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溜果园创业板IPO:产品、渠道、环保问题或拖累上市

溜溜果园创业板IPO:产品、渠道、环保问题或拖累上市

2019年09月23日 16:12:13
来源:凤凰网财经

【专题:溜溜果园创业板IPO:净利连降三年 环保问题或影响上市

日前,溜溜果园向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根据招股说明书,本次溜溜果园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476.7802万股,募集资金49433.92万元用于休闲食品生产基地建设、新品研发和食品安全检测、营销渠道拓展和品牌建设三大项目。

溜溜果园主要从事以青梅产品为代表的特色果类休闲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青梅类加工制品是公司的主导产品,其他特色果品包括李梅类产品、西梅类产品、果干制品及其他。

近些年来,溜溜果园的发展尤为迅速,其主打产品“溜溜梅”不仅成为了备受瞩目的10亿大单品,同时开创了“梅产业”的消费风口,这也让其有了加入资本市场的勇气。

不过,在享受新风口的红利同时,此次招股书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显而易见:产品结构单一、食材受自然因素影响较大、八成收入靠经销商、营收增速下滑以及子公司多次因环保问题被罚等。因为存在诸多问题,溜溜果园的上市之路也并不平坦。

1、梅类产品占大半江山,结构过于单一

财务数据显示,溜溜果园2016年-2018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80,345.98万元、84,357.22 万元和86,876.92万元,其中青梅类产品各期销售收入分别为50,580.17万元、42,908.59万元和40,304.87万元,占比分别达到62.95%、50.87%、46.39%。

虽然依赖青梅类产品的趋势在报告期内有所好转,但从整体来看,梅类产品(包括青梅类、李梅类和西梅类)仍占据大半江山,存在产品单一的风险。

2、重市场推广仍难阻销量下降

“增收不增利”是一些上市或准上市企业的通病之一。这些企业大多存在非经常损益干扰、主营业务毛利率偏低、成本费用高等问题。溜溜果园也是如此。

根据溜溜果园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8年,溜溜果园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8.04亿元、8.47亿元和8.7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各自约为0.81亿、0.6亿和0.56亿元。尽管收入规模持续扩大,但净利水平却在连年下滑之中。

梳理招股书不难发现,在溜溜果园的成本中,销售费用是最大的支出所在。

3、公司营收增速及净利三连降

数据显示,溜溜果园2016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8.04亿元、8.47亿元和8.73亿元,虽然营收逐年微增,但是其增速却是逐年降低的。并且,溜溜果园的净利润也呈现三连降的局面,报告期内分别为0.81亿元、0.60亿元和0.56亿元。

对此,溜溜果园副总裁宁鹏飞对发现网解释称,影响到净利润水平的原因,是受到2016年及2017年恶劣天气影响导致主产区鲜果产量下降,鲜果收购价格相应大幅上涨,以及政府补助的减少所致。

4、售渠道依赖经销商,扩产50%是福还是祸

本次ipo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年产 12,000 吨梅类产品和 2,000 吨高端果干的生产规模。也就是说将增加50%的产能,而近年该公司产能利用率已经从2016年的96.39%降到了83%,而销量从2.58万吨降到2.15万吨,主力产品青梅类销量下降6000多吨,李梅类也下降1000多吨,只有西梅类微增。

怎么看休闲食品都是海量的市场,溜溜梅却销量持续下降,问题出在哪?

对于溜溜梅这样的企业而言,渠道是硬伤。招股书显示,溜溜果园采取“经销+直营”相结合的销售模式,报告期内,经销模式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分别为93.99%、88.72%、86.44%,虽逐年下降,但比重依然过重,对经销商的依赖程度较高。

5、曾多次因环保问题“亮红灯”

对于食品行业,最敏感的信息莫过于食品安全和环保问题了。溜溜果园在报告期内,曾因环境保护存在疏漏而多次受到地方环保部门的处罚。

2016年5月9日,绍安县环保局因绍安溜溜超标排放水污染物,出具行政处罚决定,处以罚款并完成整改;2016年11月16日,漳州市环保局因绍安溜溜的生产废水通过污水管道的的窨井下方缺口排入雨水沟,出具行政处罚决定,处以罚款并完成整改;2018年5月10日,绍安县环保局因诏安溜溜新增生产线和配套环保设施未经环保验收即投入生产和使用,处以罚款并完成整改,同年5月30日,再次因超标排放水污染物受到行政处罚。

如此频繁的收到环境处罚“罚单”,真是不由得为溜溜果园捏了把汗。

6、募投项目存风险

曾几何时,由知名女星杨幂代言的青梅加工产品以其“魔性”广告令“溜溜梅”产品为众人所熟知。

事实上,为进一步扩大业务规模和生产规模,拓展销售空间,近年来,溜溜果园已经开始了一部分厂房工程建设。2016—2018年(下称报告期),该公司负债明显上升,表明公司对营运资金的需求明显增大。

根据招股书显示,募集到位的资金将优先投入生产基地的建设,接下来才是投入新品研发等环节,但该公司过度单一的产品结构的现状会为这一决定带来很大的风险。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新品尚未研发推广成功,仅仅依赖青梅等梅类产品收入的前提下,如何消化新增产能是值得关注的方面。

7、社保未缴占比超25% 现员工纠纷

据招股书,发行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社保未缴纳人数为451人,占总人数比例25.83%,公积金未缴纳人数为435人,占总人数比例24.91%。

招股书披露,溜溜果园的新农合、新农保员工社保及公积金未缴纳占比均为13.97%。

显然,溜溜果园关于社保、公积金未缴纳情况的解释说明存在明显的违法违规行为,而在溜溜果园的这套说辞下,《号外》还发现了溜溜果园与员工有多起涉及工伤、劳动合同争议纠纷的诉讼。

8、环保问题或影响上市进程

实际上,在环保监管趋严的形势下,溜溜果园已多次因环保问题被处罚。2015年6月23日,福建溜溜果园因排污问题被福建省漳州市环保局(现生态环境局)挂牌督办,而在被督办期间其仍被查出2次偷排污水的行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溜溜果园与环保部门对污染问题情节是否严重的表述并不一致。“溜溜果园在污水排放方面的违法行为较多,当他们申请上市要来生态环境局开环保整改情况等证明材料时,我们拒绝了,因为他们的情况比较严重。”福建省漳州市生态环境局法规科相关负责人说。

9、IPO全家齐上 家族控股逾80%

2009年9月4日,溜溜果园由杨帆及其妻子李慧敏出资成立,两人为实际控制人,双方直接或间接合计控制公司 80.75%的股份。

然而,溜溜果园董事长杨帆的众多亲戚也在股东名单之列。杨凯、杨璇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帆之子女;杨丽、杨霞、杨梅、陶丽娟为公司 董事长、总经理杨帆之妹;王丰、李小康分别为杨梅、陶丽娟之配偶。

如上,面临产品结构单一、销售模式过度依赖经销商、营收增速降低、净利“溜溜没”、家族控股逾80%、业绩下滑、频繁因环保问题遭行政处罚等一系列风险,溜溜果园未来能否成功上市,仍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