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离任,是反腐OR履新?为何背后却是泸州老窖的千亿“野心”

张良离任,是反腐OR履新?为何背后却是泸州老窖的千亿“野心”

2020年06月17日 15:05:29
来源:中访网财经

6月15日,泸州老窖党委书记、董事长张良离职的消息,闹得整个酒圈沸沸扬……

有人说,这是国家反腐败斗争向纵深推进的自然之举,也有人说,他将履新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而老窖将迎来管理体制重大改革。

才55岁,远未到达退休年龄的张良怎么了?

1

名片与争议,“两条腿”走路的泸州老窖

张良外号“张大师”,是行业内难得的专家型领导,其豪爽直率、为人亲和、专注技术、敢于担当的形象,一直是泸州老窖的一张个人名片与品牌。

实际上,谈起张良,免不了让人想起他的各种技术头衔,如:国家级张良酿酒技能大师工作室领办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专家评议(审)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学术技术带头人、四川省杰出青年学科带头人、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白酒专家委员会委员,以及他主持主审的3项国家级科研项目、18项科技成果、10项发明专利、80万字《泸型酒技艺大全》等创新巨著。

同时,也少不了业内对他主政泸州老窖期间的非议与疑惑。

众所周知,建国七十年来,泸州老窖作为“浓香鼻祖”,曾经引领行业长达40年。

改革开放后,捧着“金饭碗”的泸州老窖却走起了下坡路,不但被同为“老四大名酒”的茅台远远赶超,甚至浓香“兄弟”五粮液,也甩了它几行街。

对此,行业内给泸州老窖开出的“病历”是:有好品牌有好酒,却缺少有远见的好领导。

确实,在上世纪90年代初,在各大老名酒大力塑造品牌的年代,泸州老窖却短视地提出民酒的战略定位,虽然短期让其获得了一定收益,但也付出了远远落后于五粮液等名酒的惨痛代价。

进入二十一世纪,仍不思悔改的泸州老窖,继续吃着祖宗的“老本”苟且偷欢,贴牌产品满天飞几乎成为了它的特色。

而张良正成长于泸州老窖的“乱世”时代,当然也免不了事后对他的争议,而张良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与战略。

2014年6月,时任泸州老窖总裁的张良,面对外界的质疑,曾有过这样的回应:泸州老窖是一个老牌的国有企业,没有为生存而焦虑过。一个没有生存危机的企业,它的执行力要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是很难的。泸州老窖需要通过增加产品增加经销商数量从而提高渠道占有率。

不难看出,作为“掌门人”的张良,与泸州老窖大力打造国窖1573超级单品的战略,曾经意见向左,但也是无奈之举。

而这些,在藏獒看来,应该是泸州老窖集团与股份公司实行“人员、机构、业务、资产、财务、管理”六分开的导火索,即稳健的“两条腿”走路方略。

2

张良的千亿梦

如今,泸州老窖的特色之路已整整试行五年,也是该到晒晒成绩,从而讨论选择正确路线的时候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泸州老窖集团确定了“11265”发展战略,即:以资本运营为中心,以“进入世界500强”为目标,实业与金融双轮驱动,布局贸易、食品、金融、酒业、物流、大健康等六大产业,五年再造一个“泸州老窖”。

为此,泸州老窖集团明确提出,未来将大力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积极实施“拿来主义”,探索多种混改方式的有效途径和发展模式,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与其他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不断完善法人治理结构,落实董事会在重大决策、选人用人、薪酬考核等方面的法定职权,健全董事会议事规则、运行机制、考评体系,并坚决保持子公司经营独立性,加快推进子公司授权经营机制改革。

同时,打牢体制根基和机制根基,使得泸州老窖集团在优秀人才引进、职能部门专业能力提升等方面能够全面“施展”。他们一方面坚持事业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结合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员工持股、承包经营等激励方式,增强人才吸引力,铸强人才根基;另一方面,以提升效率为中心,以加强协调、加强督办为工作抓手,以“命令-执行-反馈”为事实依据,切实推动职能部门提升专业水平和工作效能,从而铸强能力根基。

