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信息业绩亮眼难掩股东资金紧张态势,4名高管离职

神州信息业绩亮眼难掩股东资金紧张态势,4名高管离职

2020年04月09日 12:32:21
来源:中访网财经

从2019年就开始启动的科技股行情中,神州信息形态走的也很不错。春节后经过一波回调后,随着年报业绩的发布,神州信息似又有启动。

2019年神州信息经营业绩不错,营收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净利润也创了新高。《全球财说》认为总体上神州信息资质不错,尤其是银行等大力推进金融科技也给神州信息等公司带来进一步的发展空间。

但同时也要关注该公司风险,报告期内该公司诉讼纠纷较多,股东股权质押比较高,需注意股东资金状况,毕竟除了神州信息,神州数码股权质押也比较高。

报告期内诉讼多

神州信息营业收入再创新高,2019年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与此同时,净利润也创下新高。

2019年,该公司全年营业收入101.46亿元,同比去年增长11.7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7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92.26%,创上市以来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新高。即便是扣除非经常损益,神州信息净利润也有3.26亿元,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349.72%。

不过营收百亿,净利润只有几亿,可见得中间利润消耗不少。

当然消耗最多的还是营业成本,2019年末营业总成本96.63亿元,其中营业成本就有82.62亿元,同比增长11.86%,和营收增长幅度基本持平。增幅最多的成本费用则是研发费用和财务费用,研发费用同比增长了58.54%,财务费用同比增长了29.73%。

分客户所处行业看,营业成本最高的是金融,但是营业成本增长最多的则是运营商,同比激增42.55%,超过了营收的增幅,导致运营商毛利率同比下降。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政企类营收和成本同比均下降,且在总营收占比中也下降。去年在该公司诉讼案例中就有一项是政企类纠纷。2019年10月23日,浙江青田县农业局以中东信达未能按期履约导致合同解除,进而造成其损失为由,向青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农信达赔偿其损失538.88万元,赔偿其垫付的劳动报酬及工作人员食宿费48.4万元,同时没收中农信达缴纳的履约保证金33.75万元,共计621.03万元。该案件目前暂未开庭审理。

而财务费用的大增则可能是因为部分借款到期偿还造成,神州信息2019年短期借款同比下降6.81%,长期借款下降了0.42%。

促成营收突破百亿的增长,应该是得益于当前金融科技的热浪推动。

在金融科技热潮推动下,再进一步说是在银行大力推进金融科技业务的带动下,使得该公司营收增长强劲。

报告期内,公司金融科技业务实现收入38.99亿元,同比增长11.29%,毛利率18.73%,同比增长2.35个百分点。其中软件和服务业务实现收入21.7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2.34%,实现毛利5.44亿元,毛利率25.02%。2019年神州信息银行客户数量增长较快,反观当前正在发布年报的上市银行,2019年几乎无一例外都对金融科技特地开辟板块进行描述,这股热潮预计还将持续,在银行客户方面神州信息2020年还可以再期待下。

利润表中,营业外支出2019年增长较多,同比增长142.18%。其中增长最多的还是预计诉讼赔偿及实际诉讼赔偿款,2019年为2531.85万元,同比暴增458.18%。

图片来源:神州信息2019年年报

报告期末,神州信息纠纷案件有5起,除了前述的青田县农业局外,还有与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大唐软件、北京市设备安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云南北斗高分地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纠纷,其中预计负债最多的是与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的纠纷。2018年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提起诉讼,称神州信息协助生物港公司抽逃出资,要求神州信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019年10月29日,法院判定神州信息在3512万元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目前神州信息已经上诉。

多位高管辞职

郭为所掌管的神州系多少都有些神秘复杂,以及让外界有些“懵圈”。

神州系有3家上市公司是神州控股、神州数码、神州信息,神州控股是H股上市,而后来关系层级的复杂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神州推动回A上市的结果。外界很多人都认为神州数码和神州信息是神州控股的子公司,但实际上在神州控股的报表合并范围中,并没有神州数码,而神州信息最初其实也是从神州数码优质板块中剥离出来的。这几家公司名下子公司也比较多,互相之间担保行为高发。

《全球财说》此前在分析神州数码时(见《神州数码靓丽业绩外表下的雷区梳理:担保频、资产负债率超85%》),就曾分析过神州数码与子公司之间担保频繁情况,神州信息虽然担保数量不及神州数码,但也比较频繁。

神州信息对子公司的担保在年报中也有大约3页,报告期内其对子公司担保实际发生额合计为17.63亿元,报告期末对子公司实际担保余额合计10亿元。而子公司对子公司的担保情况较之神州数码要少很多。

子公司多的时候常常会面临同业竞争的问题,投资者对其也有疑问。

2019年12月份,有投资者向神州信息提问:“神州数码全资子公司北京神州数码云计算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3日与国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云计算服务合同》。服务期内合同总金额最高预计约1亿元,这难道不是神州信息的主营业务吗?是不是同业竞争,有没有利益输送之嫌,是否违背了相关监管法规,给神州信息造成利益损失,股民又如何维权?”

神州信息董秘回答的非常官方,见下图:

图片来源:深交所互动易

在神州数码股权质押现象比较严重,神州信息股权质押也不少。

神州信息前十大股东中有5大股东都将部分股份进行了质押,其中外资PE Infinity I-ChinaInvestments(Israel),L.P.(简称华亿投资)将全部股权进行了质押,其次就是大股东神州数码软件质押率高,质押率为63.63%。

第三大股东萍乡信锐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在去年上半年之前质押动作也比较频繁,不过报告期末没看到其有质押股份,与此同时,在报告期内,萍乡信锐在减持神州信息,其在去年甚至因为减持还收到监管函,深交所称,“虽然神州信息股东萍乡信锐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已在相关新增股份上市公告书和股份减持相关公告中披露了上述被动稀释和主动减持事项,但公司未在持有神州信息股份的比例减少5%时及时向深交所提交书面报告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并且公司在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前也没有停止减持神州信息股份。”

今年,萍乡信锐还在继续减持。

企查查信息显示,萍乡信锐第一大股东正是郭为。

神州信息在年报中说,公司的控股股东为神码软件。由于神码软件是神州控股的全资子公司,神州控股的股权结构分散,不存在实际控制人,因此自己并无实际控制人。神州数码软件在2018年之前郭为还是其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神州信息去年有多位高管辞职,财报显示,2019年神州信息前高级副总裁张丹丹、前首席技术官徐啸、前副总裁关旭星、前副总裁吴冬华均因个人原因辞职。

作者:王莉

出品:全球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