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新能源汽车补贴持续走低 中通客车能否“峰回路转”?

关注:新能源汽车补贴持续走低 中通客车能否“峰回路转”?

2019年04月27日 21:09:34
来源:中访网财经

作者:姚蓝 内容来源:中国资本观察

2019年3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官网发布最新消息,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和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第一项第二条指出,根据新能源汽车规模效益、成本下降等因素以及补贴政策退坡退出的规定,降低新能源乘用车、新能源客车、新能源货车补贴标准,促进产业优胜劣汰,防止市场大起大落。

这是继2018年新能源汽车行业“扶优扶强”政策之后,国家再一次的调控升级,使得从事新能源汽车的企业之间,优胜劣汰比赛持续进行。

在这场持久的淘汰赛的开局,中通客车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通客车”,000957.SZ)明显落入下风。自2017年开始,中通客车的业绩状况就一直欠佳,接连下滑,甚至在《通知》发出之后,其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累计偏离大盘值超过20%。

null

中通客车业绩下滑

中通客车主要以客车为主兼顾零部件产品的开发、制造和销售,公司经营以订单为主线,实施客户化定制,销售模式以直销为主,经销为辅。除了宇通客车和金龙客车,中通客车综合实力在客车生产行业名列前茅,是国内第三大客车生产企业。2000年1月,中通客车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2019年1月29日,中通客车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预测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人民币2500万元-375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6.93%-80.39%。每股收益0.04元-0.06元,上年同期为0.32元。

对于此次业绩下滑的原因,中通客车在公告中表示,2018 年国家新能源客车补贴政策持续退坡,国内客车行业持续下滑,公司销售收入下降,同时因国家新能源客车推广补贴资金未到位造成公司融资费用增加,导致公司 2018 年经营业绩同比大幅下降。

事实上,中通客车的业绩下滑状态并不是刚刚开始,早于2017年,其营业总收入、净利润数值就已经出现大幅度的降低。2017年,中通客车的营业总收入为78.52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减少15.18%;净利润为1.91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减少67.36%。

连续两年业绩下滑,下滑幅度偏大且速度也有所提升。这样的业绩表现是否只是受到政府政策的影响?

中电汽车集团首席经济顾问周德文在接受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采访时表示,补贴退坡确实会对中通客车这样已经形成规模生产的新能源车企造成一定影响,但却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还包括市场上其他“一哄而上”的企业抢占资源,中通客车为竞争市场降低价格以致利润空间缩小、金融机构对其信贷支持力度变小等方面,都有可能是导致中通客车出现资金紧张的原因。

行业发展遇挑战

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财政补贴从2017年开始加紧,新能源车补助标准主要依据节能减排效果,并综合考虑生产成本、规模效应、技术进步等因素逐步退坡。除燃料电池汽车外其他车型补助标准适当下调,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20%。

除此之外,2017年的政策里还明确了补贴标准:根据续驶里程,纯电动乘用车补助为人民币2.5万元-5.5万元/辆不等;纯电动客车补助为人民币12万元-50万元/辆不等,燃料电池乘用车、轻型客货车、大中型客车和中重型货车的补助标准则分别为人民币20万元、30万元和50万元/辆。

2018年之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产业环境再次发生变化。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财政补贴力度减小,对新能源汽车企业的技术门槛提高。

在新能源乘用车方面,2018年的补贴标准相比2017年,除了低续航里程车型的补贴大幅下降、续航里程划分更细之外,对动力电池系统的质量能量密度和百公里耗电量都提出了更高的门槛条件。

新能源客车补贴政策的缩水程度更是“一言难尽”,插电式客车要求节油率从40%上升到60%。在车长方面,由于补贴上限由车长决定, 10M以上车长的新能源客车在近2批推荐目录中占比较高;在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方面,补贴的最低要求从85Wh/kg提高到115Wh/kg。

同时,国家对新能源专用车的补贴最高上限从20万元下调到10万元。

2019年发布的最新《通知》依旧是对新能源汽车的财政补贴持续收紧,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要求更细。尤其是技术要求,更加精准和严格,更是明确指出降低补贴金额。

null

这是否意味着国家将减少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注?

对此,中国资本观察采访周德文,周德文认为,《通知》是针对目前新能源汽车的整体现状做出的调整,因为现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在全国有“一哄而上”的迹象。各地都在关注新能源汽车,如果政策不进行调整,可能就会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不按照一定规律来进展,就会比较混乱。国家做出调整是必要的,使得行业可以有秩序地发展。

产业经济观察专家梁振鹏也表示,虽然说现在补贴在退坡,但并不意味着政府减少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注,未来政策也有调高的可能。

那么,政策补贴的退出及退坡将会持续多久?对新能源汽车的影响又将持续多久?

周德文认为,虽然调整是为了行业有序发展,但因为是统一的政策,不一定适应所有企业的经营模式。所以短期内,企业之间会有一些不良反应。新能源汽车已经形成批量、规模生产的企业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大,例如中通客车,而刚刚起步的企业受影响就比较小。

他指出:“这个调整周期不会太长,太长对整个行业发展不利,最多三年时间,政策应该就会做出修正、完善。”

中通客车能否“峰回路转”

虽然2017年的政策还未“针对”到客车行业,但中通客车已经“顶不住”了,一年时间里,净利润下滑了近70%.

紧接着,2018年国家对新能源客车的补贴缩水,补贴上限从2017年的30万元调整为不超过18万元。与此同时,中通客车在2018年的净利润加速下滑。

梁振鹏表示,中通客车很大一部分业务是电动客车、电动公交车等,而这类业务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政府的财政补贴。市场慢慢起来之后,政府减少补贴是必然的,因为政府要考虑控制、节省成本。这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正常的。

另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市场对新能源客车的接受程度较高。新能源客车已经依托补贴成功地打开市场,相对燃油车有一定的竞争力。这或许也是政府对客车大幅度降低补贴,“放心”将其放入市场竞争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从现实情况来看,中通客车似乎没能掌握市场,政策的调整给中通客车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与中通客车业务结构相似、市场地位相当的宇通客车(600066.SH),并未像中通客车一样业绩下滑如此惨淡。为何中通客车在这场行业淘汰赛中会早早“落后”?

周德文指出,与行业同水平公司相比,中通客车此次受补贴退坡影响业绩波动较大,这本身就说明了其自身经营现状存在问题。中通客车或许还存在其他内部问题,例如其规模较大,需要占用的资源较多;或者其经营模式比较脆弱、不健全。

那么,中通客车能否走出目前的困局呢?

周德文认为,限制中通客车这样的企业发展应该不是国家希望看到的。而“政策”不是“法律”,“政策”可以随时改变,比较灵活,它调整的周期较短,国家会视情况对政策做出适当调整。但中通客车也不能一味地依赖政府的补贴,应该寻找企业问题所在,配合目前的形势和政策做出改变。目前的困难也是暂时性的,未来会走向良性的发展道路。

梁振鹏也表示,中通客车的势头还是可以的,只是市场竞争太过激烈。中通客车整体的营运能力还是不错的,业务收入还是增长的,未来更多需要做的是开源节流,提高自身产品的毛利率,来提高经营的利润率。这个就需要在研发、技术创新上做工作。

最后,周德文强调,对于企业来说,政策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要调整自身的经营规模和方向,完善市场、商业模式。而政府需要做到把握市场发展的节奏,发现企业存在的个性化问题,给予一定的支持,做出局部调整,才能使行业整体健康发展。企业和国家应该协同合作将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走向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