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文轩董事长何志勇: 振兴四川出版,不是靠一两套好书,而是用一大批好书品牌来支撑

新华文轩董事长何志勇: 振兴四川出版,不是靠一两套好书,而是用一大批好书品牌来支撑

2020年07月03日 19:16:2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成功。每一点进步都很不容易。企业发展就是这样。”新华文轩董事长何志勇近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事实也是如此。

疫情对社会很多行业都造成影响,对整个出版、图书、书店的影响尤其大。疫情发生后,已有不少书店难以为继,武汉文华书城汉街店是其中一家,还有重庆的方所,以及位于福州和烟台的当当实体书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26家出版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度财报也发现,2020年一季度出版行业营收整体下滑,但依然有19家盈利。其中,就有新华文轩,净利润达1.52亿元,居于第六位。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制图

“今年1到5月份的营业额,情况的确不容乐观。面对这个客观情况,要一下子消除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还是在想办法。 目前情况正在好转。我们努力把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小,就是胜利。”何志勇说。

振兴四川出版工程实施以来,新华文轩在全国36家地方出版集团市场占有率排名中,从第26位进到第7位。下一步要去超越的对手,每个都非常强大。“比起过去已经走过的路,未来的路更不容易。振兴四川出版,标志也是出好书。在新的时代,不是靠一两套好书,而是用一大批好书,若干的图书品牌,来支撑四川出版。”何志勇说。

受疫情冲击,26家出版上市公司中22家营收下滑

出版行业既不同于热闹的影视行业,也有别于其他民营上市公司。大都背靠国资的出版业,即使登陆资本市场,也保持一贯的稳健作风,并未有太大起伏。但在疫情之下,出版上市公司业绩也出现集体下滑。

每经记者根据choice数据梳理的26家出版上市公司中,从2019年营业收入来看,营收超过100亿元的出版上市公司有3家,凤凰传媒以125.85亿元营收居首,其次分别是中文传媒和中南传媒。山东出版和中原传媒紧随其后,营业收入均超过了90亿元,其次是新华文轩,营业收入达88.42亿元。

从净利润维度看,2019年,中文传媒、山东出版、凤凰传媒、中南传媒、新华文轩净利润都超过了11亿元。其中,新华文轩以11.25亿元居于第五位。其次为中原传媒和长江传媒,净利润均超过8亿元。在26家公司中,只有主打数字出版的中文在线净利润为负,净亏损5.99亿元,同比上年增长60.19%。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董兴生 摄

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了出版行业。行业下游,全国70000多家实体书店集体被困寒冬。出版行业大数据平台中金易云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图书市场数据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图书市场销售总量为36.5亿元,同比下降29.16%。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制图

这种影响也波及到行业上游的出版企业。每经记者统计发现,2020年一季度,26家出版上市公司中,有22家营业收入同比出现下滑。其中,下滑幅度最大的长江传媒,下滑44.58%。营收最多的是中文传媒,达25.25亿元,其次为凤凰传媒,达20.89亿元。新华文轩营收达14.88亿元,居于第六位。

在净利润方面,新华传媒、出版传媒、中国传媒等7家上市公司出现亏损,其中中国出版亏损0.51亿元,同比下降约192.43%。在19家盈利的出版上市公司中,净利润最多的是中文传媒,达3.63亿元。利润超过1.5亿元的,有中文传媒、凤凰传媒、XD浙数文、皖新传媒、中南传媒和新华文轩。其中,新华文轩净利润达1.52亿元,居于第六位。

逆市开店,疫情让人更需要阅读

在所有出版上市公司中,只有新华文轩位于西南地区。作为西南区域头部文化企业,新华文轩近年来营业收入和盈利能力不断提升。在这背后,是整个四川出版行业的集体转型。

2016年6月,四川开始实施振兴四川出版工程,至今已过去正好4年。当年,四川省委对四川出版提出要求,尽快重回全国出版第一梯队,实现出版大省向出版强省的转变。而四川16家各类出版社中,有9家属于新华文轩旗下。新华文轩也成为四川出版的主力军。

