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医药信披违规 两融交易依然活跃

博瑞医药信披违规 两融交易依然活跃

2020年03月15日 13:28:11
来源:中访网财经

3月1日,上交所对博瑞医药(688166.SH)连发两纸监管函,缘于博瑞医药2月1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董秘王征野亦对外佐证了这一说法。上交所认为,博瑞医药公告中所称“批量生产”实际为药品研发中小试、中试等批次的试验性生产,属于药物研发阶段,而非已完成审批并开始正式生产销售瑞德西韦原料药和制剂,信息披露不清晰、不准确,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

监管函发出后,博瑞医药陷入舆论诟病,从当红新冠疫情概念股碎成一地鸡毛,首个交易日股价应声回落,日振幅达16%,不少新进投资者损失惨重。对此,有律师表示,根据监管关注内容,博瑞医药涉嫌证券虚假陈述,受损投资者可以提前办理索赔预登记。

这不禁让人想起重庆啤酒(600132.SH)的一段往事。1998年,重庆啤酒冠上乙肝疫苗概念的光环后,股价从3元上下一路高升,最高时涨至72.75元/股。至2011年,重庆啤酒乙肝疫苗项目宣告无成果,股价一泻千里,市值蒸发逾200亿元。

不少业内人士解读,博瑞医药此番“蹭疫情热点”,有抬升股价与股票市值的嫌疑。而《投资壹线》发现,虽然博瑞医药股价大幅回落,导致不少新进投资者损失惨重,但市场买入热情依然高涨。截至3月9日收盘,博瑞医药的融资融券余额差值为3262万元,较3月2日上涨149%。

值得关注的是,就引发争议的瑞德西韦,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在3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表示,瑞德西韦针对重症患者、及针对轻症和普通症患者的这两项研究目前均未正式揭盲,而磷酸氯喹、中医药等治疗则已取得积极进展。其中,在湖北全省,应用中医药进行救治的患者已经达到90%以上。临床数据显示,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重治疗效果更好。

“系信披经验不足”

上交所对博瑞医药下发的两纸监管函中,除了对公司予以监管关注外,还对董秘王征野予以通报批评。而博瑞医药股价大起大落,公司董秘王征野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月12日,博瑞医药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公司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截至公告发布日,公司在瑞德西韦的原料药和制剂开发和生产中已发生的成本预计约为 500 万元,后续进一步放大生产,预计还需要投入约 1000 万元。

王征野当日在媒体采访及投资者论坛上证实了这一说法,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我们今天已经开始生产制剂了,大概一周左右时间,第一批制剂就可以生产出来”。上述消息一出,博瑞医药股票连续3 个交易日内(即2 月 11 -13 日)的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 30%,市值一度上涨120亿元。

对于王征野的相关言论,上交所认为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进一步混淆了试验性生产与商业化生产,相关表述不清晰、不准确”。而对于上述指控,王征野在异议回复中提出,公司信息披露内容真实、符合客观事实且风险提示充分,“批量生产”相关表述系药品研发注册领域的术语,不存在不准确的情形;另外,其相关行为系信息披露经验不足,未能充分考虑投资者对药品研发术语的熟悉程度,且事后能够积极主动配合监管核查工作,不存在违规的主观故意。

与此同时,上交所的监管函还显示,博瑞医药尚未取得药监部门批准,也未取得专利权人授权,不具备进行药物商业化批量生产的应有资质。在相关信息披露中,公司未能明确区分相关药品试验性生产与商业化生产。

博瑞医药于2019年11月登陆科创板,虽然王征野作为信息披露者经验不足,但其在医药行业已浸淫许久。据企查查,王征野1993年至1997年任苏州市中医医院医生;1997年至1998年任阿斯特拉(无锡)制药有限公司销售代表;1998年至2000年任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销售主管;2000到2002年任陕西东盛医药有限责任公司销售经理;2003年到2004年任苏州东瑞制药有限公司市场经理;2004年至2006年任江苏吴中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市场经理;2008年至今任博瑞医药副总经理;2010年至今任职于博瑞医药;2017年8月至今任博瑞医药董秘。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就此事件对《投资壹线》表示,作为科创板企业,博瑞医药在信息披露的不严谨、不清晰、不准确问题,有蹭热点的迹象,公司或有借助热点抬升股价与股票市值嫌疑,此举不仅有损公司的形象,而且也挑战了监管。在未来注册制模式下,更应该注重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这也是投资者保护的核心原则,对违规企业应给予一定程度上的惩罚,在监管上更应该要引以为戒。

两融交易活跃

据东方财富网数据,2月3日至3月2日,博瑞医药已12次登上龙虎榜,席位基本上被各路营业部及机构占领。而《投资壹线》发现,在博瑞医药贴上新冠疫情标签股价蹿升后,机构及营业部便开始不停卖出。

2月3日,博瑞医药首度贴上新冠疫情标签,公司当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及董事长袁建栋分别向疫区捐赠100万元,用于抗击疫情专用款项。公司在该日首次登上龙虎榜,当日机构及营业部卖出1.35亿元,买入2300万元。

2月12-14日,博瑞医药连续3天上榜,期间博瑞医药发布了关于瑞德西韦原料药的相关公告,机构及营业部合计卖出2.3亿元,买入9142万元。

出货还在继续。博瑞医药分别在2月17日、25日、26日再登龙虎榜。期间机构及营业部合计卖出2.1亿元,买入7018万元。

至3月2日,即上交所对博瑞医药下发监管函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博瑞医药再登龙虎榜。龙虎榜显示,当日成交金额达6亿元,买入前5席总买入金额为5100万元,卖出前5席总卖出金额为1.2亿元。

虽然机构及营业部不断撤退,但市场买入情绪依然高昂。尽管博瑞医药在3月2日开盘大跌,报收53.22元/股,相较前一交易日(2月28日)市值蒸发近38亿元,但融资融券余额差值仍为1306万元,较2月12日仅下跌4%,至3月9日已增至3262万元,较3月2日涨幅达149%。

博瑞医药融资融券数据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网

郭施亮对《投资壹线》表示,在对题材概念过度迷信的背景下,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并不那么重视,更热衷于追逐热点,或多数投资者并不了解真实情况,投机性更强。博瑞医药在信披公示上存在不足,即使已得到上交所的警告,但投资者已经深陷投机炒作之中,对概念股的真伪未能有效进行鉴别,这也是未来投资者保护的主要方向之一。

对于以上问题,《投资壹线》多次致电博瑞医药,截至发稿未获回复。(投资壹线出品)

内容来源:投资者网《投资壹线》

作者:乔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