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虹科技闯科创板:补助占利润三成 关联投资疑利益输送
财经

当虹科技闯科创板:补助占利润三成 关联投资疑利益输送

2019年09月05日 17:25:17
来源:凤凰网财经

【推荐专题】

当虹科技冲科创板:IPO底稿有瑕疵 巨额赊销留后患

自杭州当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虹科技“)今年3月提交招股书发布以来,近6个月时间,当虹科技与证监会“过招了”3个回合,3轮问询后,当虹科技仍在排队当中,而作为一家专注于智能视频技术的科技企业,当虹科技较为突出的应收账款、关联交易以及股东突击入股、保荐商直投等问题一直是最被关注的问题。

此次募集,当虹科技拟发行2000万股至2300万股新股,募集资金约6亿元,拟将资金主要用于下一代编转码系统升级建设项目,智能安防系列产品升级建设项目,前沿视频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

当虹科技亟待“当红”时刻,而勇闯IPO的路上,又有哪些不确定的隐忧呢?

IPO“底稿”工作不完善

9月3日晚间,针对上交所提出的当虹科技的保荐机构中信证券存在的部分工作底稿不完善等事实,当虹科技在披露的问讯回复中对部分情况进行了解释,并且在回复函中披露了后续完善的情况。

回复内容显示,经过中信证券的核查,其在“销售内控”、“客户走访”、“客户函证”、“物流核查”以及“验收单核查、重要合同专项核查”五个环节存在底稿不完善的情况,比如在“客户走访”环节,就存在127 份访谈记录中有 8 份客户走访记录存在填写信息不准确或不清晰的情况。

另外在第四项“关于成本和产量的配比关系”的问题,以及第五项“关于税务与业务的匹配”的问题中,“底稿不完善”的情况再次被核查指出。

上交所要求保荐机构说明,上述工作底稿不完善的具体情况,尽职调查工作是否充分、是否存在重大缺陷或履职不到位的情况等。保荐机构中信证券坦言,存在部分程序细节处理不够到位、部分工作底稿不够完善的情况,但已在持续的尽职调查过程不断完善,不存在重大缺陷或履职不到位的情况。

中信证券直投+保荐或存利益输送

据环球网报道,中信投资入股当虹科技存在突击入股嫌疑。

当虹科技的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建投“),值得注意的是,中信证券子公司中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是当虹科技的股东,直接持有公司8934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49%。中信投资入股时间为2017年12月,而随后2018年6月19日,中信证券与当虹科技于签订了辅导协议。

中国证券业协会2016年12月30日发布的《证券公司私募基金子公司管理规范》和《证券公司另类投资子公司管理规范》明确了投行开展尽调工作视同于实质开展保荐业务,即券商直投基金在开展尽调工作之后再去入股,就是明显违规。

查阅近年来中信证券保荐并直投的上市公司发现,自2012年以来,首航节能、百隆东方、华友钴业等公司,都在上市后迅速出现业绩变脸的情况,而中信证券在赚取上述公司发行保荐费用的同时,旗下的直投子公司都在限售期满后迅速退出,赚取不菲利润。业内人士称,“直投+保荐”模式很容易滋生利益输送问题。

关联企业合作毛利率达100%

此外,当虹科技的前十大股东里还有光线传媒、华数传媒等,招股书显示,在当虹科技的股权结构中,光线传媒持有10.53%的股份,华数传媒资本持有4.47%的股份。

而报告期内,当虹科技关联销售毛利率远高于同类产品毛利率,公司向虹软集团销售软件毛利率高达 100%,同时向光线传媒、华数传媒等关联方出售产品毛利率同样处在高位。

根据招股书,2016年-2018年,当虹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0151.33万元、13898.42万元和20355.19万元,2017年和2018年同比增长36.91%和46.46%。而2016年-2018年,当虹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73.79%、65.62%和 61.71%,大幅高于其他同行业公司的毛利率。

当虹科技解释:“公司向虹软集团等客户销售的产品系定制开发软件,由于均为独立软件,毛利率为 100%。公司独立软件没有服务器等硬件成本,也没有装配过程发生的生产成本,产品定型前的投入均已计入研发费用; 公司产品为模块化和定制化特征,将不同模块进行组合,或开通模块中的功能, 一般交付给客户的独立软件并无新的投入,因此不存在成本,毛利率为 100%。”

大客户分散频变 巨额赊销隐忧

如此高的毛利率,但当虹科技的主要客户却频变并且分散。

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公司第一、第二大客户分别是优联视讯、和融勋,分别占比15.80%和12.07%,销售额分别达到1604.26万元和1225.39万元;2017年,取而代之的是MISL和成都中铁信计算机工程有限公司,销售收入相较2016年前两大客户下降到1207.19万元和1007.25万元,占比分别为8.69%和7.25%;而到了2018年,公司的第一、第二大客户再次换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成为第一大客户,销售收入1269.16万元、占比6.24%,浙江浩腾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中安电子工程有限公司成为当虹科技的第二大客户,销售收入925.96万元、占比4.55%。

当虹科技前5大客户变动频繁,2017年前5大客户仅有1家MISL作为老客户出现,2018年当虹科技前5大客户均为新上榜客户。

上海一位上市公司董秘罗芹对记者解释:“一般来说,如果大客户不稳定、更换很频繁、且没有长期合作的大客户,或者是客户销售额没有明显增加、大客户占比呈下滑趋势,在一定意义上可以断定,公司在对老客户关系维护上成本非常高,而在开拓新客户上的成本也会不断增加。”

此外,报告期内,当虹科技的赊销现象明显加重。2016年-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达到29.02%、51.33%和68.27%;期内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账面金额为2945.44万元、7133.43万元和13897.48万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42.19%和94.82%。也就是说,许多应收资金都“漂泊在外”,并未到达当虹科技手中。

近三成利润高度依赖税收优惠

此外,当虹科技对税收优惠的高度依赖也一直存在。

招股书报告期内,当虹科技净利润可谓是节节高升,由2016年的3567.41万元攀升至2018年的6389.81万元,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3.83%。但利润走高的背后税收优惠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作为符合条件的软件企业,当虹科技销售软件产品享受增值税即征即退政策,还享受企业所得税“两免三减半”的税收优惠。报告期内公司税收优惠合计分别达到1328.54万元、1790.74万元和2017.29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高达37.43%、44.32%和29.57%。

税收优惠政策对当虹科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公司也在风险提示中表示:“一旦税收优惠出现不利变化,则当虹科技的利润实现额将会有明显的减少。”

此外税收优惠还成为了当虹科技现金流的修补剂,2016至2018年当虹科技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表中,仅“收到的税费返还”一个项目的现金流入就达到了627.24万元、675.09万元、1003.06万元,而同期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仅为525.14万元、1441.05万元、620.55万元,若再考虑到当虹科技受所得税优惠影响而减少的现金流出,当虹科技近三年若不是税收优惠的辅助,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将全部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