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电摘帽后利润连降 混改“挖坑”股价屡创新低

郑州煤电摘帽后利润连降 混改“挖坑”股价屡创新低

2018年07月20日 21:30:05
来源:华夏时报

原标题:郑州煤电摘帽后利润连降 混改“挖坑”股价屡创新低

郑州煤电摘帽后利润连降  混改“挖坑”股价屡创新低

本报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贺海龙 郑州报道

2018年上半年,河南关闭河南大有能源杨村煤矿、义煤集团天新矿业有限公司等20处煤矿,去产能累计约750万吨,去产能效果显著。“淡季不淡”,动力煤上半年价格相比去年同期持续保持高位运行。

遗憾的是,摘帽后郑州煤电股份有限公司(郑州煤电 600121.SH)首个半年报未能迎来开门红,一季报、半年报业绩预告净利润相继出现大幅下滑让人大跌眼镜。

2015年以来,煤炭价格持续走高,2015年到2016年郑州煤电却因持续亏损“披星戴帽”,近期摘帽后,郑州煤电净利润便开启连续下滑模式。上半年预告公布两个月前,郑州煤电展望2018年生产成本费用预计将获得大幅改善,不曾想两个月后却成为上半年利润下滑的核心“推手”。近期,郑州煤电股价已经刷新了2009年以来的新低,此番“挖坑”深不可测。

利润完成悬疑

伴随动力煤价格2015年以来不断上涨,煤炭企业普遍迎来行业的“增长红利期”。而同期,郑州煤电却因2015年度至2016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2017年4月公司股票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按规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俗称“披星戴帽”。

2018年4月12日,郑州煤电才得以撤销股票退市风险警示,实现脱帽。2017年度郑州煤电全年营业收入57.12亿元,利润总额10.4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27亿元,终于实现了扭亏为盈。

摘帽3天后,郑州煤电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150万元,同比下降高达81%左右。

摘帽3个月后,郑州煤电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亿元,上年同期约为4.06亿元,相比减少75%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不走寻常路”的风格,使郑州煤电在行业内颇显另类。

2018年5月19日,郑州煤电在2018年度财务预算中表示,郑州煤电2018年预计原煤产量820万吨,其成本及相关费用33.21亿元,上年同期成本费用约为46.18亿元;本年度实现利润总额5.1亿元,去年同期郑州煤电利润约为10.40亿元。

由此可见,2018年度郑州煤电利润下滑基本已成定局。

2018年年度财务预算指标公布两个月后,其半年报业绩预告的变化及其变化原因令市场有些措手不及。

7月13日,对于半年报业绩的大幅下滑,郑州煤电在相关业绩预告中解释称,米村煤矿政策性关停后,2018年原煤产量计划为820万吨,上半年实际完成403万吨,较上年同期减少94万吨, 同比下降19%。同时,上半年吨煤安全生产费用同比增长39%。此外,公司财务费用、水资源税及环境保护税等同比也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两个月前预计,郑州煤电2018年成本及相关费用同比大幅缩减28%,但是《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梳理相关数据发现,2018年上半年动力煤价格依旧维持高位震荡,尚未出现大幅跳水。而郑州煤电预计2018年原煤产量820万吨,上半年实际完成403万吨,相比去年同期并未出现大幅减产,上半年利润却减少75%。计划赶不上变化,成本费用目前看并未能实现大规模缩减,相反却成了此次利润下滑的核心力量,再次爆出冷门。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从成本费用变动结构上看,主要是由矿井安全生产费用计提、公司财务费用、水资源税及环境保护税等造成的,这些对于郑州煤电自身业绩影响的持续性或恐难短期获得消除。

按照目前的经营状态,郑州煤电下半年如何完成本年度盈利计划成为市场关注时的焦点。

“郑州煤电摘帽后,一季报、半年报预告利润便出现持续下滑,”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说明企业“质地”存在较大的问题。对于这类企业,投资者需要注意退市风险。

混改挖坑不浅

7月18日,郑州煤电以3.40元/股收盘,下跌0.87%,已连续多日刷新了2009年以来的股价新低。面对郑州煤电疲软的股价,甚至有投资者调侃道“公司在为混改挖坑找理由”,此次“混改”挖坑的深度,让人难以捉摸。

2005年7月25日,郑州煤电实施股权分置改革期间,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郑煤集团”)承诺,“在郑州煤电股权分置改革实施完毕后,郑煤集团无论实施定向回购、向战略投资者转让股份、或在24个月锁定期满后通过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股份,其持有的郑州煤电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均不低于51%。”

2018年3月29日,郑煤集团申请豁免履行对郑州煤电持股不低于51%承诺的议案(下称“豁免议案”)。

在相关豁免议案中,郑煤集团称“国资委”层面原则已经同意了郑煤集团解除上述承诺。

两个月后2018年5月26日,郑州煤电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关于控股股东郑煤集团申请豁免履行对郑州煤电持股不低于51%承诺的议案审议获得通过。

事实上,截至2018年3月31日,郑煤集团持有郑州煤电6.4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3.83%。

由此可见,上述豁免议案中,“郑煤集团”对于郑州煤电未来的股权处置上已经着手排除了制度上的障碍。值得注意的是,市场对于郑州煤电股权转让方面的猜疑实际早在2年前便已经开始了。

2016年6月16日,郑州煤电曾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接控股股东郑煤集团通知,因其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涉及转让本公司股权及控制权变更等相关事项,公司股票自2016年6月17日起停牌。

当年6月30日,郑州煤电再次发布进展公告称,关于拟将本公司股权划转河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事项仍在商讨中,为避免长期停牌,郑州煤电股票将于2016年7月1日开市起复牌。

2018年6月20日,郑州煤电在股票交易异常问询函的回复中指出,2016年“筹划可能涉及郑州煤电股权转让及控制权变更等相关事项”目前依旧尚在进行中。时间一晃,这一等便是两年。

对于郑州煤电的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公司董事会秘书的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公司的正式回复。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