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买一周,“损失”几个月工资!新能源车快速迭代与降价惹怒老车主
财经

早买一周,“损失”几个月工资!新能源车快速迭代与降价惹怒老车主

如何平衡汽车作为快消品和大宗商品的矛盾成为了行业重要课题。

“在过去半年多时间内,理想汽车没有给我们老车主任何说法,就是‘装死摆烂’。”近日,来自上海的理想ONE维权车主许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去年9月初,许强刚提车两个月,理想ONE就降价2万元,相关产能也让位于新车理想L8。虽然理想ONE如今仍挂在理想汽车的官网上,但是其售价接近35万元,比“平替版”理想L8还要贵1万元,相当于被“架空”了。

在许强看来,他买到了一款“停产车”,此后还需面临零配件价格上升、二手车保值率直降等问题。在长期维权下,许强耗费了不少精力,但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就当吃了个哑巴亏,但是这家企业在我这没有任何信任度了,以后也不会跟人推荐相关产品了。”许强补充道。

像许强这样的愤怒的老车主并不在少数。车质网数据显示,2022年该平台共受理消费者针对汽车产品质量及服务问题有效投诉134571宗。其中,纯电动车累计投诉量为11121宗,同比上涨33.5%。而在新能源汽车投诉的主要问题当中,车企“承诺不兑现”“销售欺诈”均位列前三。从车质网最近一个月的投诉情况来看,目前投诉问题最多的是服务问题,比例高达56%,其中,服务承诺不兑现、定(订)金纠纷以及与宣传不符排在前三。

近年来,随着“新四化”时代的来临,汽车变得越来越像是一件快消品,更新迭代速度和价格波动幅度,都打破了传统燃油车的旧规。但汽车作为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和权益变动所产生的利益得失往往在万元级别,这并非小数目。

如何平衡汽车作为快消品和大宗商品的矛盾成为了行业重要课题,不然愤怒的老车主依旧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特斯拉、极氪等车企纷纷踩雷

来自河北的车主贺佳琪赶在今年新能源汽车“国补”完全退坡前一天,提了一辆特斯拉Model Y。满心高兴的她却在不到一周后得知,特斯拉Model Y价格突然大幅下调至史上最低。

“特斯拉宣布降价时车都还没上牌,车子即使算上补贴都亏了超过2万。晚买了一周,相当于亏损几个月工资。”贺佳琪向记者表示。1月6日,特斯拉两款国产车型Model 3和Model Y的入门款指导价下调至22.99万元和25.99万元,分别降价3.6万元、2.9万元,来到历史最低点。除此之外,Model Y长续航版直接下调4.8万元至30.99万元,是此轮降价幅度最高的车型。

在贺佳琪提车前,特斯拉门店销售当时曾向其保证年后肯定会涨价,并催促她提车。特斯拉的接连降价伤害了不少像贺佳琪一样的老车主的感情。很快全国多地特斯拉门店及交付中心均出现了车主维权事件。

理想汽车是特斯拉之外,因为类似事件被消费者诟病最多的另一个汽车品牌。一名车主在微信群以及社交平台上发帖称,他于8月底提到了理想ONE新车,没想到刚过了几天就降价2万元。许强向记者多次强调,大部分参与维权的车主并不是单纯气愤车型降价2万元这件事,而是理想汽车隐瞒新购车主老款即将停产的信息,而且还诱导新购车主帮他们清库存。

事实上,去年理想L8替代理想ONE几乎复刻了2021年理想ONE改款的故事,当时理想汽车门店的销售人员明确表示当年内都不会出新款。但2021年5月底,改款车型就正式上市了,价格与旧款仅相差一万元,但车辆配置却增加了很多。记者所在的超400人的理想汽车维权群中,多位车主都表示感觉受到欺骗。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极氪汽车新晋车主李飞身上。许飞于2022年12月7日提到一辆2022款极氪001。但在一个月内,极氪汽车便发布了2023款车型,新款车价与老款相同,但不少此前选配配置在新款车上都变成了标配。

