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丰华三年二冲IPO:  财况欠佳、毛利下滑、行业议价能力弱
财经

翔丰华三年二冲IPO: 财况欠佳、毛利下滑、行业议价能力弱

2019年10月09日 16:21:14
来源:凤凰网财经

专题翔丰华三年二冲IPO: 财况欠佳、毛利下滑、行业议价能力弱

近期,深圳市翔丰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翔丰华”)在中国证监会官网更新招股说明书,第二次叩响上市大门。公司拟募资5亿元,用于30000吨高端石墨负极材料生产基地建设项目。

根据招股书,翔丰华主营天然石墨和人造石墨,但受原材料价格走高、客户过于集中,议价能力不足等因素影响。报告期内,受制于资金实力,公司遇产能扩张瓶颈。无奈之下,翔丰华就将希望寄托于上市。翻阅招股书,发现公司存在“抱大腿”愈演愈烈,牺牲自我毛利率、现金流为负、应收账款高企、公司造血能力严重不足等问题。能否顺利闯关IPO隐忧。

1、融资之急 股东多达19家

2016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跃岭股份曾计划收购翔丰华100%股权,但在停牌数月后,收购计划于2017年1月终止。虽然“被上市公司收购”的计划终止了,翔丰华却打起了“独自上市”的主意。2017年10月,翔丰华开始独立闯关IPO。但2018年3月,翔丰华终止审查撤回申请材料,第一次申请上市的尝试宣告流产。

截至本次招股书签署日,周鹏伟持有翔丰华1562.08万股,占总股本的20.8278%;钟英浩持有翔丰华643.96万股,占总股本的8.5862%。两人合计持股29.4140%。本次发行成功后,周鹏伟的持股比例将降至15.6208%,钟英浩的持股比例将降至6.4397%;两人合计持股比例降至22.06%。

截至目前,翔丰华的股东多达19家,除了上述公司股东外,还包括众诚致远(深圳)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华创策联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十多个股东。

2、翔丰华应收账款高企 公司极度缺钱

如上,2013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机构入股,公司26名股东中,19家为投资机构,这些机构大多是通过增资及股权受让入股的。然而,翔丰华资金仍然不足。截至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0.46亿元,较上年底的1.07亿元减少0.61亿元,而短期借款为0.64亿元,较上年底的900万元暴增6.16倍。

报告期内,2016年至2018年,翔丰华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072.07万元、-1.10亿元、-5501.38万元。同期,公司投资现金流分别为-4129.94万元、-1.31亿元、-2326.82万元。

上述同期,翔丰华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79亿元、3.92亿元、5.68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75.77%、107.97%、94.75%,远超同期行业均值48.36%、43.80%、60.37%。

3、营收过渡依赖比亚迪

甘蔗从来没有两头甜的。为了解决应收账款高企且客户多集中在中小企业的问题,深圳市翔丰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翔丰华)开启了“大客户”营销战略,并与比亚迪、宁德时代等巨头“绑定”。但新的问题随之而来:议价能力不足。这也导致其不得不顺应客户的意愿,降低产品价格,公司毛利率随之持续下降。

拿翔丰华第一大客户比亚迪来说,2016~2018年,翔丰华对比亚迪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4.24%、55.46%和62.75%,呈现不断上涨的趋势,但翔丰华产品供给比亚迪的售价却明显低于其他客户。

4、客户过于集中 议价能力不足

在招股书中,翔丰华明确指出,公司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据悉2018 年1-6 月、2017 年、2016 年和2015 年,翔丰华前十大客户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45%、82.33%、84.38%和83.12%,其中来自第一大客户比亚迪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8.54%、55.46%、54.24%和61.32%。

可以看出,翔丰华对其第一大客户比亚迪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2018年上半年来自比亚迪的收入已占其营业收入的78.54%。客户过于集中导致的风险是,议价能力不足,导致其不得不顺应客户的意愿,降低产品价格,公司毛利率随之持续下降。

5、行业竞争加剧 毛利率或进一步下探

伴随着产能的扩张,处于第一阵营的企业议价能力提升,但电池负极材料价格也在持续走低。高工锂电援引业内人士消息表示,2018年补贴继续退坡,电池企业议价能力将更为强势。而随着杉杉股份等领军企业规模化产能的逐步建设和释放,这些大企业议价能力变强,预计在2018下半年负极材料价格将开启下滑模式。

这一切给第二阵营的企业带来了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比如翔丰华就在招股书中表示,受制于资金实力,报告期内,公司存在产能扩张瓶颈。虽然锂电池行业规模持续扩张,市场对锂电池负极材料需求日渐上升。但受公司自身行业地位、供求关系、锂电池负极材料价格等因素影响,未来翔丰华毛利率可能进一步降低。

6、供应商真实性存疑

供应商真实性不足,或将是翔丰华此次IPO的障碍之一。翔丰华的前十大供应商中,郑州兴然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郑州兴然)有些可疑。

今年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翔丰华向郑州兴然采购的金额为956.52万元,向其关联方新密市天源物资供应部(简称新密天源,采购金额为362.01万元),二者合计为1318.53万元,位列翔丰华第五大供应商。郴州杉杉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郴州杉杉)为公司第六大供应商,当年采购额为861.9万元。

然而,2017年,翔丰华首次申报披露的招股书中,郑州兴然并未出现在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彼时,第五大供应商为郴州杉杉,当年采购金额为800.75万元。与最新招股书披露的861.90万元也存在较大差距。

如此,市场留给翔丰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么上市成功,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以扩大产能,跻身行业第一梯队;要么毛利率持续降低,市场份额持续萎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