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并购之后的亏损后遗症,恒康医疗如何找到接盘侠?

疯狂并购之后的亏损后遗症,恒康医疗如何找到接盘侠?

中访网财经(朱婷婷)2月28日,恒康医疗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6.61亿元,同比下滑4.6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21亿元,同比下滑77.78%。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恒康医疗表示,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基本每股收益及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主要系报告期新增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4.34亿元、处置子公司投资损失4.94亿元所致。

外延并购动作不断的恒康医疗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目光。自2013年正式宣布进军医疗服务领域后,恒康医疗便频以并购明星的身份亮相资本市场。

据悉,2012至2017年,恒康医疗共计收购19家医院及医疗机构,其中12家被收购医院为全资收购,其余7家被收购医院中,恒康医疗也是作为第一大控股股东,3300万收购杰傲湃思生物医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持股比例最低51.13%,2.3医院收购泗阳县人民医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81.42%。截止2018年底,10家被收购公司的商誉账面余额高达近32亿元。

据企查查数据,恒康医疗于2008年上市,是一家以医疗服务为核心,同时依托大健康产业,布局药品,日化品、保健品等多项产业的企业。近年来,公司通过外延并购和自建等方式,不断扩大医疗服务板块规模,形成了体检、诊断、治疗、术后康复的完整医疗产业链条。

任何一家医院并购后的文化整合和精细管理对社会办医者而言均是巨大挑战,更不用提连续出手并购如此多医院的恒康医疗。

频繁的投资并购需要大量现金的支持,因此近年来恒康医疗有息负债大幅增加,2016年、2017年、2018年其包括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它非流动负债合计的有息负债金额分别为9.10亿元、44.09亿元、42.02亿元,2018年比2016年增加额达32.92亿元。

融资金额的快速增长也导致公司近三年资产负债率与财务费用的快速增长。据公司财报,2016年~2018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0.28%、57.60%、67.37%;2016年~2018年的财务费用分别为0.16亿元、1.65亿元、5.25亿元,2018年相比2016年增长逾32倍。财务费用的增加,吞噬了该公司不少的利润,导致其净利润急剧下滑。恒康医疗2016年~2018年实现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58亿元、1.92亿元、-13.96亿元。

债台高筑的恒康医疗一直在寻求外援作为接盘侠。

2018年7月26日,四川恒康与隆沃文化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四川恒康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所持有西部资源24.55%的股份转让给隆沃文化,权益变动后,隆沃文化及其实际控制人王靖安将分别成为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2018年11月18日,阙文彬与张玉富、于兰军共同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和《投票权委托协议》。根据《股份转让协议》,张玉富、于兰军以承债方式作为受让股份的对价,权益变动后张玉富持股份约占总股本的29.95%;于兰军持股份约占总股本的12.62%。张玉富将成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

但2019年3月,两笔股权交易先后宣告终止,恒康医疗解释称,张玉富、于兰军经过近半年时间,仍未能就债务转移、股份过户等具体事宜与债权人、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

2019年3月7日,恒康医疗发布了一则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拍卖阙文彬股权的公告。4月8日至9日,阙文彬名下150万股恒康医疗股票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上被公开拍卖,起拍价为552万元。拍卖平台的信息显示,这场拍卖仅有2人报名到场竞价,最终被一位名为“付强”的自然人以564万元价钱拍下成交。

2019年12月24日,恒康医疗再次发布公告,公司拟以8340万元的价格转让四川恒康源药业有限公司100%股权。本次交易有利于增加公司现金流,缓解公司现金流压力,不会对公司本期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公司控股股东暨第一大股东阙文彬,持股比例为42.49%,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且存在部分或全部被司法拍卖的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现在的恒康医疗所面临的处境,可以说是不利因素全都占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