2018年,泸州老窖集团的三年“期中”成绩单公布:集团营业收入从7.05亿元增至55.74亿元,增长690.96%,利润总额从1.02亿元增至8.33亿元,增长714.40%,总资产从201.62亿元增至328.36亿元,增长62.86%。

并牵手富邑强强联合,在葡萄酒业务拓展上再上层楼。

面对这份亮眼的“成绩单”,信心满满的张良,在2018年底代表泸州老窖集团首次提出了2023年实现产值和销售收入突破1000亿的战略目标,并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2019年3月,老窖集团纳入合并范围一级的子公司达19家。主营业务主要分为五大板块:酒类板块、证券板块、商贸板块、电子设备制造板块和其它板块。

2019年总资产达409.12亿元,同比增长24.6%,与千亿梦想越来越近。

3

刘淼的再造一个“泸州老窖”

2016年,刘淼履新泸州老窖股份公司董事长后,与总经理林锋一起的“淼锋组合”,让重回白酒三甲的步伐变得坚定与从容。

他们把“十三五”末重回行业前三,作为泸州老窖的“硬指标”,把2019年确定为“搏命年”,誓与“老三”硬扛到底。

而正是因为“淼锋组合”的狼劲,让泸州老窖同样交上了一份满意的成绩单:

2015年,泸州老窖营收69亿元,净利润14.7亿元;

2016年,泸州老窖营收83亿元,同比增长20%,净利润19亿元,同比增长31%;

2017年,泸州老窖营收103.95亿元,同比增长20.5%,净利润25.58亿元,同比增长30.69%;

2018年,泸州老窖营收130.55亿元,同比增长25.6%,净利润34.86亿元,同比增长36.27%;

2019年,泸州老窖营收158.17亿元,同比增长21.15%,净利润46.42亿元,同比增长33.17%。

也就说,刘淼执掌泸州老窖股份公司五年以来,泸州老窖营收整整增长了2.29倍,净利润整整增长了3.16倍,其再造一个泸州老窖的誓言已成实锤。

而除了这些成绩,更尤为可喜的是其战略大单品国窖1573的突飞猛进:

2019年10月28日,“淼锋组合”共同在泸州老窖国窖酒类销售股份公司第三次股东大会暨核心客户联席会上宣布,2019年国窖1573单品已成功突破百亿,并提出未来3—5年内,国窖1573突破200亿,成为与茅台、五粮液比翼齐飞的超级大单品。

4

两种结果,一个目标

无论是张良的千亿,还是刘淼的再造一个“泸州老窖”,他们的梦都很远,成绩也都有目共睹。

但从行业高质量发展大趋势下,无疑刘淼的大单品品牌战略,更能适应未来的消费趋势,而张良拥有的技术优势和多品牌打造的财经经验,无疑在川发展能更好地人尽其才。

因此,这次人事调整,可谓是两全其美的大喜事。

但是,也可能会出现两种不同的结果:

1、张良正常履新。基于对标茅台、五粮液的现代企业管理模式,泸州老窖“两条腿”走路重新回归集团“中心主义”,即泸州老窖集团对老窖股份公司的统一领导,刘淼是最好的人选,林锋是股份公司董事长的最好人选。这种可能性极大。

2、因反腐安排。这样的话,泸州老窖回归集团“中心主义”路径,肯定会坚定地走下去。但基于干部任用的“殃及池鱼”原则,刘淼、林锋也只能原地踏步,而会空降一位集团董事长进行整改。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至于为何张良本人和泸州老窖为何否认此次人事调整的消息,这主要是基于干部任用的纪律规定。

因为泸州老窖作为副厅级市属国有企业,即使泸州老窖市委有权研究张良调任,也必须要报备四川省委组织部报备,而这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程序安排,估计7月份能宣布任命实属正常之举。

内容来源:藏獒说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