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摸鱼”科创板,金达莱拼了:老财报疑点重重

为了“摸鱼”科创板,金达莱拼了:老财报疑点重重

2019年11月21日 16:39:37
来源:凤凰网财经

【专题:为了“摸鱼”科创板,金达莱拼了:老财报疑点重重

金达莱环保自诩是一家高科技环保企业,靠着自主研发的FMBR技术及JDL技术两大核心技术,在还属于“蓝海市场”的乡镇污水和黑臭水治理市场上属于行业领跑企业……

去年A股部分环保企业遇融资寒冬,业绩和估值双杀,整体表现差强人意,而且环保行业向来具有政策依赖大、政府生意、现金流差,收入确认方式易诟病的槽点。

对自家公司自信满满的金达莱,会发生哪些难以想象的事情呢?

金达莱科创板IPO终止

金达莱是首批表示要申请科创板上市的新三板企业之一,公司科创板上市申请于4月15日获上交所受理,截至此次终止审核,历时七个月,公司共回复三轮问询。

作为一家水环境设备生产及销售企业,金达莱近三年业绩呈现出高速增长态势:2016年至2018年,金达莱营业收入从2.7亿元迅猛增长至7.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61.83%;同期,金达莱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也是出现跳跃式增长,从7493万元增至2.09亿元,三年累计数约为4.2亿元。

金达莱业绩高速增长背后,是营销费用的增加,2018年金达莱的销售费用达到了7459.89万元,销售费用率为10.44%,其中仅市场推广费就达到了3208.94万元。

关于金达莱撤回在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原因,11月20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金达莱董秘杨晨露,但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主营业务利润下滑,利润调节手段却不少

金达莱在2016年以前可谓是,盈利质量不佳,2017年、2018年反倒提升很多。账款一直拖欠,2016年-2018年的回款情况却一片良好。看起来有悖常理。

在2018年8月以前,奉新金达莱作为公司的参股公司,有向公司采购设备,2018年6月,公司还曾对其提供借款担保。

2018年8月1日,公司公告收购奉新金达莱剩余60%的股权,作价770万,2018年8月15日,公司公告出售奉新金达莱的上述特许经营权及附属资产,交易作价5100万,受让方2018年8月1日成立的联熹水务(奉新)有限公司。

2018年10月,公司将奉新金达莱注销。在此次转让时,奉新金达莱净资产评估为4299万,8月1日收购时,整体估值为1283万,8月15日,却卖出了比净资产还要高的价格,顿感匪夷所思。

2019年2月18日,金达莱在股转系统公告,对房屋、建筑物进行会计估计变更,从原来的预计使用20年,延长至20-40年。近几年,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是此消彼长的关系,2015年-2017年,与水治理项目相关的在建工程余额逐年递增,在2018年大部分转入固定资产。

其中,有0.45亿转入了机器设备,0.05亿转入了房屋、建筑物。公司每年也只有250万左右的折旧,金额不大节约意识这么强?

核心技术问题遭问询

5月底上交所曾发关注函要求金达莱就核心技术的起源及研发过程、自应用的主要产品及产业化时间、是否存在技术壁垒、是否属于通用技术、是否存在快速迭代风险等问题做出解答。

金达莱当时回复问询时表示,目前污水处理领域的主流技术主要有活性污泥法及其衍生技术和MBR技术,MBR技术是这一种由活性污泥法及膜分离技术相结合的新型污水处理技术;金达莱实控人廖志民一直从事污水处理相关的应用于研究,带领员工先后承担了江西省科技厅科技支撑计划“智能型MBR中水回用设备成套化于标准化研究”等项目,后自主研发了FMBR技术。

这次问询,上交所直接要求金达莱说明“FMER技术是否为传统主流技术(活性污泥法及其衍生技术和MBR技术)不同的新技术,还是主流技术的衍生技术”、“进一步分析核心技术是否存在技术壁垒”,以及“自2010年经江西省科学技术厅鉴定后的发展情况,是否仍为国际领先水平”等。

