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踩点减持,监管关注露怯,赛升药业回复避重就轻

精准踩点减持,监管关注露怯,赛升药业回复避重就轻

2020年06月23日 15:23:33
来源:中访网财经

6月22日下午,连续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及问询函的赛升药业一次性都给出了回复,只是,这两份回复都未尽如投资者之意。

在关注函的回复中,这个被市场视为新冠肺炎疫苗概念股的上市公司,对于近期股价大涨的说明,却只字未提疫苗及进展。同时,在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还将新建项目的一拖再拖、公司业绩的连续下滑归咎于政策等外在原因。

疫苗概念成色几何?

赛升药业的新冠疫苗概念是自行披露的。今年2月以来,公司多次在深交所互动易回答投资者问题时透露自己与新冠疫苗的“关系”。

2月6日,赛升药业表示,其投资的天广实正加紧针对2019-nCov单克隆抗体的研发;2月20日,赛升药业再次表示,其并购基金所投的康乐卫士研发团队正开发一种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COVID-19重组蛋白递呈多肽疫苗,已完成了疫苗的设计,正在动物体内进行测试,评价免疫效果。

受相关消息影响,赛升药业的股价一路大涨,尤其是6月11日-16日,连拉四个涨停。截至16日收盘,公司股价报收26.61元/股,涨幅高达197%,市值突破百亿大关,达到128.84亿元。

但赛升药业的新冠疫苗概念到底成色几何?首先,赛升药业在互动平台上对投资者关注的“公司对天广实、康乐卫士投入资金或所占股份”语焉不详。

而企查查数据显示,赛升药业对亦庄生物医药并购基金投资比例为26.25%,后者分别持有天广实4.24%的股份,以及康乐卫士7.24%股份。也就是说,赛升药业间接持有两者的股份分别为1%、2%左右。

其次,赛升药业对疫苗及其进展的披露却从未见过公告。6月17日晚间,赛升药业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其结合经营情况、在手订单等说明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变化,以及股价涨幅与基本面变化是否相符。

赛升药业的回答是,公司基本面未发生变化,并认为股价短期内涨幅较大的原因主要有五:公司属于医药制造行业,受行业板块整体上涨影响;公司研发投入大幅上升,部分研发项目取得阶段性进展;流通规模较小,股价易受市场资金影响。

仅在两条中稍微提及新冠肺炎疫情,却对疫苗只字未提。一是称公司产业基金投资的部分标的企业发挥主营业务优势,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为抗击疫情做出突出贡献,受到社会普遍关注。二是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对免疫调节类药物的需求日趋紧张,公司产品注射用胸腺肽为免疫调节药物。

此外,市场对新冠疫苗的“狂热”也逐渐冷静下来。据媒体报道,目前国内按照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等5条技术路线开展疫苗研发,其中4种灭活疫苗和1种腺病毒载体疫苗已经获批开展临床试验。但这5款进展最快的新冠疫苗中,尚无一款出自A股生物疫苗板块。

经营业绩连年下滑

抛开新冠疫苗不谈,赛升药业的经营情况属实堪忧。公开资料显示,赛升药业主营业务为注射剂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导产品为生物生化药品,涉及心脑血管类疾病、免疫性疾病(抗肿瘤)和神经系统疾病三大用药领域。2015年6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上市之后,赛升药业业绩增长缓慢。2016年,公司营收仅增长1.5%,净利润增长23.48%。但此后,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尤其是2018年,公司营收增长90.37%,净利润却仅增长0.53%。

业内人士曾指出,这与公司销售费用居高不下关系较大。2015年至2018年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0.78亿元、0.89亿元、2.21亿元、8.28亿元,激增逾10倍。

2019年,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在对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赛升药业指出,主要受医药行业政策影响,随着新《药品管理法》等法规的修订颁布,以及带量采购、重点监控目录、医保控费、辅助用药、国家药价谈判等一系列宏观调控措施的推进,医药行业进入强监管调整时期,公司主要产品脱氧核苷酸钠、薄芝糖肽注射液、注射用纤溶酶等产品受上述政策影响较大。

2020年一季度,赛升药业延续了业绩颓势,营收同比下滑14.32%至1.67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3.19%至0.25亿元。

此外,赛升药业10亿元募投项目进展缓慢的问题也常被投资者诟病。2015年上市时,赛升药业募资10.81亿元,新建医药生产基地项目、新建心脑血管及免疫调节产品产业化项目等,备受市场期待,却一拖再拖,截至2019年12月31日,投资进度分别仅为68.69%、38.83%。

对此,赛升药业在问询函中依旧是“摔锅”政策,上述项目原计划2018年12月完工,但近年受大气污染防治、设备及材料采购周期长的限制和影响,延期至2019年。

而原计划2019年末完成项目最终备案,但受公司属地政府相关机构改革职能调整及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今年4月21日完成项目备案手续。目前,仍未达到可使用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6月16日晚间,赛升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马丽、刘淑芹,高管孔双泉分别计划减持股份不超过1353万股、292万股、22500股,三人合计减持不超过1646.99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3.40%。

其中,马丽是赛升药业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马骉的妹妹,也是公司的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刘淑芹则是两人的母亲,也是他们的一致行动人。

而根据当日的收盘价26.61元/股计算,该减持拟套现4.38亿元。大股东和高管的扎堆减持套现,被市场解读为对公司疫苗研发乃至后续经营缺乏信心。

内容来源:富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