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金客IPO:多次闯关IPO皆失利,商誉暴增19倍

挖金客IPO:多次闯关IPO皆失利,商誉暴增19倍

2020年06月24日 15:01:28
来源:中访网财经

近日,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网站披露,公司拟在创业板发行不超过1700.00万股,发行后总股份不超过6800.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中原证券。

曾因关联交易、股权、产品持续核心竞争力、商标纠纷等问题,多次闯关IPO皆失利

资料显示,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挖金客”)创立于2011年2月,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应用技术和信息服务提供商,主要为各行业大型企业提供增值电信服务、移动信息化服务和移动营销服务。

2015年1月,挖金客计划“入赘”上市公司亨通光电以实现曲线上市,但由于实控人李征之妻陈坤就离婚事宜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造成李征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挖金客相应的股权权属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最终只能终止重组。

虽出师不利,但丝毫没有动摇挖金客上市的决心,接下来更是打起了持久战,竟有屡败屡战、愈挫愈勇之势。

2015年11月,挖金客在新三板正式挂牌,证券代码834003。

谁料3个月之后,挖金客就宣布接受上市辅导,并于6月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但在2016年11月又撤回了上市申请,原因系“公司战略发展需要及部分股东股权拟发生变更”。

时间进入2017年,挖金客再度向A股发起冲刺。但不同以往的是,不消停的挖金客这次干脆“玩票大的”,直接盯上了上交所主板市场,看似志存高远且铆足了劲,但结局仍毫无悬念。

2018年1月,不到半年时间,挖金客又上演了相同的戏码,但仍以失败告终。从这次发审委会议询问的主要问题来看,挖金客过度依赖单一客户、关联交易、在职员工持续减少、股权、产品持续核心竞争力、商标纠纷等问题引起证监会关注等问题被关注。

被否之后,挖金客仍不死心。但好歹也是连续经历了几次挫败,有所忌惮也在情理之中。相比之前风风火火的激进风格,挖金客这回显得保守多了。一来,换了辅导券商招商证券,由中原证券取而代之;二来,也不再好高骛远,上市目标也从主板再度回到创业板。

与之前屡败屡战的悲惨结局相比,挖金客这次的境遇会不会有所不同?

业绩不及预期,收购之后商誉暴增19倍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挖金客实现营业收入年分别是2.1亿元、2.1亿元、2.58亿元;归属于母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5902.87万元、6153.96万元、1.16亿元。

从营收情况来看,2017年、2018年,公司收入方面基本没有增长。2019年,公司业绩相对前两年有不少增长,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2.97%、89.01%。

这样的增长却是发生在公司进行重组收购后。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期末公司投资收益5971.1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887.15%!挖金客坦言,主要系收购久佳信通股权,对其初始投资依据会计准则规定按公允价值计量所致。

然而,收购久佳信通是挖金客在2019年10月刚刚突击进行的。

2019年10月23日,挖金客董事会同意公司购买南靖佳信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久佳信通23%股权。同日,公司与南靖佳信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南靖佳信向挖金客转让其持有的久佳信通23%股权,转让价格为人民币5,175.00万元。第二天(2019年10月24日),久佳信通取得了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完成了此次股权转让相关的工商变更。公司取得了久佳信通的控制权,完成对久佳信通的收购。

截至目前,挖金客持有久佳信通51%股份。在此次股权转让前,挖金客就是久佳信通持股28%的大股东。

也就是说,挖金客在2019年年底前夕突击将这家关联公司放入公司内并表。这也带来公司2019年业绩的飙升。

挖金客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因久佳信通带来的商誉是9379.17万元。挖金客同期商誉暴增超过19倍,占总资产比例近三成,其中95%以上源于收购久佳信通形成。同时,挖金客认为,久佳信通经营情况良好,不存在减值迹象。

若扣除久佳信通所带来的上述5971万元的投资收益,挖金客2019年的盈利减少至6048.89万元。由此估算,2019年,挖金客的盈利或许难说增长。

过度依赖运营商模式不可持续

增值电信业务是挖金客的核心业务,其持续经营能力直接关系到公司的存续发展,而这块业务的持续性也曾遭遇监管的质疑,2019年的业绩滑坡更是有力佐证。

如今来看,挖金客的“挖金梦”尚未照进现实,但监管的担忧正成为现实

一方面,在增值电信产业链中,电信运营商居主导地位,服务商普遍依赖运营商。挖金客过度依赖其大客户中国移动正是体现。更值得留意的是,挖金客在以往披露的招股书中曾强调,“公司也具备与中国联通及中国电信开展业务合作的能力,未来将开拓与其他运营商之间的合作”,但最新的招股书却不再提及。不难推测,公司与联通、中国电信合作也难以达成。

与此同时,增值电信业务以话费结算业务为主,2019年占比高达约83%。而现阶段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凭借各自流量和场景覆盖完善度优势,已形成双寡头格局,支付入口的转移,势必也将蚕食以支付为基础的话费结算业务。实际上,2019年话费结算业务同比大幅下降约27%,颓势明显。尽管公司对此并无进一步详细解释,但也不难推测其大致原因。

内容来源:手机和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