关于技术壁垒的问题,金达莱在回复函中称,2010年后,公司承担了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流域面源污染处理设备研发及产业化基地建设”课题,2015年11月以此项目向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申请了科技查新,并未有与查新点相同的国内外文献报道。

至于2015年11月至今,近4年的时间里有无更领先技术的出现,金达莱是否进行了这一时间段的技术查新,回复中并未详细说明。

应收账款回款趋缓

江西金达莱近年来应收账款增加明显,甚至超过了当年的营业收入。

2014年,江西金达莱的应收账款与营收的比值只有42.28%,2016~2018年,金达莱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4.9亿元、6.2亿元、7.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57.5%、107.2%、86.3%。2016年和2017年远远超过了当期的营业收入。

其中,政府及其平台公司、央企、国企等客户,合计占应收账款比例分别为74.08%、75.13%、78.88%。

对此,金达莱表示,由于公司政府客户多为县、镇政府单位,地方财政紧张,可支配的财政预算与环保支出不匹配,需要较长时间筹措,加之内部审批流程较长,导致回款较慢。

事实上,金达莱已经对应收账款进行了大额计提。审计报告显示,2018年底,金达莱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7.4亿元,坏账准备金额为1.23亿元,占全年净利润的52.86%。2018年,金达莱实际核销了14笔应收账款,共计2084.98万元。

除此之外,江西金达莱还涉及多项诉讼或仲裁事项,其中不乏涉及应收账款的收回。

毛利率远超同行,应收账款却逐年增加

近几年内,金达莱的业绩稳步增长,2016年-2018年,金达莱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3亿元、4.84亿元和7.14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8523.68万元、1.47亿元和2.33亿元。截止2018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达2.14亿元。

金达莱的毛利率也很高,2016年至2018年其毛利率分别为65.49%、64.36%和65.79%,不仅呈增长趋势,而且明显高于同行业水平。

在招股书中被列为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环保龙头企业碧水源,主要利用MBR膜处理技术进行污水处理,自2009年起毛利率最高时只有48.61%,2017 年下滑至 28.96%,但净利润有25.1亿元。

股转公司曾针对其高毛利进行问询,要求其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数据,说明公司成套设备销售和整体解决方案收入毛利率上升的合理性。

对此金达莱回复称,因其核心产品技术水平含量较高,竞争力较强,市场需求度高,具备较强议价能力,且公司成套设备的销售具有高附加值,毛利率也相对较高。

虽然金达莱拥有如此高的毛利率,其应收账款近年来却明显增加,甚至超过当年的营业收入。

金达莱称,其结算方式多为分阶段收款,约3%-10%的尾款作为质保金在质保期1年后支付,这导致了部分应收账款回收周期较长;另外,公司客户多为政府及其附属单位、央企、国企等,政府财政支付审批手续一般周期较长但信誉良好,因此回款较慢。

财务数据乌龙,业绩存疑

申报稿中的第一大客户“木林森”是股转年报中的第三大客户,且收入金额不一,前者是4277万,后者是1397万,这也太不仔细了!

唯一能对应上的客户是水宁县人民政府、北控水务公司(是公司的关联方),但从年报中第1、第2大客户变成第2、第4名客户。会昌金岚水务公司、江西鄱阳管委会取代年报中的昆明环保局、南昌人民政府成为申报稿中的第3、第5名客户。

2019年4月3日,股转系统公告公司进行会计政策变更,将水环境整体解决方案收入原则从原来的“完工百分比法”,变为根据项目工期和合同金额标准,分别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竣工时一次性确认。

但这项会计政策变更涉及的追溯调整,就不调整增长较好的2017年、2018年,而是追溯调整业绩腰斩的2016年,使得当年调整后的收入同比增长36%,利润同比增长98%。

毕竟申报期内,就2016年业绩有点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