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言以贯万物 > 9月12日 >
第67期

  • 1靠政府刺激、投资拉动,未来经济出的问题会更大。这个吻,能吻一时但不能永远吻
  • 2老光说不练就让大家对你的改革失去信心,所以还得干,像干革命一样干改革
  • 3怎么使每个人更有安全感,可能比政府制定下一步七千亿、八千亿、一万亿计划更重要
  • 4改革不是简单收权放权的问题,而是要努力使你这个权力不能收放自如

编者按:本文摘编自9月10日在天津中国金融博物馆由凤凰网、凤凰卫视联合举办的2012凤凰财经“财知道在达沃斯”沙龙,张维迎为北大经济学教授,胡释之为宏观经济学者,主持人曾瀞漪为凤凰卫视财经主播,沙龙其他精彩观点将陆续编发。

靠政府刺激吻增长 吻一时但不能永远吻

由于过去10年改革有赤字,没有进行真正的改革,为我们未来的增长埋下了一些隐患。现在这种靠政府刺激、投资拉动的方式,未来经济出的问题会更大。这个吻,能吻一时但不能永远吻

曾瀞漪:吻增长还是干改革?中国未来的发展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的路口,我们还是要依靠投资的方式去刺激经济增长吗?刺激方面很难再刺激,那怎么走才好呢?

张维迎:我们是期望有一个实质性的增长还是只是一个短期的增长?改革的目的是希望有一个体制,在这个体制下中国经济可以有更为持久、持续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未来可能更重要的还是要放在改革上。

我们过去10年的增长主要是靠前20年改革的红利,前20年改革积累的因素体现在我们过去10年的增长中。但由于过去10年改革有赤字,没有进行真正的改革,为我们未来的增长埋下了一些隐患。现在这种靠政府刺激、投资拉动的方式,未来经济出的问题会更大。这个吻,能吻一时但不能永远吻。

曾瀞漪:这个稳是稳定的稳还是亲吻的吻?

张维迎:不管是哪个吻,哪个吻都不可能持续。现在这种投资性增长,靠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的刺激,问题会很大。

胡释之:吻增长、干改革,是我造的两个词。吻增长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源自那张著名的湛江市长亲吻发改委批文的照片。干改革顾名思义是为了对应吻增长,大家可能会想歪,其实还有更深层的意思,就是说改革不能光说不练,你老光说不练就让大家对你的改革失去信心,所以还得干,像干革命一样干改革。

这次达沃斯的主题是塑造未来经济,对我们中国经济来说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将来继续吻增长还是开始干改革。我比较一下吻增长和干改革的差异。

吻增长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就是快,见效快。硬着陆了,四万亿一下去,货币一发出去,政府投资一下去,马上就能硬启动,很快。但吻增长最大的毛病是什么?也是快,你看才三年过去,咱们又得开始第二轮吻增长。

曾瀞漪:来得快,去得也快。

胡释之:对,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久。

干改革有一个最大的缺点是什么?慢,见效慢。我们讲你要身体健康,男孩子要强筋健骨,或者说女同志要瘦身减肥,吃药很快,靠锻炼呢,则是相对慢的。但是它的最大优点也在于慢,慢就久。我们最近十年,按照张老师讲的,没有改革,但我们经济还在增长,就是在享受当年的改革红利。改革很难,但效果持久。

对一个关心长远利益的政府或者领导来说,最优的选择是什么?应该是很明显的,一目了然的,就是不能选择那种快而不久的吻增长,而是得选择慢而持久的经济增长方式,用改革的方式来推动经济增长。

为什么我们会看到选择吻增长更多呢?包括最近发改委两天就批一万亿的投资项目,亡命徒式的吻增长,完全不管吻增长接下来会造成什么效应,这是为什么呢?

凯恩斯有一句话,也是凯恩斯主义者都信奉的一句话,就是“长期来看我们都是会死的”。我想对中国的有些人来说,最大的触动就是“短期来看我是要换届的”,所以更不考虑长期利益,稳过这一段时间就行了。

当然换届也有一个好处就是纠错能力,人之常情,自己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很困难的,换个新领导,承认别人的错误就比较容易了。

改革最核心是把资源从政府释放出来 安全感比万亿投资管用

改革最核心的问题仍然是资源怎么从政府释放出来,资源怎么从国有企业释放出来,怎么使每个人更有安全感,这是我们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听起来很虚,但可能比政府制定下一步的七千亿、八千亿、一万亿计划这样的东西更重要

曾瀞漪:刚刚我们谈到的是要改革,可是应该如何改革?

张维迎:这个问题容易引起一些误解,可能大家对这个问题没有正确的理解,核心的问题是我们靠什么维持增长?这个才是问题的本质。

谈改革,不是不要增长,改革的目的还是为了增长。从历史来看的话,恰恰是改革好了以后,增长也会持续下去。现在大家所担心的问题就是因为你在体制上不能够有一些大的动作,这个增长是不可持续的,靠政府类似这种打强心针、吃激素的方式增长是没有办法持续的。

中国未来增长的潜力一定来自每一个人积极性的发挥,来自企业家精神的调动。任何一个国家,最终只有每个人的创造性能够调动起来,每个人的自由精神能够发挥出来,这个国家才是有希望的。所以改革一定是沿着这样的一条道路走,看你怎么能够让每个人对未来有信心,怎么给每个人提供公平的机会。如果大家对未来没有安全感,我凭什么搞创新、创造?任何一个创新和创造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国家现在控制这么多的资源,我们看一下这几年的产业政策,有哪一个是成功的?所以最核心的问题仍然是资源怎么从政府释放出来,资源怎么从国有企业释放出来,怎么使每个人更有安全感,这是我们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听起来很虚,但可能比政府制定下一步的七千亿、八千亿、一万亿计划这样的东西更重要。

我们现在好多概念,已经被弄得不知道在讲什么。我们讲为什么要增长?是为了让我们活得更幸福,但我们今天是不是忘了这个东西?怎么保增长?刺激消费保增长。为什么要消费?为了增长。这就完全颠倒了。大家盯着一个数字,然后所有的事都围绕这个数字,比如2009年说保8,大家都铆着劲,8是什么意思?我们忘了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就是为了8?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本期简介

第67期

经济久增长靠什么

怎么使每个人更有安全感,可能比政府制定下一步七千亿、八千亿、一万亿计划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