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债务危机实控人欲撤退?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再行让渡表决权

深陷债务危机实控人欲撤退?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再行让渡表决权

恒康医疗的债务危机已有时日,由之前大肆收购造成的资金紧张,成为该公司目前难以摆脱的阴影。在2019年业绩仍不理想的状况下,该公司前景难言乐观

并购是把双刃剑,因为过于激进的并购被拖垮的上市公司并不鲜见。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康医疗,002219.SZ)就是其中一个案例。

日前,恒康医疗披露公告称,控股股东阙文彬与中企汇联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称中企汇联)、五矿金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五矿金通)签署协议。阙文彬自2020年4月15日起分别将其所持恒康医疗29.9%和12.5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中企汇联和五矿金通行使。

这并不是债务缠身的阙文彬第一次让渡表决权,其所持恒康医疗表决权此前曾转移至宋丽华和高宏滨处,而相关委托在4月15日已到期。因此,阙文彬又找来了两个“外援”。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这两份表决权的让渡是有条件的,作为交换,中企汇联、五矿金通将利用自身资源协助阙文彬和恒康医疗进行债务处置。

公告发出后,恒康医疗接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说明表决权委托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是否存在通过此安排规避要约收购的情况。针对被委托方协助公司进行债务处置的情况,关注函要求补充披露拟采取的具体措施或计划及其可执行性。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恒康医疗的债务危机已有时日,其因之前大肆收购而造成的资金紧张,成为公司目前难以摆脱的阴影。在2019年业绩仍不理想的状况下,恒康医疗的资产还在陆续被司法冻结,前景难言乐观。

大肆扩张 留下巨额商誉

恒康医疗成立于2001年,其前身名为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独一味”中药胶囊。靠着一剂中药优异市场表现,该公司迅速发展壮大,并于2008年登陆深交所。

不过,上市之后,作为作为实控人的阙文彬却不甘心只在中药制剂方面下功夫。利用资本市场融来的资金,阙文彬下起了“民营医院”这盘大棋。

2014年8月,该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26.49亿收购及改造多家医院。其中7.78亿补充流动资金,3.4亿偿还银行贷款,其余部分用于布局“大医疗”。

于是,在同年颇具知名度的“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并把业务拓展至医疗服务、药品制造、日化品及保健品业务等诸多业务。

定下目标的恒康医疗,收购起来可谓大手笔。

2014年,恒康医疗接连高溢价收购了邛崃福利医院、大连辽渔医院、四川福慧医药有限责任公司、萍乡市赣西医院有限公司、瓦房店第三医院等多家公司及医院,2015年继续收购了盱眙县中医院、杰傲湃思生物医药科技、盱眙恒山中医医院有限公司、广安福源医院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公司及医院。

接连吞下数家医院并没有满足恒康医疗的胃口,经过2015年喘息后,大肆收购还在继续。2016年,恒康医疗分两次收购了崇州二医院有限公司合计85%的股权。2017年,恒康医疗收购泗阳县人民医院、京福华采(台州)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公司。

除了国内的收购外,恒康医疗也将跟随当年出海收购的热潮,以16.9亿元的高价收购了澳洲第二大医疗影像巨头PRP公司。

不过,随着中药制剂向医疗服务业务转型,该公司的业绩经过短暂爆发增长后却后继乏力。

2014年至2016年,恒康医疗业绩高速增长,分别实现营收6.86亿元、11.82亿元、21.75亿元,净利润2.57亿元、3.24亿元、4.04亿元。

随着2017年大手笔收购PRP的完成,恒康医疗的利润开始出现下滑,仅实现净利润2.03亿元。到了2018年净利润更是继续恶化,亏损额达到14.18亿元,可以说将近年利润亏个精光。

恒康医疗2014年—2018年归母净利润情况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而恒康医疗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8亿元至24亿元。

此前,恒康医疗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12至2017年,恒康医疗连续收购了19家公司,形成了34.63亿元巨额商誉。而其大肆收购所带来的商誉风险或仍未完全引爆。

2019年之前恒康医疗仅计提2.71亿元商誉减值,分别是2015年1648.43万元、2016年300.09万元和2018年2.51亿元。

恒康医疗2019年业绩预亏

数据来源:业绩预告

实控人欲撤退?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恒康医疗收购扩张背后,主要推手正是控股股东阙文彬。

通过高比例股份质押,阙文彬将融来的资金用于对外收购,推高恒康医疗的营收规模。

不过,这种操作随着2017年8月证监会对阙文彬操纵恒康医疗股价下发行政处罚书而倒塌。处罚带来的影响并不小,据证监会公布的2017年20起典型违法案例,阙文斌操纵恒康医疗股票案就名列其中。

从证监会向阙文彬下发行政处罚书不久,恒康医疗债务问题、股权冻结等开始陆续爆发。2017年11月,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疗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

恒康医疗披露资料显示,阙文彬夫妇、恒康发展质押恒康医疗股份所形成的债务及民生信托债务之本金达到50亿元。

压力之下,阙文彬开始策划退出。2018年11月,阙文彬与北京中元融通投资董事长张玉富等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和投票权委托协议。根据协议,张玉富、于兰军以承债方式作为受让股份的对价,权益变动后张玉富持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9.95%;于兰军持股份约占总股本的12.62%,交易后张玉富将成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

不过,经过近半年时间,张玉富等仍未能就债务转移、股份过户等具体事宜与债权人、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这笔交易于2019年3月终止。

随后,阙文彬将其持有的公司5.22亿股股份、2.72亿股股份所对应的投票权分别委托给宋丽华、高洪滨行使。而此次中企汇联、五矿金通的进入,正是在宋丽华和高宏滨的投票权委托时间于4月15日到期之际,由阙文彬找寻到的“外援”。

恒康医疗公告显示,中企汇联、五矿金通将利用自身资源,依法协助阙文彬和恒康医疗进行债务处置。但究竟如何“协助”,公告中却只字未提。对此,深交所要求披露中企汇联、五矿金通拟采取的具体措施或计划及其可执行性。

值得注意的是,阙文彬持股比例为42.49%,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对此,恒康医疗也提示,股权存在部分或全部被司法拍卖的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恒康医疗现状,使得其在对外合作、银行融资、股权融资等都难以开启,留给恒康医疗的融资渠道越来越窄。面对大肆收购留下高额的债务,阙文彬能否找到“接盘侠”,仍需等待后续动作。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