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缘心酸投资路:受20年经销商请托,投资不到半年“破产”

今世缘心酸投资路:受20年经销商请托,投资不到半年“破产”

2020年04月25日 12:11:16
来源:中访网财经

行业头部企业成立投资基金并非新鲜事,但回报率、业务协同性乃至商业生态的构建却非只用金钱就可堆砌。

与外界熟知的多将投资标的选为自身业务延伸的互联网企业不同,白酒业的投资常客今世缘,自上市以来将投资方向多选于医疗医药、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等领域。而其也承认不少方向与主营白酒业务协同性不强。

更引人担忧的是,不少被投企业身陷股权冻结、被列被执行人甚至失信被执行人。而今世缘对一家投后不久便陷入破产程序企业的投资起点,竟来源于该企业实控人以今世缘20多年经销商身份的“请托”。

今世缘的投资战绩和决策流程,恐非一句“投资有风险”可轻易揭过。

熟人、熟地的失意投资

近日,财经网产经梳理今世缘投资版图时发现,一家与今世缘同属涟水的食品企业在今世缘正式成为其投资人后不到两个月便陷入破产清算程序,而这家至今仍处在破产重整泥潭的企业,其曾经的实控人,则是今世缘20多年的经销商。

据今世缘公告显示,2015年6月,今世缘以自有闲置资金1.4亿元与上海东方证券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东证今世缘投资中心(最终核准名称为上海东证今缘股权投资基金)。

彼时,今世缘在公告中表示,该基金拟募集金额2亿元(可分期设立),今世缘(可授权全资子公司)出资70%,东证资本(或其关联方)出资30%。投资基金设立后将主要投资于股权、债券、定增、资管计划等方向,围绕上市公司产业并购、优势企业MBO、新三板投资以及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等主题开展投资。

另据天眼查显示,2018年5月31日,上海东证今缘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成为江苏苏美食品有限公司股东,目前仍持股31.25%,为第一大股东。2018年3月9日,王卫东接替陈华云成为江苏苏美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但在2018年5月11日,王卫东上述职位由吴海元接替。

而财经网产经在一份名为江苏省广播电视集团有限公司与江苏苏美食品有限公司(原江苏苏美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的一审民事判决书发现,早在2018年7月25日,江苏省涟水县人民法院就作出(2018)苏0836破X-1民事裁定书,决定受理涟水县中小企业应急资金互助会对苏美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于同日指定苏美公司清算组为管理人。

此外,江苏苏美食品有限公司目前被卷入多起追偿权纠纷,涉及金额多在百万以上。包括江苏电视台曾起诉追索数百万广告费、涟水农商行曾贷款给苏美500万元,而涟水县财富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因代偿向苏美追偿等案件。

财经网产经就此询问今世缘,对于将投资方向瞄准“上市公司产业并购、优势企业MBO、新三板投资以及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的上海东证今缘股权投资基金,为何要在江苏苏美即将被破产清算前两个月,对其投资?

在江苏苏美变更记录中出现的王卫东是否与今世缘董秘王卫东为同一人?若为同一人,为何要在投资人正式变更前夕,前后接替又离任江苏苏美法代、负责人等职位?

更重要的是,彼时今世缘是否对江苏苏美食品有限公司即将破产清算的事由知情?若知情,这与基金原先设定的投资方向是否相冲突?若不知情,考虑到两家公司同在涟水,今世缘是否在尽职调查阶段有一定程度的失职?

对此,今世缘方面向财经网解释,江苏苏美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华云经销公司白酒20多年,一直是今世缘的重要经销商。2018年初,陈华云遭遇资金困难,拟出让老股500万元以解决个人资金困难;并寻求战略投资人增资2500万元,以解决公司资金紧张问题。其便请今世缘介绍投资人。

今世缘还表示,彼时,该公司已引进江苏谷丰农业投资基金,该基金出资2000万元,占股比例20.81%,基金的管理团队还跟投100万元。该公司已聘请中介做上市辅导,且已被地方政府列入上市计划。于是今世缘介绍了上海东证今缘股权投资基金。

不过,财经网产经翻阅天眼查抓取的工商登记时间,江苏谷丰农业投资基金与东证今缘同在2018年5月31日成为江苏苏美的新增股东。

对于董秘王卫东先后任职又离职江苏苏美法代、负责人一事,今世缘向财经网产经表示,2018年2月,今世缘和东证今缘及陈华云、陈奎父子商定,东证今缘按净资产估值7100万元向苏美食品增资2500万元,出资受让陈奎老股500万元(已支付375万元,协议约定在解决关联方资金占用后再支付125万元,后实际未支付),投资后持股31.25%;陈华云父子用自己的股权为在今世缘子公司——涟水今世缘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贷款及今世缘委托江苏银行发放给涟水华益食品有限公司的贷款增加了质押担保;今世缘委派高管兼职指导苏美食品战略规划及上市工作,帮助该公司建立风险管理体系,并协调和今世缘的部分业务协同工作。

2018年3月—4月,今世缘通过基金委派人员介入苏美食品的决策和管理后,陈华云违规为关联方提供担保、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及账外高利贷等问题逐步暴露,苏美食品的银行账户、设备、存货陆续被查封,公司已不能正常经营。今世缘决定高管不再在苏美食品兼职,并协调该公司股东同意向地方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的债权清收及内部追责事宜将由法院指定的管理人负责。

2018年7月25日,在苏美食品自身的破产重整申请未获立案时,涟水县人民法院受理公司债权人涟水县中小企业应急资金互助会向法院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至此,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开始接管。

