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集团信披违规收监管函 营收已连续3年下滑

皇氏集团信披违规收监管函 营收已连续3年下滑

2020年06月01日 14:32:12
来源:中访网财经

5月27日,皇氏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因在收购筑望科技过程中存在违反信息披露规定的情形,被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下发警示函。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2017年12月15日,皇氏集团也曾因信披违规被深交所下发监管函。此外,皇氏集团业绩徘徊不前,营收已出现连续3年下滑。

信披违规收警示函

据了解,5月27日晚间,皇氏集团发布关于收到广西证监局警示函的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西监管局下发的《关于对皇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书”)。

决定书显示,皇氏集团在收购筑望科技过程中存在三大问题,分别是,未披露收购进展的情况、未履行与收购筑望科技有关的关联交易事项必要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以及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与收购筑望科技有关的承诺事项及进展情况。

具体来看,皇氏集团于 2017 年 6 月 13 日披露与筑望科技原股东宁波慢点,筑望投资及实际控制人葛炳校签署《皇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浙江筑望科技有限公司实施股权投资意向协议》。但其后续进展情况,包括与交易各方签署《浙江筑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关于浙江筑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投资之收益差额补足和股权远期收购协议》,完成工商登记变更等均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外,滨州云商是皇氏集团收购筑望科技的联合收购方之一。皇氏集团董事杨洪军直接控制的企业山东北盛是滨州云商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且杨洪军同时作为山东北盛委派到滨州云商的代表,直接负责滨州云商的经营事务,代表滨州云商签署相关合同。依据相关规定,滨州云商构成公司关联方,公司与滨州云商签署《收益差额补足和股权远期收购协议》及共同收购筑望科技事项构成关联交易。但公司未就上述关联交易事项履行必要的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监管局还指出,针对收购筑望科技事项,筑望科技原股东宁波慢点、筑望投资及其实际控制人葛炳校承诺筑望科技 2017、2018、2019 年实现净利润不低于 3100 万元、4030万元、5239 万元,并承诺业绩未达标的补偿安排。同时,葛炳校还作出增持公司股票的承诺。经查,公司未按规定在 2018、2019 年年报中披露上述承诺事项及进展情况。

监管局表示,皇氏集团的上述做法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规定,对此,监管局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15日,皇氏集团也曾因涉嫌信披违规被深交所下发监管函。

营收连续3年下滑

根据年报数据,《商业观察》注意到,近年来,皇氏集团营收徘徊不前,营收已连续3年出现下滑。

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皇氏集团营收分别为24.46亿元、23.67亿元、23.36亿元、22.53亿元。显然,近年来皇氏集团营收在逐渐下滑。

此外,在业绩方面,皇氏集团的净利表现也不是那么的理想。曾在2017年、2018年连续2年下滑。

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皇氏集团净利润分别为2.91亿元、5674万元、-6.16亿元、4862.5万元。

根据数据,皇氏集团2018年甚至出现巨亏6.16亿元,同比下降1186.01%。对于业绩下滑原因,皇氏集团在公告中称, 2018年影视行业遭遇到较大的冲击,受行业市场环境变化影响,部分剧目的投资及发行计划都未达预期,致使经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皇氏集团成立于2001年,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属于区域性城市型乳制品企业,有“中国水牛奶之王”的称号。

不过,自2014年起,自称“中国水牛奶之王”的皇氏集团就开始了频繁跨界,2014年和2105年先后收购御嘉影视、盛世骄阳等影视公司。

不过,如今看来,皇氏集团的跨界收购并不是很成功。

据悉,2017年、2018年,皇氏集团的业绩大幅下降。

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皇氏集团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674万元、-6.14万元,同比分别下降80.48%、1186.01%,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皇氏集团解释是影视行业收入能力和盈利能力下降。

投资者报曾分析称,“原本想跨界借影视行业的“东风”,结果,吃了亏损6.16亿元的苦果。”

2019年11月,皇氏集团正式剥离御嘉影视。

不过,最近,皇氏集团打算重拾老本行,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资9.78亿元,投入到乳制品生产基地建设、数字化渠道建设、水牛乳研究以及偿还银行贷款等6大项目中。

从投入募集资金金额来看,公司偿还银行贷款为2.8亿,比用于年产20万吨云南高原特色乳制品智能工厂项目(一期)的2.36亿还要多。有分析质疑皇氏集团短期面临着较大的偿债压力。

此外,和讯网分析认为,皇氏集团存在较大资金缺口,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和讯网此前曾报道称,“通过数据发现,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7.2亿元、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11.2亿元和1.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4亿元,由此来看公司存在较大资金缺口,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受疫情影响,皇氏集团2020年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超两成,净利润亏损4441.72万元,同比下降520.55%。

内容来源:资本观察网

作者: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