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王石谈人生低谷:已经做好了被“乱棍打死”的准备

封面|王石谈人生低谷:已经做好了被“乱棍打死”的准备

2020年01月16日 08:37:34
来源:《封面》

王石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近期,凤凰网财经《封面》独家专访王石,还原一个轮廓分明的王石。正如一尊被阳光直射的雕塑,既有大片的高光,也有隐藏在背后的阴影,王石的经历亦是如此。也正是这样,一个立体形象的王石走出来了。

以下内容为节选,完整版请点击

封面|王石袒露心声:有过自卑感、有过挣扎、甚至做好被乱棍打死的准备

王石回应拐点论:

对万科冲击很大

凤凰网财经:您曾提到2008年的拐点论和捐款门是您人生的至暗时刻。当时的个人状态是怎么样的?现在回想起来,您对这两个事件有新的认识吗?

王石:首先,拐点论,更多是对万科的冲击。点论的观点让很多地方官员都一下不喜欢万科,因为那时都希望卖高地价。同行也不喜欢万科,万科是龙头企业,带头降价,同行都不乐意。业主也不喜欢,因为他们购买房子是希望升值。

所以,拐点论让大家都感觉不安,除了中央着急,想压价外,大家都希望价格上涨。这种情况下,这使万科团队做事情遇到了很大阻力,大家压力很大。

王石再谈“捐款门”:

已经做好了被“乱棍打死”的准备

王石:对我个人来说,影响更多的还是捐款门。从某种角度来讲,那时,我的人生事业已经到了一个高点,房地产算是做到了全世界老大,珠峰也登上去了,各方面似乎都不错,但突然一下就打翻在地上。钱和荣誉我选择了荣誉,但现在似乎都没了。

而且让我更煎熬的是,质疑我的人很多是年轻人,80后,这是最煎熬的。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这给我打击非常非常大。

凤凰网财经:当时怎么调节的?

王石:就是去登山。现在体会到了还是管理团队承担了很大压力,某种程度上,我基本属于万科管理层的精神领袖。拐点论给万科经营带来了严重影响,这个可以硬着头皮去给相关部门说软话。但“捐款门”,难道要对80后道歉吗?我当时觉得自己没有说错,万科的团队当然非常着急了,为了弥补我的言论影响,特意加大了对汶川地震的经济投入。

图注:2008年,王石于遵道镇赈灾。

图注:2008年,王石于遵道镇赈灾。

当时,我还有一个安排是去新疆探险,团队劝我不要再去了。后来纠结了很久,在离开的前一天,我还是决定留下来了。那时,非常难过,我一般很少失眠,那一段时间晚上睡不着觉。

后来,我反思了,其实,在地震带来的那种悲观情绪下,年轻人希望我扮演一个“带头者”的形象,能捐多少,我带头捐,我不但没有扮演这样的角色,反而采取了一种非常冷静的说法。如果这个时候余震再大点,再死伤一些人,我的下场会非常糟糕。

凤凰网财经:当时做最坏的打算了吗?

王石:我最坏打算就是准备被乱棍打死。

凤凰网财经:没有这么严重吧?

王石:你还不信。当时,因为捐钱不够,甚至有人发起号召去冲击麦德龙,砸麦当劳,情绪就已经到达那种程度了。相关部门还出来解释,捐款是靠自觉的,不能靠多少来评价,不能做一些违背投资环境的举动。

但是没人替我说话,你知道吗?当时有人建议我,最好的方式就是赶快躲一下,因为大家情绪激昂,根本控制不住。如果再来几个“王石”,会发生什么?

但要不要辞职?我说只有几种情况我会辞职,第一,因为我的言论,股票严重下滑。第二,因为我的言论,大家拒绝买万科的房。第三,当时很多反对我的是80后,万科60%员工是80后,如果因我的言论,让万科这些员工懈怠或罢工,那么我辞职。所以,如果不是以上这三大情况,我不会辞职,辞职了反而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凤凰网财经: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当时有哭过吗?

王石:那没有,那怎么会哭,这只是压力,并不感到委屈。只是觉得落差,忧心忡忡年轻人的想法。后来,在凤凰的一个节目中,主持人现场连线问我是否愿意当着观众面道歉。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说我愿意:第一,目前还在抗震救灾的关键时刻,但因为我的言行,让大家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分散了抗震救灾的精力。我要为这个道歉。第二,因为我的言行给万科品牌带来影响,我道歉。第三,对管理层道歉,给他们带来了压力。最终,这个事件才慢慢平息下来了。

图注:2008年,王石在四川中金医药包装有限公司救灾点听取灾情。

图注:2008年,王石在四川中金医药包装有限公司救灾点听取灾情。

更多内容,请进入《封面》专题

封面|王石谈人生低谷:已经做好了被“乱棍打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