“这些配置价值约3.35万元。在此过程中,极氪销售方没有按合同内容尽到告知义务,故意隐瞒新款即将上市的事实,损害了车主的权益。”李飞在投诉平台上说道。

今年1月1日,2023款极氪001正式发布。新款极氪001对有关产品权益进行了调整。其中WE版和ME版静音电吸门、YOU版智能感性自动门套装、WE版智能恒温空调套装等2022款需额外付费的选装配置,在2023款车型上成为了标配。而2022款极氪001的“终身质保”变为2023款的“整车质保六年或15万公里”。

这些产品权益的变更甚至在此后还一度为极氪引来了关于“订单欺诈”的投诉。对此,极氪方面近日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极氪基于正常的业务及合规需求,不同时期购车协议的部分条款确实有针对性的变化,因此,不同时期的消费者会签署相应时期的购车协议,这是行业内普遍的正常商业行为。极氪并不存在对已签署的购车协议进行单方面私下修改的情况。

另一方面,3月9日,极氪为下大定的用户开启退定通道,上述风波也随之慢慢平息。

事实上,新车型“突然”增配或降价惹怒老车主的事情,并不只是发生在新势力身上。2月10日,秦PLUS DM-i 2023冠军版正式上市,新车价格首次下探至10万元以内,就在市场为其“油电同价”欢呼时,刚提车的老车主却有被“背刺”的感觉。

“早买早享受,晚买享折扣”似乎成为了每个新能源汽车车主需要遵循的新“行规”。甚至,在今年车市大规模的价格战下,传统燃油车领域也出现了不少愤怒的老车主。

汽车当快消品卖的后遗症?

“增配和降价,其实是汽车行业的普遍规律。一直以来,传统车企也遵循这样的法则。不过,传统车企大改款的周期往往是5~6年,如今新能源汽车技术升级太快,这个周期缩短到了1~2年,这对于很多车主而言是无法接受的,会感觉到自身权益受损。”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张翔认为,现在的智能汽车更新换代速度和智能手机看齐。智能手机时代,老机型可能在一两年后就会被淘汰,新机型往往“便宜还大碗”。

但这种类似电子快消品的消费体验,无疑对总价动辄以十万元计的汽车车主来说,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新能源汽车降价或增配速度快,除了受技术发展速度快的影响外,还受到了激烈的市场竞争影响。车企在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时,也会选择降价、加推购车权益等来提高产品竞争力,以换取市场增量。因为,降价、增配的手段在老车主看来是“砒霜”,但对准车主而言却是“蜜糖”。

在特斯拉今年初降价后,第一财经记者曾通过现场走访和电话调研等方式采访了全国多个城市特斯拉门店,了解到二三线城市特斯拉门店客流与订单数在特斯拉此轮降价后急剧增加,部分城市门店的订单数环比去年12月增幅达到了500%。今年前2个月,特斯拉中国销量也实现了连续两个月环比增长,其中1月份销量为6.6万辆,2月份销量为7.4万辆。

理想汽车今年1月销量突破1.5万辆,2月销量超1.6万辆,连续两个月夺下新势力销冠宝座。

在市场竞争压力下,此前曾坚称“不降价”的蔚来汽车也“真香”了,在今年2月通过推出新的优惠金融政策、赠送礼品等方式变相降价。另外,蔚来汽车少量展车和库存的2022款ES6和ES8降价幅度最高超过10万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向记者表示,车企选择涨价或降价均属于市场行为,从法律意义而言,消费者不能因为价格变动而进行维权。不过,消费者和车企可以协商具体的补偿方案。如果在消费过程中车企或经销商确实存在涉嫌欺诈的行为,消费者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

许强表示,理想汽车给老车主最终确定的补偿方案是,对在降价2万元之前两个月提车的车主,补偿3000元油卡。“我们气愤的不是理想ONE车型换代,而是车企在不提前发布消息的情况下突然停产并甩卖,传统车企车型换代一般至少提前半年发布消息打折促销。我们对上述补偿方案不满意,但也无可奈何,维权太费精力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频繁的“晚买享折扣”的“规训”和近期车市大面积开打的价格战之下,消费者持币观望的情绪愈发浓烈。

不少车企在此关口也提出了和快消品类似的保价政策。理想汽车日前宣布,通过官方渠道定购理想L系列车型,自定购日(含)起90天内,如果所购车型的官方售价发生降价情形,理想汽车承诺将主动返还差价。另外,腾势、零跑也在近日发布了相似的政策。(文中许强、贺佳琪、李飞均为化名)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