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伤有点重,利好拉不动,科大讯飞弱弱联合

内伤有点重,利好拉不动,科大讯飞弱弱联合

2020年05月21日 15:14:33
来源:中访网财经

5月20日早盘,科大讯飞借着利好两度试图上冲,怎奈内生动力欠缺,投资者信心不足,不到11点便进入单边下跌态势,最终收跌0.98%。与利好的共同制造者三六零大涨4.21%相比,表现不尽人意。

弱弱联合难寄望

5月19日,科大讯飞与三六零宣布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双方将在互联网产品、智能硬件、网络安全、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及物联网安全、城市安全、广告营销合作等六个方面展开全面合作。

消息称,助科大讯飞旗下智能营销平台"讯飞AI营销"的大数据、移动流量、智能大屏、AI能力以及定制化运营服务等优势,360商城产品如智能穿戴、时尚车品等能实现更好的品牌推广、创意营销,360的C端互联网应用软件及产品可实现规模化用户新增和存量用户的活跃、留存,360自有流量还可以实现高效变现。

360与科大讯飞将发挥双方优势,以规划为引领,以落地为导向,相互赋能,共同开拓地方政府城市安全市场,整合双方在政务项目的优势资源,在城市安全项目建设、运营等方面强强联合。

但两者真是强强联合吗?看看投资者的评论便可窥豹一斑。

说起来两家公司还真是难兄难弟,同样是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受疫情影响的程度应该远小于传统制造业,但他们都交出了一份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季度业绩。

公告显示,三六零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16.74%,净利润同比大跌44.42%;科大讯飞衰落的则更为猛烈,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28.06%,净利润同比暴跌229.02%,直接亏损1.31亿元,比很多湖北的公司还不如。

2019年,三六零营收同比下降2.19%,净利润却大幅上涨69.19%,但富凯君发现,并不是其主业作出的贡献,其中的30.27亿元都是投资收益带来的,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其净利润仅仅同比增长3.13%,主业增长乏力的态势一目了然。

2017年11月,借壳江南嘉捷的三六零,曾创出18个涨停的神话,并于2018年1月5日最高创下66.44元/股的股价,但从那之后便陷入了长达三年多的阴跌征程。今年5月13日,股价创下借壳后的第二低17.29元/股后,近几个交易日呈现微弱反弹态势,后市会不会再创新低还难以预料。

从股价表现可以看出,投资者并没有被三六零的净利润大幅增长所迷惑。科大讯飞联手这样一家公司,投资者用脚投票自然也不奇怪。

政府补助遭诟病

说到科大讯飞,也算是泥菩萨过河。2018年以来,关于它是一家高科技公司还是一家补助型企业的热议就没有中断过,从2019年的业绩来看仍然在授人以柄,但其董秘却理直气壮地说,“科大讯飞拿到的政府补助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你说气人不?

富凯君查阅科大讯飞近五年年报发现,其获得的政府补助呈显著增长趋势。2015年-2019年,科大讯飞净利润分别为4.25亿元、4.84亿元、4.35亿元、5.42亿元、8.19亿元,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2.76亿元、4.12亿元,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5.9%、26.4%、17.8%、50.9%、50.3%。

会计专家马靖昊指出,如果扣除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还要下降一个等级。以2019年为例,该公司扣非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仅有5%左右,已经和部分理财产品处于同一层次了。

当地政府如此大的扶持力度,并没有帮助科大讯飞建立强大的竞争力。作为一家软件研发公司,该公司2019年度毛利率为46.02%,较2018年度的50.03%毛利率下降近4个百分点,下降幅度较大;还远不如此次合作的三六零,其2019年毛利率为65.35%,2018年毛利率为69.55%。

马靖昊指出,科大讯飞的毛利率水平只能说一般,说明该公司产品的市场自主定价能力不是很强,还没有形成足够强大的护城河。“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毛利率呈现不断下降趋势,2020年一季度毛利率为45.65%,较2019年度小幅下滑,说明下滑态势尚未止住。”

内生外延遭困局

2019年数据显示,科大讯飞销售费用率为17.66%,管理费用率为7.01%,研发费用率为16.27%,销售、管理、研发三费合计占营业收入比例为40.94%,在毛利率仅有46.02%的情况下,高比例的费用投入导致利润空间所剩无几,从其毛利率水平近年来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来看,公司大笔费用投入的效果并不尽人意。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2019年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7.30%,是近10年来的最低点,而且有50%是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经营性应收款项,梳理其近年来的数据可以发现,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了五年之久。

科大讯飞也曾试图扭转这种局面,但至今收效甚微。其董事长刘庆峰2018年曾表示,科大讯飞会从全球化源头技术的合作和布局、产品代理和渠道合作、国际投资等三方面推动国际化,但数据显示,2018年国外营收仅为0.49亿元,占比为0.61%,2019年仅为0.83亿元,占比0.82%。在如今的逆全球化环境下,这一战略的实施效果恐难以指望。

内容来源:富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