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阿里大树的阿里影业为何久久不能盈利

背靠阿里大树的阿里影业为何久久不能盈利

2020年04月15日 12:21:54
来源:中访网财经

2019年,阿里影业在取消票补降低成本、参与制作押中多部爆款电影后,经营亏损继续有所收窄,按理来说在这样的状态下,其年度亏损也会进一步收窄,但从近日阿里影业发布的预期公告中可以看出,其净亏程度进一步扩大。

4月9日,阿里影业发布公告,称预期截止2020年3月31日的财年内,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在11亿元至12亿元人民币之间。如果预期坐实,这将是阿里影业自2014年成立以来的又一次年度亏损。

当然,这一亏损肯定受到了今年初突然爆发的新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每日财报》注意到,因为在阿里影业去年12月发布的中期财报中,其经营已经是呈亏损状态。所以,阿里影业净亏损的进一步放大除了疫情影响外,或许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内部原因。

频繁换帅

2014年,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购得文化中国60%的股份,同年将公司更名为阿里影业,中影集团出身的张强出任阿里巴巴影业CEO。但是在张强执掌阿里影业的两年时间里,并没有带来出色的业绩。在内容产出上,仅是一部反响平平的《摆渡人》。

于是,2016年12月阿里影业开始了第一次换帅,张强转任联席总裁,由阿里影业董事长俞永福兼任CEO。

兼任CEO后,俞永福立刻开始了对阿里影业的调整,在他不到一年的任期内,曾多次对外表示,阿里影业不做传统意义上的电影公司,而是要将阿里影业打造为为行业提供基础设施的服务平台。但就在俞永福为阿里影业制定的发展路径还未步入正轨时,阿里影业的第二次换帅已经来临。

2017年8月,阿里影业宣布,更换三年来的第三任CEO。樊路远接替俞永福,被委任为阿里影业CEO及执行委员会主席。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将继续担任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更专注于领导和管理阿里大文娱版块业务。

当时樊路远虽然已经位列阿里巴巴集团的30位合伙人之一,但他过去更多是作为幕后产品开发者的角色,至于掌管一家公司的经验则明显比较少。对阿里影业任命他为CEO一事,他曾谦虚地表示:“我正好到了轮岗期,这是集团的一盘棋。”

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每日财报》注意到,2014年和2016年,阿里影业的亏损额分别为4.17亿元和9.59亿元,能够看出阿里影业频繁换帅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公司业绩问题。但就目前来看,阿里影业在第三任CEO樊路远的带领下,其业绩并没有出现多大的改善,依旧是一地鸡毛。

事实上,频繁的人事调整对一家公司的发展并非好事,甚至有时还会出现难以把控的负面影响。想必阿里影业久久不能盈利的原因,还是与其频繁换帅的举措有些关联,也不知道在这样业绩下的樊路远还能担任多久的阿里影业主帅。

投资保守

在经历过两次换帅后,阿里影业的投资策略明显变得保守起来,不在像以前那样激进了。而在这种投资策略下,其电影市场的掌控权也就减弱不少。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去年阿里影业,在出品多部热门电影的情况下,却依旧出现亏损的原因。

去年樊路远在正式成为阿里大文娱的主帅后,改变了阿里影业的投资方式。从投入巨资对电影进行主投主控的方式,转变为以联合出品为主。如阿里影业不再选择自己全面领投,而是与华谊兄弟、博纳、北京文化等电影公司合作,希望通过投那些有热门潜质的电影来获取回报。

如此一来,阿里影业对电影市场的掌控力就变得更为薄弱,反而更难获得高回报。

数据显示,自2015年上半年以来,阿里影业的互联网宣发收入从1032万元,一路增长至11.8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80%左右。也就是说,阿里影业80%的收入是来自营销,而自己主控主投的影片票房收入,则占比不到15%。

所以,从市场战略来看,阿里影业明显是将主要精力放在营销上,而不在坚持所谓的“主控主投”了,但这一战略的收效如何,目前而言还是待检验,因为毕竟在影业营销市场上还有一个以买电影票而起家的猫眼娱乐。去年猫眼娱乐在经过战略调整后,实现了成立以来的首次年盈利,这就对仍旧处在亏损状态的阿里影业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和压力。

从目前看,阿里影业在短期内肯定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投资策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阿里影业还会持续其保守的投资策略。因此,阿里影业的营收自然也会变化不大,更不可能出现一夜暴涨的情况,而其持续亏损的局面也将会继续下去。

缺乏有竞争力的盈利模式

众所周知,阿里影业目前在市场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比它早出现两年的猫眼娱乐。如果将它们的盈利模式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其主要收入均来自互联网营销,不同是近年来猫眼在着力突破这种单一的盈利模式,逐渐向全文娱方向布局,而阿里影业则似乎在盈利模式探索方面没有明显步伐。

有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按电影票务总交易金额计,猫眼娱乐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服务平台,市占率约60%,而阿里影业的市占率则为30-35%左右。这也不难理解,在两者盈利模式相似的情况下,对手已经走在了前列,那自己的竞争力有能有多少呢。

所以,对于阿里影业来说,如何能够将市场占有率提升到40%,甚至更高的接近50%的程度,与猫眼持平,将变得至关重要。但目前来看,要想达到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去年7月,猫眼联合腾讯成立腾猫联盟,腾讯旗下的社交、视频、音乐等端口,都有望成为猫眼娱乐票务及宣发的资源通路。

此外,就互联网宣发行业本身而言,渠道的作用至关重要,无论是短视频、图文等触达用户的前端形式,还是后端大数据及用户分析能力的沉淀,中游渠道方都是连接两端的重要枢纽。

因此阿里影业如何追赶上猫眼腾讯的步伐,在未来也能够做到初步盈利或者至少不亏,将是其现阶段最大的考验。

写在最后

过去的2019年对阿里影业而言,是不易的一年。持续亏损成为了其身上最沉重的“包袱”。虽然阿里影业背后有阿里巴巴这棵大树,但“打铁还需自身硬”最终能否实现盈利取得成功

还是要靠自己的真本事硬实力。

也许,阿里影业接下来要做的,是在投资策略上要有更多变化,以及在盈利模式上进行持续的创新。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防守策略往往都是被迫采取的,最好的防守方式也并不是“鸵鸟式”的防守,而是以攻为守。所以,阿里影业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才能与对手展开更为积极的对攻战。

此外,阿里影业还要平衡自身的互联网宣发业务适时调整已有战略布局。如拓展更多的赢利点,以减少对在线票务的依赖等。只有这样,阿里影业才能实现多措并举,为自己搏出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逆旅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