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言以贯万物 > 10月19日 >
第75期

  • 1通胀是一种隐形税,相当重的,但你一开始感觉不到,温水煮青蛙,叫"税月神偷"
  • 2通胀税有很强的收入再分配效应,而且这种效应是累退的,也就是通常说的劫贫济富
  • 3用印钞来制止失业,并不是真正地制止失业,而是以未来更大的失业为代价
  • 4政府需要按照"新两个凡是"的原则去大力改革,大力退出,给市场自由才是真爱

通胀是一种隐形税 税月神偷温水煮青蛙

为什么要强调通胀是一种税?因为好多人不知道它是一种税。它不是一种直接税,甚至也不是一种间接税,而是一种隐性税,看不到的。钱还是那些钱,比如100块,还是放在你兜里。但是我通过增发100块,就把你兜里那100块的购买力稀释掉了不少,也就相当于收了税

财知道: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在业内引发很大反响,他在其中提到一点,“通货膨胀也可以被看成是一种税收,而且这种税具有累退特征”,你怎么看?

胡释之:“通胀是一种累退税。”周小川的这个话说得很好,我想可以刻在央行大楼里。这是把对通胀的理解往深处推进了一步,要成为经济官员的共识。和其他税一样,通胀税有很强的收入再分配效应,而且与众不同的是,这种效应是累退的,也就是通常说的劫贫济富。这在经济学界是常识,但由央行行长说出来还是挺特别。

为什么要强调通胀是一种税?因为好多人不知道它是一种税。它不是一种直接税,甚至也不是一种间接税,而是一种隐性税,看不到的。它不是像其他的税那样从你的荷包里直接拿走一些钱,有一种实物的转移。它只是一种价值的变化。钱还是那些钱,比如100块,还是放在你兜里。但是我通过增发100块,就把你兜里那100块的购买力稀释掉了不少,也就相当于收了税。回过头来看,这种税通常是相当重的,但你一开始感觉不到,无痛,温水煮青蛙,润物细无声。我记得我以前用过一个词来形容这种隐形税,叫“税月神偷”。

为什么说通胀税有累退效应?我们知道,增发货币不是说用个直升机在天上撒钱,让每个人突然手上都多了钱。它一定是先通过一个入口去投放,然后再慢慢流到全社会。所以先拿到钱的那批人(通常就是富人、离权力最近的人),其实就是这个税的纯受益者,他们在物价还没上涨之前就先获得了增发的货币,而最后拿到钱的那批人(通常就是穷人、离权力最远的人)其实就是通胀税的净负担者,他们很可能是在物价全涨起来以后才拿到这些钱,但这时新钱已经变成旧钱,货币收入可能有点上涨,但实际收入反倒低了。所以说这种再分配效应是劫贫济富的,在这过程中富人愈富穷人愈穷。

另外,把通胀看成一种税以后,看通胀也很简单了。不是说等到物价上涨了才开始通胀了,而是从增发货币那一刻起这种征税过程就开启了,这种劫贫济富效应就开始了。等到物价上涨了以后,那其实是整个征税过程已经快要结束了,或者说这个隐形的收入再分配过程才被大家识破了,曝光了。再分配都已经完成以后,再去说通胀来了,为时已晚。

财知道:四季度政府要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这个通胀税要不要成为大家考虑的一个方面?

胡释之:对,这个提醒非常重要。我们讨论收入分配改革,可能很少有人想到要在通胀税上做文章,要去减少通胀税。但开头分析了很多,通胀对收入分配是有很大的扭曲作用的。我们经常讲收入再分配是为了劫富济贫,其实劫富有可能,但能不能济贫还是个问题,但是通胀税的这种劫贫济富效应却是很确定无疑的。

我们讲收入不是分配出来的,但你的收入真的是有可能被分配走的,而且是被悄悄地分配走,以通胀税这种隐形的税收方式分配走。所以任何关心收入分配改革的人都得对这个问题有高度的敏感。我希望这次收入分配改革可以考虑到这个方面。

靠发货币减少失业是制造幻觉 给市场以自由才是真爱

我们讲通胀是一种税,你这样发钞票,税越来越重,最后这个税通过物价飙升暴露出来,钞票本身的功能就被破坏了,所以这个救助是不可持续的,最后掩盖不住这种问题了,就会有一种大失业、大萧条来强行纠错。有小错误你老去掩盖,最后变成大错误,掩盖不了了,就只能用大的危机爆发来强行纠错了

财知道:有这样一种说法,为了保证减少失业,不得不多印票子,就是说相对于失业和经济下滑,通胀是可以承受的,这种税是该征的,你怎么看?

