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农商行IPO候场四年行长卸任 纬诚科技IPO去年营收净利双下滑仍执意分红丨公司研究院

顺德农商行IPO候场四年行长卸任 纬诚科技IPO去年营收净利双下滑仍执意分红丨公司研究院

企业动态:

环亚科技IPO终止

广州环亚化妆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环亚科技”)为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化妆品高新技术企业。2023年11月20日,广州环亚化妆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来源:投行业务资讯)

雷军投的“水下大疆”,要IPO了!

深之蓝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深之蓝)同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科创板挂牌上市。作为国内第一家水下智能装备研发制造的科创企业,10年来,深之蓝已完成14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13亿元,获多家知名机构和创投基金竞相押注,其中包括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大象IPO)

企业舆情:

顺德农商行IPO候场四年行长卸任 不良贷半年增两成前九月净利降10%

排队IPO的过程中,广东顺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德农商行”)发生重要人事变动。

日前,顺德农商行在其官网披露,因工作调动,该行行长张珩、副行长宗颖辞职。目前,该行副行长陈晨华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19年顺德农商行就开始冲刺A股IPO。首发申请平移至深交所之后,9月末,该行对招股书进行更新,目前仍处于IPO排队状态。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作为全国前十、佛山市第一的农商行,顺德农商行背靠顺德国资、美的、万和等大股东,扎根顺德本地多年。

不过,今年以来,在市场利率下行等因素影响下,顺德农商行的经营业绩出现波动,这或为其顺利IPO蒙上一层阴影。2023年前九月,顺德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63.19亿元,同比减少8.8%;净利润25.4亿元,同比减少约10%。

截至2023年6月末,顺德农商行资产总额为4520.89亿元,全行不良贷款余额为33.71亿元,较2022年末增加5.71亿元,增幅20.4%,不良贷款率1.4%,较上年末增长0.17个百分点。(来源:长江商报)

辰能清洁招标终止!IPO成功后付审计费 属“或有收费”监管严禁“上市奖励费”

11月24日黑龙江省招标有限公司公告称,黑龙江辰能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辰能清洁”)IPO审计服务招标项目需求因有重大调整,因此终止此次招标。

该招标项目近日之所以引发市场热议,主要因为可能涉及“或有收费”。11月17日,财政部发文称,严禁会计师事务所以“或有收费”方式提供审计服务,该禁令旨在增强会计师事务所独立性。

据辰能清洁11月14日的招标公告,IPO审计费用由两部分构成:一是IPO成功前支付的服务费,具体涵盖尽调、股改、整改规范、出具申报期内的审计报告、问询回复及两次加期等整个IPO审核过程中证监会、交易所审核审批所需报送的文件等;二是IPO成功后支付的服务费,含募集资金到账后的验资费用等。从上述表述可看到,公告未明确有“上市奖励费”。

然而,8天后(22日)辰能清洁公示中标候选人情况,3名候选人报出的“IPO成功后的服务费”均高于“IPO成功前的服务费”。消息一出,顿时引发市场关注。

11月初,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称已关注到个别拟上市公司选聘辅导会计师事务所的中标候选人信息公示中,IPO审计报价包括前期审计费用和上市奖励,审计收费大部分金额取决于公司上市与否,构成“或有收费”,损害了会计师事务所的独立性。为此,中注协立即约谈相关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随着11月17日财政部“重拳出击”监管部门严禁“上市奖励”。(来源:券商中国)

纬诚科技IPO去年营收净利双下滑仍执意分红,陆毅夫妇潜伏5年净赚11倍,递表前一个月被诉专利侵权

11月22日,专注于智能安全防护系统,其背后有着陆毅鲍蕾夫妇加持的宁波纬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纬诚科技")怀揣着上市梦,向北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不过,纬诚科技此次申请IPO的背后,隐患不少,若上市失败则面临股份回购的风险。另外研发较为薄弱,更为担忧的是,递表前一个月纬诚科技还摊上了专利诉讼纠纷,蕴藏的风险不小。

相较于公司本身,纬诚科技背后的明星资本更加引入关注,陆毅、鲍蕾夫妇提前潜伏五年净赚了11倍。毕竟相对于二级市场,从一级市场开始着手布局,"潜伏"在准上市公司当中成为原始股东的方式更加胜券在握,这既是PE和VC的投资之道,也是不少明星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虽说2022年营收净利双双下滑,但丝毫不影响纬诚科技进行慷慨分红。2022年9月,纬诚科技进行了2022年半年度权益分派,现金分红2980.98万元,而当年净利润才3009.29万元,这意味着分红几乎分走了当年全部净利,按实际控制人闻丽君、俞波的持股比例计算,共有约1855万元的分红款进了这对夫妇的钱包。(来源:慧炬财经)

康农种业因实控人变更问题收监管函,赴北交所IPO再蒙阴影

在北交所上市被暂缓后,湖北玉米种子企业湖北康农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农种业”)又因实控人彭绪冰来历问题收自律监管措施。

近日,康农种业公告称,收到全国股转公司挂牌公司管理一部出具的《关于对彭绪冰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

根据公开信息,彭绪冰为康农种业实际控制人、董事、总经理。监管函称,彭绪冰违规事项为, 2021年1月25日,彭绪冰担任康农种业董事,与方燕丽构成共同实际控制人,本次董事变动导致新增实际控制人。

据康农种业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当前,方燕丽直接持有康农种业2815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1.34%,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方燕丽、彭绪冰。而彭绪冰系公司董事、总经理,未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权。方燕丽、彭绪冰二人为夫妻关系,通过股权关系和管理权利能够实现对公司日常经营决策的控制,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此举正是北交所展缓康农种业上市的原因之一。2023年9月23日,北交所上市委对于康农种业实控人彭绪冰在康农种业任职的合法合规性提出问询,要求康农种业、保荐机构及保荐律师就彭绪冰的任职情况、专业背景、 在公司经营管理中的分工及作用,以及在康农种业实际控制权行使的具体情况等,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目前康农还尚未公告对北交所的具体回复。(来源:界面新闻)

鑫信腾IPO:大客户富士康遭稽查,终端客户合作稳定性生疑

据《环球时报》消息,今年10月,税务及自然资源部门依法对富士康集团(以下简称“富士康”)部分重点企业进行税务稽查或现场调查,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作为“代工之王”,富士康在消费电子产业链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影响着众多上游供应商。其中,主营自动化设备的深圳市鑫信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鑫信腾”)就是富士康供应商中的一员,该公司于2023年5月19日成功过会,拟登陆创业板,但截至11月23日仍未提交注册。

鑫信腾对富士康的销售额呈大幅下滑的趋势,三年半的时间里销售额下降幅度高达99.13%。叠加近期富士康遭有关部门调查的影响,鑫信腾与大客户富士康的合作前景或不明朗。

此外,鑫信腾的多家主要终端客户均与富士康存在合作关系。此次富士康遭有关部门调查,鑫信腾与部分终端客户的合作稳定性或将受到影响。(来源:时代财经)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