但江苏苏美的破产程序并不顺利。按照今世缘向财经网产经披露的信息,2019年9月,苏美食品股东陈华云、陈奎、江苏谷丰、南京厚积、涟水兴华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2019年12月13日,由于陈华云未能落实新投资人,企业重整可能性低,涟水县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受理苏美食品重整申请。2020年3月26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涟水县人民法院的判决,要求涟水县人民法院受理苏美的重组申请。2020年4月16日,涟水县人民法院裁定同意自2020年4月16日起对苏美食品进行重整。

财经网产经查询发现,在今年1月,江苏苏美食品有限公司因12.4313万标的额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颁限制消费令。3月,江苏苏美食品有限公司还出现另外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额高达2999.88万元。股东陈华云、周士力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

考虑到东证今缘股权投资基金成立时曾表示,本基金存续期为5年,其中投资期为3年,回收期为2年;在回收期内未能完成所有投资项目退出的,可根据实际情况由基金出资人大会决定存续期顺延1年。而天眼查显示该基金成立日期为2015年10月16日。财经网产经询问今世缘方面,在5年期限即将到来之际,江苏苏美的债权管理是否拖累、甚至给第一大股东东证今缘造成投资损失?

对此,今世缘坦言,“投资有风险是常识,基金管理方及今世缘都已根据会计准则对贵网提到的具体项目作了适当的会计处理。”但对于具体数额,今世缘方面并未向财经网产经作更详细透露。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质疑道,“今世缘作为一家地方色彩极其浓厚的企业,与地方各方面有深度关系。不能排除为当地背包袱的可能。所以,变更后很快就出现纠纷,这已不是简单归咎于尽职调查不力或失职的问题——或许是牺牲上市公司的利益以回报此前的帮助、或许是交换以后新的支持。”

不过,今世缘向财经网产经明确表示,“今世缘在这方面的披露符合相关法规、准则,没有损害投资者的权益。”

但无论如何,在拖延多年的破产程序和高额的执行金额面前,对本地企业江苏苏美的投资都称不上成功案例。且因投资起源于作为今世缘20多年的经销商陈华云“请托”,不免让人遐想,若非其特殊身份,今世缘是否会作出后续的入股?又是否会被牵扯进后续的债务纠纷?今世缘对自身20多年经销商施与的“人情”,又是否建立在自身财务风险的基础之上?

喜忧参半的医疗投资

本地“熟人”请托的投资不利,在陌生的医药领域,今世缘也连连碰“钉”。

上周,今世缘发布公告,宣布今世缘将投资认缴出资1亿元,入伙苏州福佳国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公告。重点投向专科医疗、高科技医疗设备、医疗器械、重大疾病诊断、远程医疗服务公司,及智能装备、大数据等领域的具有高技术含量并受到中央、地方财政扶持的高科技成果转化项目。

而这并非今世缘第一次将投资方向瞄准医疗领域。据财经网产经梳理,自今世缘上市后发布公告宣布介入的投资机构中,已先后投入3.5亿元入伙华泰紫金(江苏)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2亿元入伙江苏华泰大健康股权投资基金,并将方向定为医药连锁零售、医疗服务、医药工业、医疗器械、医疗信息化、保健品、移动医疗行业。

但财经网产经由天眼查查询发现,上述投资基金投向的企业中,北京博纳西亚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自去年年中起,曾在多起诉讼中被列为被执行人并冻结存款近百万元。广州玻思韬控释药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刘荣所持有的3828万元股权被司法冻结。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有限公司在今年3月18日在今年3月被列为被执行人。

财经网产经据此询问今世缘方面,部分被投企业频频遭遇司法风险,是否为今世缘本身不熟悉医疗行业而对被投标的“不察”的结果?若认为投资决策来自于投资基金实际管理人,与今世缘本身关系不大。那今世缘目前遵循的投资管理模式是否应当调整?以加强今世缘对于资金效能的把控,维护今世缘股东利益?

对此,今世缘向财经网产经介绍,博纳西亚和玻思韬都属于CRO领域,服务客户较多,涉及的诉讼属于日常合同履行纠纷,与近期医药行业监管政策变化较多有关,该等诉讼对企业经营并无较大影响。此外,博纳西亚、国泰安、玻思韬等项目,经与基金管理人沟通,项目按照预定的流程正在逐步退出。其还特别提到,“目前华泰紫金江苏基金与华泰大健康基金前期均已有多个优质项目成功发行上市,取得了良好的收益,即便有少数项目不理想,基金整体收益也符合预期。”

不过,据公开资料显示,玻思韬在华泰大健康基金于2018年4月进行A轮融资后并无更新融资跟进。且在此次投资之前,刘荣曾于2017年11月将部分股权出质给华泰大健康基金,直至目前,股权出质仍有效。博纳西亚的公开战略融资也只有2016年10月时华泰紫金与毅达资本的一轮。华泰紫金目前仍持有博纳西亚6.66%的股权。

结语

对于今世缘的两种投资轨迹,沈萌认为,其一是与地方连接很深的行动,其二是蹭热点的决策。前者的地属性很强,可能因各种原因无法回避或者无法获得强势话语权。后者则是由于受地方酒企的盈利上限规制,或许需要在资本市场“蹭热点”进行市值管理。

事实上,股权投资在中国的历史并不长,各家都有各自的策略。有人秉信“不熟不投”,有人强调应赌赛道而非单一企业。从企业偏好看,电商起家的企业会去投资内容平台以帮助自身电商引流,游戏开发企业会去投资游戏直播赛道以加强行业话语权。但相同的是,他们都看重于自身业务协同和生态的构建。

但翻看今世缘的投资履历,它既“栽倒”在熟悉的人和地方面前,也有在不熟悉领域的失意之时。不谈对被投企业的赋能,对于能够提升自身行业话语权的投资案例,似乎也并不多。

实业积累不易,今世缘当谨慎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