胡释之:靠发货币来减少失业其实是在制造一种幻觉,掩盖真实问题。不是说真正避免了失业,只是把失业给推迟了。比如说工厂发不下工资,然后就要辞退工人,这时候你印一笔钞票给工厂,他可以发工资给工人了,可以不辞退人了。但他之前为什么东西卖不出去,为什么发不出工资,为什么要辞退工人的病根并没有解决。并且他知道无论我的产品怎么差,东西怎么卖不出去也不怕,反正有政府发钞票来救我,也就不会有纠错的动力,这样他的问题会恶化,最终是无法避免的大失业。

我们讲通胀是一种税,你这样发钞票,税越来越重,最后这个税通过物价飙升暴露出来,钞票本身的功能就被破坏了,所以这个救助是不可持续的,最后掩盖不住这种问题了,就会有一种大失业、大萧条来强行纠错。有小错误你老去掩盖,最后变成大错误,掩盖不了了,就只能用大的危机爆发来强行纠错了。

所以,用印钞来制止失业,并不是真正地制止失业,而是以未来更大的失业为代价,来维持短期的一种看似的稳定。这种权衡怎么做?就要看你是更看重短期的利益还是长期的利益,是看重短期的假成功还是更看重长期的真实代价。所以不用着急给你的刺激政策下定论,因为你长期的恶果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看起来好像立竿见影,保住了就业,好像挺成功的,好像货币刺激挺管用的,但还没完事,你别看短期好像挺管用的,但一定会带来更大的问题。我们要对刺激政策做评价,要拉长一点看,才能做出正确结论。但拉长来看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大家可能会健忘,我们接下来迎来大失业大萧条,但忘记了原因是什么,忘记了其实就是因为当时短期的救市掩盖、加剧了问题。如果不忘记这个因果关系,我想到时就能对刺激政策做出更客观的评价。

不能说到时候出现大萧条,又找不着北了,还以为是另外一个什么问题导致的,甚至怪当时救的力度不够。中国现在经济增速下滑,我们一定要反反复复强调一点,这纯粹就是当初救市掩盖问题所导致的。要明确这点,我们才能对四万亿或者其他的刺激政策做一个客观的评价。也会防止再出现这种错误,不然这种毒药会一直吃下去,最后真是无药可救,万劫不复了。

财知道:三季度经济数据刚刚出炉,GDP增长了7.4%,9月的CPI是1.9%,有人说这又给了经济刺激以空间,你怎么看?

胡释之: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时间一拉长,很多问题会暴露出来,但是很多人的那种记忆力也会衰退。现在经济增速下滑,真正内在的原因还是结构失衡越来越严重,并没有在上一次出现危机的时候得到解决,反倒是因为当时的救市掩盖过去,使得错误在这几年更加剧了,现在又开始到了一个掩盖不下去的阶段,就再次爆发出来了。

把因果关系拉长一点看,我想还要不要再次救市就是很明显的了。这都是救出来的问题,再次救只能再次加剧问题,把大危机再往后拖,而且越到后面越拖不下去,可能这次救市的力度要更大而效应会更短,刚救上一点马上就会原形毕露。政府和经济学家都明确这点以后,再搞救市就得非常谨慎了。不是说现在经济增速越下滑就越有刺激空间,而是经济增速越下滑就越证明当初救市的不可持续性,就越证明搞经济刺激是没有空间的。经济刺激越被证明是饮鸩止渴的毒药,就越没有再吃的必要了,想都不要再想了。

经济增速再次下滑,证明救市的短命和无效性,反而是改革,也就是进行结构性治疗的必要性则越来越大,非改不可了。不是救市有空间了,而是改革有空间了。所以政府需要按照“新两个凡是”的原则去大力改革,大力退出,不用太去担忧市场,给其自由才是真爱。​市场需要的不是再次被征收通胀税,而是需要大减税。

QE3加剧中国通胀压力 人民币不升值是征通胀税补贴出口企业

你想美元一贬值了,人民币就会升值,所以以前为了防止人民币升值,就要靠多发人民币去多买美元,所谓对冲。通胀是一种税,通过制造国内的通胀去维护出口企业的利益,其实就是通过向全国人民征税去补贴出口企业

财知道:最近美国推出了QE3,会不会加剧中国的通胀压力?

胡释之:这个本来是不会的。本来按道理,你美联储多发行美元,只是加重美国自己的通胀压力,美元自己会发毛会贬值。但为什么会增加人民币的通胀压力呢?

这是因为我们中国以前老讲汇率要跟美国挂钩,搞相对受控的汇率。你想美元一贬值了,人民币就会升值,所以以前为了防止人民币升值,就要靠多发人民币去多买美元,所谓对冲,以缓解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这样就造成我们也有通胀压力。我们老讲的输入性通胀就是这么来的,不是因为美国发货币本身造成的,而是我们要在美元发毛的时候跟它稳定汇率,所以我们主动地把我们自己的钞票也发毛。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单纯这样看,就会觉得中国人太傻了,为什么别人的钞票发毛,你也去把自己的钞票发毛?为什么一定要让人民币不升值?这就是很多人说的要保证我们的出口,保证我们的出口产品的竞争力。而这其实也是美国人很讨厌的一点。包括像最近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的时候,罗姆尼骂中国人在贸易中弄虚做假,说的就是这一点,说中国的出口竞争力是靠我们的汇率控制,靠我们故意地不让人民币升值来保证的,而不是一种真实的竞争力。

通胀是一种税,通过制造国内的通胀去维护出口企业的利益,其实就是通过向全国人民征税去补贴出口企业。这样子补贴对不对,我想每个持币人可以自己做判断。我在这里只是要告诉你有这样的因果关系和利益关系,告诉你你是被征收了通胀税去补贴出口企业的。

胡释之为宏观经济学者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本期简介

第75期

“税月神偷”通胀税

通胀税有很强的收入再分配效应,而且这种效应是累退的,也就是通常说的劫贫济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