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克动力“爆雷”再发酵,当升科技业绩预亏2亿,董秘收警示函

比克动力“爆雷”再发酵,当升科技业绩预亏2亿,董秘收警示函

2020年02月16日 20:24:22
来源:中访网财经

近日,当升科技披露,因未及时披露公司对比克动力及其实控人李向前的诉讼信息,涉嫌信披违规,公司董秘曲晓力收到北京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而且公司2019年度的经营业绩也受到了比克动力“爆雷”的严重拖累,预计亏损金额高达2亿元左右。除了当升科技之外,当初同受比克动力事件影响的上市公司还有容百科技、杭可科技、新宙邦和长信科技等。

董秘因未及时披露诉讼信息收到警示函

2020年2月11日,国内知名动力锂电池正极材料厂商北京当升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当升科技,证券代码:300073.SZ)披露了《关于高级管理人员收到警示函的公告》。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该公告披露,2020年2月10日,当升科技董事、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曲晓力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属北京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

在警示函中,北京证监局认为曲晓力存在未及时披露公司对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郑州比克电池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以下简称:比克动力)及其实际控制人李向前的诉讼。涉嫌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58条的规定,未对公司临时报告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公平性尽职尽责,因此对曲晓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当升科技的董秘是如何涉嫌信披违规的呢?

比克动力债务逾期,当升科技信披违规

2019年11月7日,当升科技披露了一则《关于应收账款风险的提升公告》。据该公告披露,截至公告披露当天,上市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江苏当升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当升)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合计高达3.79亿元,其中,账龄在信用期内的应收账款余额为927.32万元,信用期外至1年内账龄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53亿元,而账龄从1年到2年的应收账款余额高达2.16亿元,账龄越长,应收账款余额越高,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债务逾期情况。

在比克动力的相关债务逾期之后,从2019年开始,当升科技通过控制发货、上门催收、发送催款函、律师函等多种方式积极回款2.44亿元。同时,上市公司与比克动力的实控人李向前签署了《债务担保协议》,由李向前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此外,当升科技也已经通过诉讼方式对比克动力全部生产线采取了诉中财产保全的措施,保全的资产价值超过上市公司的债权金额。

可是问题在于,2019年11月7日之前,当升科技从未披露与比克电池有关的涉诉公告,公司是何时发起诉讼,有没有及时披露信息呢?

2019年11月13日,当升科技披露了重大诉讼及相关进展公告。据该公告披露,2019年8月19日,当升科技母公司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比克动力和李向前,提出要求被告连带偿还拖欠的货款及逾期利息的诉求。而江苏当升也于2019年9月18日,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比克动力和李向前,同样提出要求被告连带偿还拖欠货款及逾期利息的诉求。

如上所述,2019年8月、9月提起的诉讼,直到11月13日,上述涉案信息才通过当升科技的临时公告公之于众,已经涉嫌信披违规。

2019年11月18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上市公司出具监管函,因“公司先后于2019年8月19日、9月18日对比克动力提起诉讼,要求其偿还拖欠贷款和逾期利息,涉及的诉讼总金额为4.07亿元,占上市公司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2.33%。”公司未及时披露上述重大诉讼事项,直至2019年11月13日才补充披露,已经违反《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4条、第2.1条和第11.1.1条的规定。

如果说2019年11月13日深交所的监管函是第一时间面向上市公司当升科技提出警告,那么2020年2月11日,在经过近三个月的调查之后,北京证监局的警示函,就已经直指本次信披违规的主要责任人董秘曲晓力了。

2019年预期经营业绩受累,亏损超2亿

受到比克动力“爆雷”影响的不仅是当升科技的信息披露,上市公司2019年度的经营业绩更是受到的直接的影响。

2020年1月22日,当升科技披露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据该公告披露,当期公司的归属净利润预计亏损2.05亿元到2.10亿元,与2018年度归属净利润3.16亿元相比,归属净利润的同比下降金额高达5.21亿元至5.26亿元,是2018年归属净利润的164.87%至166.46%,跌幅惊人!

据业绩预告披露的业绩变动原因:截至2019年12月31日,比克动力仍未能按时回款,也没有配合当升科技如期开展生产线评估工作,目前比克动力的动力电池业务仍然处于开工率不足的状态,其下游整车厂商的货款也未能收回,偿付能力依然不足。按照审慎原则,上市公司对比克动力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单项计提比例提高至70%,坏账准备金额达到2.65亿元,占当期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金额之比约为51%。

受影响的不止当升科技一家

除了当升科技收到比克动力“爆雷”事件的明显影响之外,与当升科技同一天披露比克动力应收票据未能兑付风险的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容百科技,证券代码:688005.SH),因参股比克动力于2019年11月7日被深交所出具关注函的芜湖长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长信科技,证券代码:300088.SZ),于2019年11月11日公告对比克动力应收账款和存货风险的浙江杭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杭可科技,证券代码:688006.SH),以及于2019年11月12日披露应收账款风险提示性公告的深圳新宙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新宙邦,证券代码:300037.SZ)等四家上市公司也都受到比克动力“爆雷”的冲击。

其中,除容百科技于2019年11月19日收到宁波证监局下发的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以及陈兆华、赵岑、白厚善等三名相关责任人被采取监管谈话措施之外,无论是在合法合规方面,还是在经营业绩方面,这四家上市公司尚未披露该事件新的进展。

随着A股即将进入一年一度的年报季,比克动力“爆雷”事件对相关上市公司的影响,终将揭晓。

内容来源:金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