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公教育“清仓式分红”:三大股东狂赚11亿,学员退费却又难又慢

中公教育“清仓式分红”:三大股东狂赚11亿,学员退费却又难又慢

2020年04月13日 13:05:59
来源:中访网财经

4月7日, 中公教育就深交所日前下发的年报问询函做出回复。其中,就被质疑的高额现金分红方案理由,中公教育表示,方案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不会影响公司的资本支出能力,大比例现金分红决策适当。

据悉,中公教育将一笔相当于归母净利润的82%、当期可供分配利润的97%用于分红,并在3月30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

如此大比例的现金分红,立刻引发监管机构关注。深交所随后发函询问,要求中公教育披露该现金分红方案的理由、方案是否将造成公司流动资金短缺、是否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及资本支出。

对于此次“清仓式分红”,有分析认为,这相当于中公教育要把借壳上市后赚的钱近乎全部分掉,不留“余粮”。

资料显示,中公教育2018年以185亿元借壳亚夏汽车亮相资本市场,成为教育行业龙头股。凭借诸多光环加持,上市后其股价一路高歌猛进。

截至4月8日午间收盘,中公教育报收21.99元/股,总市值接近1400亿元,超越新东方(EDU),在教育行业上市公司中,仅次于排名第一的好未来(TAL),也是目前A股市场市值最高的教育公司。

除了深交所发函询问的分红方案是否可能造成公司流动资金短缺的问题,还有对中公教育“大存大贷”、“借钱分红”的质疑之声。

所谓的“借钱分红”,是指中公教育2019年财报显示,其短期借款余额28.67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78%。中公教育现金库存充裕下,还大量借入短期借款,而分红又与短期借款金额大致相当,因此,有声音质疑道:难道借钱就是为了分红?

不过,对于分红的结果,有分析指出大量分红款将落入实控人口袋。

据悉,中公教育前三大个人股东为鲁忠芳、李永新、王振东,分别持股41.36%、18.35%、15.61%,其中鲁忠芳、李永新系母子关系,为公司实控人。按照分红预案,本次三人分别可获6.12亿元、2.72亿元、2.31亿元,合计共11.15亿元。

无论深交所的问询函还是市场上的质疑声音,担忧的都是中公教育未来现金流。根据教育行业以往的经验来看,市场上的很多教育企业都倒在了现金流断裂的问题上。

2020年2月,创立了13年的IT培训机构兄弟连因现金流问题倒闭;2月13日,曾获创新工场投资的明兮大语文由于资金发生困难停止运营;3月7日,百弗英语跑路。

另外,还有分析指出,中公教育将面临数十亿退费风险。分析指出,由于培训行业特殊性,中公教育此前预收了大量的培训费,然而疫情之下,数十亿元的预收款存退费风险。

而退费问题又一直是消费者对中公教育投诉的一个重点。有媒体梳理发现,网上对中公教育的投诉并不少,涵盖包括退费难、被电话骚扰等等情况。

据媒体报道,不少中公教育的学员称,协议30-45个工作日的退款期限内往往无法如期退款。从学员报名备考、到退费,钱在中公账上的时间,有半年至一年的时间。在查阅网上有关315投诉的案件中,中公教育退费慢、骚扰推销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因此,有评论质疑,中公教育何以给股东巨额分红,对学员退费却充耳不闻?

内容来源: 资本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