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告别人口膨胀?15城人口数据出炉,多城人口增量“断崖式”放缓
财经
财经 > 财经资讯 > 正文

大城市告别人口膨胀?15城人口数据出炉,多城人口增量“断崖式”放缓

图片

导读:快速城市化过程中,机械增长,即通过人口迁进迁出形成的人口变化,将取代自然增长。

作者 | 第一财经 李秀中

在全国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的背景下,人口主要流向的大城市去年增长也大幅放缓。

3月29日,西安市统计局发布《西安市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报显示,2022年年末,西安全市常住人口1299.59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2.29万人。这与2021年增长21.01万人相比,下降较大。

第一财经梳理统计,在已经发布去年人口数据的15个大城市中,大多城市人口增长相较往年有明显减缓。其中,成都更是在往年年均增长数十万的情况下,增量降到10万人以下,创下本世纪以来年度人口增长最低。

图片

人口增量断崖式下滑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西安市2020年人口总量达1295.29万人,比2010年增加448.51万人,增幅52.97%。也就是说,从2010年到2020年,西安常住人口年均增长近45万人。2021年,西安常住人口增长21.01万人,2022年增量几乎减半。

不只西安,成都、郑州、杭州等中心城市下滑也明显。郑州和杭州“七人普”相较“六人普”分别增加397.41万和323.56万。在这10年间,年均增长都在30万人以上。但是,去年郑州和杭州分别增加8.6万和17.2万人,增量均下降约3成。

成都去年的人口增幅下滑最大。3月27日,成都市统计局发布《关于2022年成都市主要人口数据的公告》(下称《公告》),《公告》显示,2022年末,成都市常住人口为2126.8万人,比2021年增加7.6万人,增长0.4%。

在过去10多年,成都人口急剧膨胀,“七人普”相比“六人普”常住人口增加581.89万人,年均增长约58万,2021年成都常住人口增加了24.5万人,2022年的增数竟然下降到10万人以下。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成都市统计年鉴发现,除了2022年,进入新世纪以来的20多年,成都仅2007年人口增长在10万人以下,当年成都常住人口1257.9万人,比上年末增加9.4万人。也就是说,2022年成都人口增长是本世纪以来最低。

人口增长放缓的情形在大城市中普遍存在。第一财经梳理了直辖市、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等主要中心城市的人口数据,在已经公布人口数据的15个城市中,仅有合肥和兰州的人口增量有所增长,2021年合肥和兰州分别增长9.6万和1.25万人,2022年分别增长16.9万和3.1万人。

图片

截至目前,杭州、郑州、西安和南昌人口增长超过10万人,南京、苏州、宁波和厦门等东部沿海城市增长仅几万人。4个直辖市中仅重庆增长了0.91万人,其余皆负增长。相比较来看,重庆“七人普”比“六人普”增加了320.8万人,年均增长32万人。

上海市人口学会会长、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原院长丁金宏向第一财经表示,大城市人口增长放缓大背景是人口进入低增长或者负增长,当然中西部省会城市对周边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大,这种情况下很难说不受去年疫情的影响。因此,去年大城市人口增长放缓的原因应该是疫情短期因素和生育率走低的长期因素导致的。

国家统计局年初公布数据显示,2022年末全国人口141175万人,较上年末减少85万人。中国人口自1962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另外,截至目前,从已经公布去年人口的数据25个省份来看,18个省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

图片

大城市将告别人口膨胀?

长期以来,人口加快往城市尤其是大城市流动,大城市成为吸聚人口的主要承载地。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大城市的人口虹吸效应基本没受人口增长减缓和人口结构改变的影响,省会城市、东部沿江、沿海地区人口10年来增长迅速。

最近几年各地实施的“强省会”战略,人口是一个重要的发展目标。比如,昆明提出,到2035年全市常住人口将增至1200万。长沙则提出2026年常住人口突破1200万人。2021年昆明和长沙人口分别是850.2万和1023.9万人。

但是,从这两年的数据来看,无论是中西部省会城市还是东部沿海发达城市,人口增长明显放缓,是否意味着大城市已经走过人口急剧膨胀期,未来将告别高增长?

丁金宏表示,在前两年的疫情之下,一部分劳动力没有转移出来还留在农村,目前大城市就业还不充分,如果经济形势恢复好转,就业机会增加,这些人口又将流向城市。因此,大城市明年的人口增长可能还是比较多。

不过,丁金宏认为,城市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人口增长速度会从快速增长走向相对缓慢的增长,保持比较稳定的状态。另外,随着区域内的多点发展,人口也会走向均衡化。当然,相对比之下,大城市仍然对人口的吸引具有比较优势。

实际上,人口和城市急剧膨胀也带来诸多问题。随着大城市不断扩张,中央多个文件就对城市扩张进行约束。这在最近两年出台的区域规划中也体现明显,而且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正在致力于中心城区的人口疏解。

去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扩大内需战略规划纲要(2022-2035年)》要求,推进超大特大城市瘦身健体,严控中心城市规模无序扩张。完善大中城市宜居宜业功能,支持培育新生中小城市。健全城镇体系,依法依规加强城市生态修复和功能完善,合理确定城市规模、人口密度、空间结构。

目前,中国有7个超大、14个特大、14个Ⅰ型大城市、70个Ⅱ型大城市。在这一格局中,处于低等级的城市往往都有向上提级发展的目标,同时一些后发城市仍处于城市化加速阶段,人口仍在集聚。因此,未来一部分城市可能仍将保持一定的增量。

丁金宏表示,相当长时期以来,人口增长已经不是主要靠人口出生自然增长。快速城市化过程中,机械增长(指通过人口迁进迁出形成的人口变化)将取代自然增长。未来城市化后期,人口变动主要是在城市之间迁徙。而人口的进入首先基于经济发展的影响,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才会吸引更多的人口进入。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