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日报:良品铺子现金流不乐观,赛特新材曝“股东涉黑”

IPO日报:良品铺子现金流不乐观,赛特新材曝“股东涉黑”

2020年01月21日 15:18:58
来源:凤凰网财经

【IPO观察】

2019年科创板“空降”,新经济公司领跑A股IPO市场

根据毕马威统计数据,按IPO宗数,2019年A股IPO市场前五大行业为工业信息技术、媒体和电信业、消费品市场、医疗保健及生命科学、金融服务。信息技术、媒体和电信业继续是A股IPO市场的主要推动力,在募集资金方面排名第一,而在IPO宗数方面排名第二。

具体来看,从行业方面,2019年,67%的A股IPO企业为制造业,其中包括52家在科创板上市的高端制造业企业。A股上市企业以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及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等为主。从细分市场看,2019年IPO金额前10大个股中主板占据5家,科创板4家,中小板1家,创业板未有个股排进前十。

【A股IPO】

良品铺子IPO:看上去很美,经营压力大现金流不乐观

作为一个在吃货界家喻户晓的品牌,论行业地位,良品铺子是当之无愧的NO.1,但是相比竞品三只松鼠和百草味,良品铺子的资本化之路显得颇为坎坷。早于2014年,良品铺子便有谋划港股上市的动作,不料计划流产,遂才转战A股,2018年中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半年后,再次更新招股说明书,直到2019年11月28日,良品铺子首发申请才终于获批通过。

值得警惕的是良品铺子的扩张策略。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在良品铺子所有的销售渠道中,直营门店的毛利率是最高的,加盟门店的毛利率是最低的,甚至还低于薄利多销的线上渠道,但良品铺子却没有继续扩充直营比例,而是选择放开加盟挣快钱。由于采取的是以利润换市场的策略,良品铺子的利润空间并不理想,即便是高举高端大旗,这也并不能改变良品铺子需要花大价钱去抢占市场的分包商本质。

公牛集团即将登陆主板:插座龙头竟年赚超23亿,高于九成A股公司

公牛集团近日完成上市申购,预计将在不久后正式登陆A股主板。作为一家以普通转换器(插座)、墙壁开关插座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公牛集团的盈利能力却并不“普通”。2016-2018年期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则分别达到了61.85%、55.84%以及64.58%。

但与此同时,公司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包括2016-2018年期间毛利率的持续下行以及未来新增长点的打造等。公司的原材料主要包括塑料、铜材、组件、五金件以及包材等,因此,铜材、塑料等大宗商品价格的周期性波动会直接影响到公司的毛利率水平。此外,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12月以公牛集团为被告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诉讼,诉讼金额累计达9.99亿元。

产品竞争激烈,产能效率低,葫芦娃药业上市优势何在?

近日,海南葫芦娃药业在证监会官网公开招股说明书,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10万股,募资4个亿,想要冲刺主板。招股书显示,葫芦娃药业是一家以儿科用药为主,从事中成药及化学药品研发、生产及销售的制药企业,产品应用范围涵盖呼吸系统类、消化系统类、全身抗感染类等多个用药领域。

不过,如果算上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产品,葫芦娃药业市场占有率仅为26.64%,位居行业第二位。单一品类的市占率第一,在此处看来含金量并没有那么高。在产品本身突围似乎并不是葫芦娃未来的重心。对于一家传统药企来说,葫芦娃药业目前缺乏明显的优势增长点,虽无大过,亦无大功,对于想在资本市场投资有想象力的标的的投资者来说,这家公司明显缺乏爆点吸引力。

订单与员工双流失,酷特智能成长性待考

订单流失,员工被挖墙脚,祸不单行,这些故事正发生在一家IPO企业身上。2020年1月9日,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酷特智能”)过会,拟登陆创业板。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28日,注册资本1.8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张代理,主要从事以定制为核心的服装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

研究发现,报告期内,该公司员工离职率逐年上升,公司坦言是大客户订单流失所致。此外,该公司自有品牌销售收入占比较低,超七成服装类收入靠贴牌加工,自主品牌与同行有差距,导致毛利率低于同行。虽然在招股书中并未找到订单数据,无从得知当前酷特智能订单量是否出现下滑。然而从收入数据看,订单流失已有一定迹象。

【科创板IPO】

因专利纠纷赛特新材曾被终止IPO 冲科创板又曝“股东涉黑”

赛特新材与松下电器的专利纠纷,第三大股东锒铛入狱,超97%营收比的真空绝热板应用领域趋窄,赛特新材二进宫转战科创板。日前,上交所披露了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44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公告显示,福建赛特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特新材”)(688398.SH)首发获通过。

赛特新材因其第三大股东李文忠涉恶获刑事项未在招股书中进行信披一事饱受质疑。招股书披露日,李文忠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297万股,持股比例为4.95%。持股4.95%的李文忠,恰好低于5%的信披红线,由此未在招股书中披露,打了个“擦边球”。赛特新材“用心隐瞒”的李文忠涉恶案件还是随着一则法院公开宣判书而浮出水面。2019年11月26日,湖里法院公开宣判全市首个医疗领域敲诈勒索犯罪集团案等两起涉恶案件。

【港股IPO】

深度“绑定”河钢集团,这家“卖气”的公司能够成功IPO吗?

近日,京津冀第二大工业气体供应商——唐钢气体(英文全称:China Gas Industry Investment HoldingsCo.Ltd.)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计划在港股上市。虽然是气体公司,但唐钢气体所生产的气体不局限于我们常见的氧气或二氧化碳,还包括氮气、氩气、氢气等工业气体,它们是钢铁生产的重要原材料。因此,唐钢气体计划将本次IPO所募资金用于空气分离装置的采购、补充营运资金等。

背靠河钢集团,唐钢气体获得了快速发展和可观营收,但大客户依赖所带来的应收账款问题,在唐钢气体的财务报表中也有所展现。唐钢气体表示,无法控制河钢集团成員公司的业务运营及前景,无法保证河钢集团成员公司能维持业务规模以及对唐钢气体的采购需求。河钢集团成员公司的业绩、钢铁行业或中国整体经济任何的大幅下滑,均可能对唐钢气体产生重大不利影响,造成后者增长放缓、停止或出现负增长。

【全球IPO】

利润率堪比茅台?三番五次推迟IPO的微美全息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美东时间1月3日,微美全息再次更新了其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F-1招股文件,计划近期以“ WIMI” 为证券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这已经是微美全息第五次更新F-1招股文件。公司最早于2019年6月27日在SEC官网上挂出F-1招股文件,拟定于2019年7月26日上市,预计募资5000万美元。相较第一份F-1文件,本次微美全息更新的F-1文件在募资额上有明显的缩水,区间募资最高为3800万美元。

尽管微美全息号称自己的技术覆盖多个领域,并在AR软硬件设备的普及与5G的加持下,获得不错的增长空间。不过,到目前为止,微美全息主要收入来源仍旧是广告。 至于全息AR技术的其他的应用领域,距离全息AR大面积的应用阶段还尚早。2019年初,微美全息曾将全息AR技术应用到酒吧而引发低俗内容的争议,这透视出微美全息除了广告外,其他领域仍存在变现难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