2023年能够兑现成长行业的行情。

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已在低位抢筹

近期的一些上市公司公告透露出,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已经在新能源板块的回调过程中低位抢筹,对优质公司进行了加仓。

例如,1月10日,新强联因收购锻件子公司并募集资金,披露了最新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公告显示,截至2022年12月29日,崔宸龙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胡剑管理的易方达稳健收益新进新强联的前十大流通股东。

新强联主要从事大型回转支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特别是在风电主轴轴承产品上,已经完成了2-5MW风力发电机三排圆柱滚子主轴轴承等产品的研发设计并实现了量产,大功率风电偏航变桨轴承技术和工艺水平已达到进口替代。股价方面,新强联自2022年10月18日以来开启回调,区间最大回撤高达50.86%,股价一度腰斩。

另一家风电装备制造公司大金重工,则在近期吸引了广发基金李巍、中欧基金的周蔚文、兴证全球基金的陈宇等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参与其定增。其中广发基金获配最多,1445.78万股价值大约5.4亿元,李巍管理的广发新兴产业精选、广发大盘成长、广发制造业精选均参与其中。

大金重工是一家海上风电塔架和风电海工基础设备供应商,是全球风电装备制造产业第一梯队企业,此外,公司还于2021年开始启动风电场投资建设,规划三年内建成并网200万千瓦新能源项目。大金重工的股价自12月下旬以来反弹迅猛,涨幅超20%,截至1月13日报收45.8元,相比37.35元的定增价格已经浮盈了22.62%。

再比如,福达股份因回购于近期披露了最新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公告显示,截至1月3日,冯明远管理的信澳新能源产业、信澳智远三年持有、信澳领先智造、信澳星奕混合、信澳研究优选分别位列福达股份的第三、六、八、九、十大流通股东,且相比2022年三季度末均有明显加仓,其中信澳新能源产业加仓了198.27万股,持股市值1143.54万元。

福达股份是国内曲轴领先供应商,也是比亚迪Dm-i混动系统曲轴的独家供应商,同时也开拓了上汽通用、理想汽车多家混动客户,并正在切入电驱动齿轮领域。股价方面,福达股份曾于2022年5月25日涨至10.99元的阶段高点,但回调后一直处于区间震荡的走势,最新股价报收6.57元,相比高点下跌了约40%。

产业链中更为聚焦中游制造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明星基金经理的加仓方向,多集中在新能源产业链的中游制造业环节,诸如海上风电中的塔架和主轴轴承、新能源汽车中的发动机曲轴等。

而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由于上游供给偏紧、下游新车型推出较多等原因,新能源板块一度呈现上中下游“两头强、中间弱”的格局,直到2022年四季度,新能源上游的硅料、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终于开始出现松动,特斯拉也在近期再度降价,这使得有机构预测,新能源中游在成本端和需求端的压力均得到缓解,盈利空间有望提高,产业链利润或将迎来再分配。

“上游跌价带来的盈利恢复是从硅料开始的。一个月从30万元跌到15万元,太快了。假设油价崩得只剩一半了,需求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鹏华基金基金经理闫思倩在近期表示,光伏硅料降价,带来光伏产业链中下游(比如光伏组件、辅材、储能)需求爆发,新能源汽车及上游碳酸锂降价,则带来电动车中下游锂电池、新材料以及智能驾驶等的需求增长。

另一位基金经理则向记者表示非常看好风电行业,判断2023年会是风电行业以量补价,实现盈利同比高增的一年。具体环节上,他表示自己首先看好格局优、壁垒高的海缆环节,随着深远海化和风场大型化,更高等级的电压和更长的长度将成为海缆发展的趋势,头部企业在软接头技术和柔性直流技术上仍将保持较大的相对领先优势;同时,由于头部企业已经中标了大量项目,自身产能已经相对紧张,二线海缆企业将会在明年获得部分头部溢出订单,在自身资质上实现外送缆自身从零到一的突破,从而获得估值上较大的提升。

泓德基金基金经理于浩成预测称,新能源产业等附加值高的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对整个国家的产业进步包括经济发展具有非常现实的促进意义。未来经济的发展预计会以附加值高的、更加依赖技术进步的新能源产业等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主导,这些产业将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重点,或资本市场投资的重点。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