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灝:货币和财政政策应对疫情危机无效 黄金下跌不代表避险功能消失
财经

洪灝:货币和财政政策应对疫情危机无效 黄金下跌不代表避险功能消失

2020年04月01日 16:01:33
来源:凤凰网财经

危机对话:新冠疫情是一个影响全世界的历史大事件,人类和病毒的斗争,不同国家的应对和博弈,将深刻影响和改变世界秩序和全球经济格局。当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大疫情和金融大动荡的时代, 凤凰网财经推出《危机对话》栏目 ,与国内外官员、企业家、经济学家、机构高管对话,探寻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影响,世界格局变迁,政策应对方案,投资机遇和风险,为业内提供有深度有思想的解读和观点。面对人类共同的灾难,我们希望能够借此重新认识和思考我们与世界的关系,我们的产业和政策,我们的未来和选择。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灝在与凤凰网财经对话中表示,黄金下跌并不代表黄金避险功能消失。危机中能涨的,只有波动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疫情危机是无效的;美联储的救市行动并不愚蠢。

01、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疫情危机无效

康主编:为什么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疫情危机是无效的?

洪灏:因为你不能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打”瘟疫。新冠病毒不会因为你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而消失。而只要病毒存在,经济活动就一定会受影响。你会因为货币宽松了,手里有钱了就去餐馆消费吗?不会。只有病毒消失了,你才会放心大胆的去。

中国因为管控得力,所以情况一直在向好,但是欧美情况还在恶化。即使我们完全复工了,但假如欧美无法正常复工的话,由于供应链是全球化的,全球经济依然还是会受影响。特朗普说疫情可能要持续到8月,这样美国二季度开工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没有谁能够唱独角戏的。

康主编:怎么评价美联储的救市行动?现在很多人都认为美联储降息过急过快,过早地使用了王炸,甚至有人认为美联储采取的措施是愚蠢的。

洪灏:我不同意这个说法。评价美联储的行动,不能以股市的涨跌作为衡量的尺度。这是一个错误的衡量指标。

评价美联储行动的效果,应该看整体的金融市场是否平稳,比如美国的商业票据市场、美国的国债市场等,这些市场保持稳定,才是美联储的重要目标。只要整个美国市场的融资功能没有受损,那么美联储做的是对的。

康主编:怎么看待特朗普给美国人发钱?

洪灏:这个是万不得已的一种做法。很多美国人是没有钱的,70%美国人的存款不及1000美元,2/3家庭紧急情况下没有400美元现金。假如遇到紧急情况,是根本无法应付的。由于疫情影响,假如失去工作的话,就没有了收入,而这些人都是“手停口停”,没有余粮的,所以,必须要给大家发钱。

康主编:美国会进入负利率时代吗?

洪灏:有可能。但一旦美国进入了负利率时代,那么全球就有危险了。美联储实行负利率和其他国家央行实行负利率所造成的后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大宗商品,以及大部分的金融资产都是以美元定价的。

再加上这次的油价暴跌,假如美国通缩预期形成,而美联储又是负利率的话,那整个经济就完全崩塌了。

康主编:假如说美联储今天晚上就实行负利率了,那第二天金融市场会出现什么情况?

洪灏:我觉得所有的钱会全部都跑到美元去。风险集中爆发的时候,所以能够避险的就是美元还有黄金。

02、流动性危机导致避险资产极度稀缺

康主编:2020年,表现最好的大类资产会是什么?

洪灏:美元、美债、黄金。

康主编:可是现在黄金也在下跌。为什么从目前来看,黄金也不避险了?有一种观点说是因为投资者在股票市场亏损了要补仓或者补足保证金,然后只能抛售黄金来获取流动性。

洪灏: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由于纯商品基金应该没有股票仓位。这个理论有些过于迂回。造成黄金暴跌最直接的解释应该是市场积压了太多的黄金非商业净头寸。黄金非商业净头寸在暴跌之前处于有史以来最高的位置。

图注:黄金非商业净头寸在暴跌之前处于有史以来最高

随着前期黄金价格飙升,市场对于黄金的投机需求激增。历史数据显示,一般出现如此极端的仓位,黄金价格往往会出现调整。

实际上,如果抛售黄金是为了获取现金流动性来回补头寸,那么这个行为本身也恰恰体现了黄金的“避险功能”并没有消失。

从交易层面来说,市场一般在悲观的时候买黄金,在绝望的时候卖黄金(以及其它一切非现金资产)这就是黄金避险属性的两面性。我以前总说:危机时刻能涨的,只有波动性。

康主编:市场的流动性为何如此紧张?

洪灏: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企业一般都是拿商业票据在市场里找银行贴现来换取资金。但是现在由于疫情的原因,银行并不愿意贴现给企业,因为银行觉得企业可能有破产的风险。或者,即使银行借钱给企业,也会在市场上卖出企业的股票来做对冲。这样就造成了股票的抛售。

再比如,在回购市场上,一些国家的主权基金如果不能将手中的股票质押,那就只能把美债卖掉去换取流动性,这样美债的收益率就会飙升。

市场上盛行的风险平价策略主要依靠各个资产类别之间不同的相关性来对冲风险。曾经,美国国债被用以对冲股票风险:股票跌时,国债涨。然而,这次美股暴跌,美国国债也同时暴跌。

这样的盘面,导致了风险平价策略面临巨大压力。由于抛售压力使各个资产类别的风险飙升,风险平价策略不得不继续抛售以降低风险。这种类似强平的交易使抛售潮在各类资产之间此起彼伏。

危机的时候,唯一上涨的只有相关性。这个时刻,风险平价策略依靠的各个资产类别之间的相关性飙升到近1,没有哪个资产可以用来对冲风险。股票、国债、黄金齐跌。

凤凰网财经对话洪灏全文:

对话洪灏:这是一场超过2008年的危机,不要在推土机前面捡钢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