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超1000家,这种卖卤味的街边小店竟涉嫌犯罪
财经
财经 > 财经资讯 > 正文

全国超1000家,这种卖卤味的街边小店竟涉嫌犯罪

2月27日,重庆大坪龙湖时代天街的遇见小黄鸭门店,已没有营业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2月27日,重庆大坪龙湖时代天街的遇见小黄鸭门店,已没有营业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2月26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发布公告,对遇见小黄鸭(重庆)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遇见小黄鸭)、遇见果之旅(重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遇见果之旅)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立案侦查,并已经对涉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遇见小黄鸭创始人及董事长的熊亿川,在近年来拥有着快速膨胀的商业野心,还号称会将遇见小黄鸭推向资本市场。

在没有见到大资本推手的背景下,遇见小黄鸭门店为何扩张如此之迅猛?这或与其门店经营模式存在较大关系。熊亿川曾提到所谓“全员合伙制”模式,而“遇见小黄鸭加盟官网”更是宣称,外部进来的门店合伙人可以天天结算进行分红,当甩手掌柜。

2月27日,记者实地探访遇见小黄鸭的注册地,不过并未见到该公司踪迹,而公司的第一家实体互联网直营连锁门店也已“闭店”几个月。记者还前往其位于重庆来福士的总部办公室,但被告知该公司在本月20日已被查封。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遇见小黄鸭创始人的“野心之旅”

公司官网显示,遇见小黄鸭是一个创新的实体互联网企业。另据相关报道,其门店产品定位于休闲卤味、饮品(果茶)、甜点等。遇见小黄鸭全国规划2万家门店,20家子公司。截至2023年5月,公司已落地门店1230家,在四川、贵州、云南、陕西、湖南、湖北已成立分公司。

据媒体文章,熊亿川是遇见小黄鸭的创始人及董事长,而他的野心并不局限在于休闲卤味,也不止于经营遇见小黄鸭这一家公司。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另据媒体2023年8月、9月的多篇报道,熊亿川还被描述为“中润天泽集团”的董事长。上游新闻在2023年8月15日刊发的一篇报道显示,中润天泽在“‘遇见小黄鸭’上市启动暨‘遇见果之旅’品牌发布会”上宣布:将推出“遇见果之旅”品牌,自此其旗下拥有了“遇见小黄鸭”“遇见果之旅”和酒店三大“实体+互联网”连锁品牌,业务涵盖衣、食、住、行、游、学等领域。

界面新闻在同日对上述活动的报道中提到,遇见果之旅与另一家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报道称:当时,另一家企业的执行董事长透露,签约后,遇见果之旅规划2023年9月完成首店营业,2024年完成全国4500家门店布局。

熊亿川在上述活动上还表示,遇见小黄鸭上市计划已正式启动,力争在纳斯达克上市。

而如今,伴随遇见小黄鸭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这些报道也显得有些变味。

图片来源:遇见小黄鸭网站截图

图片来源:遇见小黄鸭网站截图

不同于传统模式的“全员合伙制”“天天结算分红”

说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遇见小黄鸭之前的门店经营模式成为一大关注点。

自称“遇见小黄鸭加盟官网”的网站介绍:遇见小黄鸭的门店以有限公司的形式合伙联营(非加盟),每一家门店都是一家有限合伙企业。

“门店由总公司负责统一经营和管理(包括门店的选址装修、设备采购、系统的搭建、工商注册、广告投放、产品的研发生产、运输销售、员工的培训等),不需要合伙人参与具体经营,合伙人只投资拿分红,真正当甩手掌柜。”上述网站称。

遇见小黄鸭网站则提到,其加盟优势之一是“令人安心的全托管经营”。

上述“遇见小黄鸭加盟官网”的网站还详细介绍了具体的门店投资结构:每家门店由遇见小黄鸭总公司占股51%,12位合伙人整体占股49%。该12位合伙人中,1位合伙人代表投资金额为4.98万元,持股5%,另外11位合伙人需各投资3.28万元,分别持股4%。

图片来源:“遇见小黄鸭加盟官网”截图

图片来源:“遇见小黄鸭加盟官网”截图

遇见小黄鸭门店的分红模式是:按门店日流水分红(不是分净利润),即拿出门店营业额的58%来分,再根据合伙股东所持股比例进行分配,天天结算。

网上的视频资料显示,在上述“‘遇见小黄鸭’上市启动暨‘遇见果之旅’品牌发布会”上,熊亿川曾自信表示,经过18个月实践结果认证,“全员合伙制”是可行的。

对于遇见小黄鸭此次涉案的进展,2月2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前述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所发布公告中的电话。接线人士记者,可参考26日所发布公告内容。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台前幕后的熊亿川和熊玲是何许人也?

