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公司被曝商品停发、退款无门、员工工资停发…曾融资亿元
财经
财经 > 财经资讯 > 正文

明星公司被曝商品停发、退款无门、员工工资停发…曾融资亿元

一封宣布“停业整顿”的内部信,将鲜花电商“花加”推向风口浪尖。刚刚过去的一周,这家曾获亿元融资的明星公司曝出商品停发、员工被休假、账户冻结、工资停发等多则消息。

在经花加员工确认属实的内部信中,公司坦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并表示,“过去几个月,淡季、历史订单履约以及银行还款压力,导致公司一直入不敷出;屋漏偏逢连夜雨,9月初公司银行账户被封,一切对供应商、客户、员工的转账都被禁止,给大家的承诺再一次无法兑现。迫于无奈,公司决定进入停业整顿阶段。”

9月26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花加位于上海嘉定区的总部实地探访。下午3点前后,公司办公区内有约20名员工在工位办公;有工作人员在会议室接洽前来退款的七八位消费者。

一位内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并非外界所说的“停业”,公司仍安排员工值班且有少量商品仍在正常发货。

CFF20LXzkOwQkfzCQfvdm9tCr8AttKnH0euUtT1VJFRRiawtcptOibROdhMPhu7KBcoJkWRvLUffhEJD0g732aLQ.jpg

9月26日,花加总部办公室一角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黄海 摄

内部员工:风波从上海仓闭仓开始

“这个事情发酵到现在,其实大概也就是一周多的时间,从我们上海仓闭仓开始。因为有一些劳务工没有安抚好,他们会过来。但其实也是友好协商,主要是由于人数众多,所以协商起来有一点难度。大概协商了2~3天,最后我们给了一个方案,大家全部都认同,就按照这个方案去做了。”

花加内部的一位业务负责人何卉(化名)介绍,外界风波发酵的节点,或始自上海嘉定区的仓库闭仓。

上海长宁区官方微信号在8月6日的一则推文显示,花加在2015年成立于长宁,凭借“线上订阅+产地直送+增值服务”的商业模式、自营的全链路供应链,花加累计付费用户超1500万,全国开通配送城市300多个,鲜花基地规模超5000亩,专业鲜花仓储面积超5万平方米,在各大电商渠道鲜花品类赛道排名靠前。

花加总部展示墙上的资料显示,2018年,花加在全国设有7大仓库,近5万平方米现代鲜花化工厂,拥有2000名产业工人。平均每月发货超200万盒,全平台订阅会员数超1200万。

截至2023年9月,花加曾在上海、湖北、云南、河北四地留有发货仓,为全国市场提供鲜花物流配送服务。

然而,在花价波动、成本走高的影响下,花加开始算不过来账了。

“这几年经营方面,出现了成本比较高的(情况)。”何卉向记者复盘,“花材的波动非常大、成本比较高,加上我们订阅(的模式)实际是固定成本、固定价格去做的,所以一旦成本过高,没法控制的话,就会导致资金比较紧张。”何卉回忆说,经过很长时间的挣扎,决定还是把仓库缩一下编,上海仓所有的货分到云南仓和武汉仓两个仓库去发货。

位于湖北咸宁的“武汉仓”地处华中,九省通衢,被花加当作中心仓使用。“现在这种环境下面,我们减仓也是为了成本节省,然后能够发货。”就是这样一个想法,随后在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

9月初,花加在小程序上通知称,公司“将在9月全面调整供应链生产配送模式,因涉及生产仓库的布局变动造成服务能力受限,在此期间调整为隔周配送(自9月9日开始调整)”。

定期配送的时间从每周改成隔周,部分客户开始感知到,花加或许出问题了。在消费者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以及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消费者反馈的问题集中在如下几个方面:更改配送时间、未及时发货、退款无人处理、电话客服无人接听等等。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23年9月,花加的运营主体“上海花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加网络)以及花加网络的全资股东上海分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分尚网络)相继成为被执行人。

企查查显示,9月5日,花加网络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51.91万元。花加网络被执行后不足一周的时间内,分尚网络也成为被执行人。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9月11日的立案信息显示,因与上海仟李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之间存在的运输合同纠纷,分尚网络曾为被执行人,对应执行标的金额179.3万元。

何卉表示,正是这起诉讼,让公司的账户被突然冻结,从而引发了后续更大的影响。

CFF20LXzkOwQkfzCQfvdm9tCr8AttKnHTQm1sePCyciac1oZ40B7MopJfKIXNcyy4tSnwts5oj7Chpib4x2vAOVg.jpg

9月26日,花加总部办公室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黄海 摄

少量业务仍在正常开展

“那天封账户,包括天猫账户被封掉,是比较突然的一件事情,前面我们不知道,反正停了之后还挺恐慌的。”

9月15日,花加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为了尽可能减少影响,花加内部暂停了客服的工作,并打算后续给出对应公告予以解释。

何卉说,公司之所以在前段时间会给外界造成“客服失联”的印象,部分是因为公司与客服人员之间存在一定的薪资纠纷。

花加的客服团队包括外包、自营两部分。“客服也是我们的员工,有一些情绪上的问题。在和客户对接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次——客户投诉的其实不是花,而是客服。(客服)会出现怼客户这种情况……我们当时想的其实挺简单,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公布,我们想要出一个公告,然后再去给(外界)交代。”

何卉表示,部分客服人员亦会向外界传递不实信息。“包括现在我们有些客户打来电话时,是有人接的,但是(客服)说的是公司已经倒闭了。”

据何卉透露,公司在26号时已经决定更换客服人员,重新开始回复客户、解决问题。“外界都说我们今天会关门,但我们实际上知道客户会来,我们在这里解决问题,直接面对他们……因为公司还是要继续运营。”

在另一位内部管理人员汪顺(化名)看来,公司远没有内部信中所言的“停业整顿”那么严重。其向记者表示,与其说公司在进行“停业整顿”,更应该说公司在业务重组阶段。

花加内部人员向记者提供的一张监控截图显示,9月24日下午4点半,花加位于昆明的鲜花仓库内仍有多位工人在对鲜花进行分拣。此外,仍有少量货物待揽收、运输。

对于外界传言的公司员工集体放假一说,何卉表示,“有一部分员工,因为货暂时发不了,在办公室里是没有太多的事情,正好又碰上双节,直接这个时候先回去休息,然后还有一部分人正常工作。”

“我们节后应该是正常上班的,只是双节前的这个阶段,是26号开始休假。”她补充道。

CFF20LXzkOwQkfzCQfvdm9tCr8AttKnHk8D5WGP1qX9OicPYtVk4r1jRQu2nZyjUUQARic5JQ0tZFlkXSVV1v3Kw.jpg

花加云南仓库 图片来源:企业提供

CFF20LXzkOwQkfzCQfvdm9tCr8AttKnHTQwANabaw8jOONBSQyDibCKWsL3Op7CfAGKpsK2TpXbxpDg3VrDGzew.jpg

花加云南仓库监控画面 图片来源:企业提供

创始人正与原投资人接洽中

对于花加而言,银行账户被冻结,供应商与客户的相应款项又该如何处理?

谈及此,何卉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与相关方协商的结果是,“等账户解封了以后,(公司)其实可以正常运转……我们仓库还保留,所有人员都还在,发货是没有问题的。而且现在其实也有少量的发货,但只是说覆盖不了所有。”

汪顺介绍,花加大部分供应商与公司合作的时长都多达数年,关系也相对融洽。何卉也表示,公司与供应商之间的账期集中在从去年至今,实际上并不长,“但不是所有的供应商都如此。”

“在云南,一直以来其实我们应该是最大的(平台),很多供应商都是我们扶持起来的。”至于花加的核心花卉供应商,何卉表示,“我们现在一直在发货,对他们来说其实这才是最安心的。我们一直都跟他们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付款是持续在进行的,对他们来说其实也有一定的保障。”

另据何卉介绍,据她了解,今年以来,花加与部分供应商之间的合作基本都是现付。

除了上述情况外,汪顺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创始人正在与原有的投资人、供应商以及地方政府等部门沟通。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成立以来,花加方面(即分尚网络)先后获得过六轮融资。其中最高的一笔发生在2017年的A轮,由昆仲资本、国灏创投、联创永宣等7家机构联合投资达亿元;最新的一笔发生2019年10月的B+轮,上海双创、国灏创投、昆仲资本等联合投资了3500万元。

互联网+鲜花的浪潮下,近几年,鲜花电商规模不断走高。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鲜花电商市场规模为1086.8亿元。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近年来,鲜花企业业务不断拓宽以及鲜花消费场景逐渐丰富,吸引了更多潜在消费者,未来几年,鲜花电商市场规模将有望继续扩大。

随着京东、美团、抖音、拼多多、盒马等巨头先后下场,鲜花电商市场竞争变得更为激烈。

在何卉看来,这些渠道对公司的确有一定的冲击。“直播卖花、盒马这种,可以所见即所得,那么肯定会有一些人选择这种渠道去做。因为培养了(客户)用花的习惯之后,他会有多个渠道去选择。”

“但订阅的用户,有一些用户其实是习惯了,所以这部分人群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何卉补充道。(记者|孙嘉夏 黄海(实习记者)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