遇见小黄鸭背后的熊亿川,又是何许人也?

根据“遇见小黄鸭加盟官网”及媒体报道,熊亿川的创业生涯颇有些传奇色彩:

他大学期间创办对俄国际贸易公司,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还服务过众多地产、汽车、服装食品等快消品牌行业。在2012年,他深度进修品牌专业知识理论,于2014年创办自主饮料品牌。2018—2019年迎来旅游行业的高峰期,他成立线上旅游公司,一跃为发展为估值过亿企业。

以此来看,熊亿川似乎更善于进行品牌操盘。

值得一提的是,以遇见小黄鸭创始人及董事长身份出现在台前的熊亿川,却并没有出现在遇见小黄鸭等公司的股东名单中。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遇见小黄鸭成立于2021年10月,由熊玲和袁林分别持股90%和10%。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页截图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页截图

成立于2023年7月的遇见果之旅,由重庆中润天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润天泽)和熊玲分别持股95%和5%。中润天泽由熊玲和森林之王重庆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99%和1%。

可见,在股权结构中,熊玲似乎是核心人物。2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熊玲的手机号,但显示电话已关机。

至于熊亿川,记者甚至在天眼查等平台中搜索关联该人名的企业,也未显示任何结果。记者注意到,中润天泽旗下有一家在2023年8月注册成立的酒业公司。2月27日,记者致电该酒业公司的一家股东企业,该股东企业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熊亿川的公司”曾从该股东企业处购买了一些酒,但由于采购量不高,他并未与熊亿川见过面,只是听说熊亿川是湖北人。

“原本他(即熊亿川)说打算启动酒(业务),(但目前)一直没启动。”对于上述酒业公司的发展,上述负责人补充道。

2月27日,遇见小黄鸭的注册地未见有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2月27日,遇见小黄鸭的注册地未见有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遇见小黄鸭及其曾经的豪气都已难见踪影

警方公告后,遇见小黄鸭现状如何?

2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重庆大坪龙湖时代天街的遇见小黄鸭门店,据悉,这是遇见小黄鸭的第一家实体互联网直营连锁门店。

如今,时代天街遇见小黄鸭门店并未处于营业状态,其对面的一家店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时代天街遇见小黄鸭门店已“闭店”几个月,可能是在2023年秋季“闭店”的,具体时间已不是很清楚。

2月27日,重庆大坪龙湖时代天街的遇见小黄鸭门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2月27日,重庆大坪龙湖时代天街的遇见小黄鸭门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上述店员自己也曾购买过时代天街“遇见小黄鸭”门店的产品,并且觉得味道还可以。但其告诉记者,时代天街“遇见小黄鸭”门店彼时的生意并不好,“不好啊,生意撇(方言,指差)得很”。

2月27日,记者还实地走访了遇见小黄鸭的注册地——重庆市渝中区时代天街3号1幢29-3,这里同样是遇见小黄鸭多家关联公司的注册地。但是,映入记者眼帘的则是一套空空如也的办公室,没有任何的标识。而该楼层的索引牌上显示,29-3室为一个现代餐饮产业园企业服务中心。

“29-3室已经空了有差不多1年了吧,好多家公司都找他们(即遇见小黄鸭),可能注册地在这里,但(这里)没这家公司。”29-3室旁边一家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其从来没有见到29-3室挂过遇见小黄鸭的牌子,也没有遇见小黄鸭的人在此处办公。

该店一位员工则向记者补充道,前几天也有人来找过遇见小黄鸭,自称其在遇见小黄鸭投资了5万元。

随后,记者又来到位于重庆市渝中区接圣街的来福士办公楼C座,这里是遇见小黄鸭的总部所在地。但是,记者被物业工作人员阻止在C座LG层(地下楼层),未能获得更多信息。在LG层值守、自称来自街道办的人士告诉记者,遇见小黄鸭总部在本月20日已经被警方查封,甚至包括物业在内的人员都已无法上去。

重庆来福士是重庆的地标性建筑之一,由新加坡凯德集团投资超240亿元开发。这座高达354米的“朝天扬帆”,也显示着遇见小黄鸭曾经的“豪气”。但这样的“豪气”,现在还在熊亿川的脸上吗。

2月27日,来福士办公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2月27日,来福士办公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