今年5月30日,尽管疫情尚未结束,新华文轩旗下实体书店品牌文轩BOOKS招商店正式开业。这家位于成都的实体书店,面积近万平方米、图书10万种30万册,是疫情之后开业的全国最大实体书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董兴生 摄

疫情发生后,经营收入和客流量都大幅下滑,实体书店正处于举步维艰的时刻。新华文轩为何在此时加码布局实体书店?

对此,何志勇表示,疫情虽然带来了巨大影响,“但是我们的生活要继续,我们的阅读要继续,人类文明的进步要继续”。“疫情使我们更加热爱生活,疫情让我们更加需要阅读。”何志勇说,新冠疫情发生后,实体书店整体进入寒冬期,必然会导致一些没有经营特色、实力弱小、无品牌影响力的书店退出历史舞台。而由于在商业模式、经营方式和营销手段等方面具有显著特色,才让新华文轩有开新店的底气。

时间回到4年前,新华文轩可能还没有这样的底气。何志勇记得,2015年,新华文轩下属9家出版社中,只有四川教育出版社实现盈利,其余8家全部亏损。当年,8家出版社共亏损2880万元。在当时全国35家地方出版传媒集团中,新华文轩市场占有率也被挤到了第26位。

振兴四川出版工程实施以来,新华文轩在渠道建设、人才激励、营销方式等多方面进行了变革。以人才激励机制为例,新华文轩将人才培养作为出版社发展的重心。在具体实践过程中,提出“赛马机制”,用业绩说话,最终形成你追我赶的氛围。“对于跑到前面的人才,又委以重任,给予更大的支持和更多的资源。”

而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也逼迫出版业及时转变营销策略,打破传统依赖地面店作为营销渠道。社群营销、直播带货、与互联网企业联合开发融媒体图书等,都成为当下流行的营销方式。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董兴生 摄

作为一名老出版人,何志勇了解四川出版产业的前世今生,对四川出版产业振兴,也有一定的发言权。他认为,尽管相比4年前,四川出版已经取得了相当的发展成果,但要想真正进入全国第一方阵,还需要认清竞争对手的同时,解决自身存在的深层次问题。

华西证券分析预计,新华文轩一般图书业务受疫情短暂影响,教材业务稳健增长,预计2020-2022年出版分部业务分别实现营收26.08亿元、27.64亿元和29.37亿。从全年来看,预计公司2020-2022年将分别实现营收90.65亿元、101.14亿元和13.65亿元,同增2.52%、11.57%和12.3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47亿元、15.65亿元和19.73亿元,同比增长0.7%、36.4%和26.1%。

对话何志勇:

每日经济新闻:振兴四川出版工程主要依靠什么?

何志勇:上世纪八十年代,四川出版影响力特别大,标志性的作品就是“走向未来丛书”,对所有学界和知识青年都有很大影响,成为那个时代的标志。振兴四川出版,标志也是出好书。在新的时代,不是靠一两套好书,而是用一大批好书,若干的图书品牌,来支撑四川出版。

每日经济新闻:四川出版全国市场占有率已达到第7位,如何才能进一步提升?

何志勇:振兴四川出版工程实施以来,我们不断超越前面的对手,从全国第26位进到第7位。再往前看,我们要去超越的对手,每个都非常强大。比起过去已经走过的路,未来的路更不容易。

要想超越对手,首先要了解竞争对手的长处和短处,更重要的是弄清楚和解决我们当前面临的深层次的问题。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董兴生 摄

每日经济新闻:在图书营销方式上,当下有哪些新变化?

何志勇:过去图书营销方式、营销渠道都很单一,主要依靠地面店。再后来,有了电商平台,但营销方式也很传统。随着社群电商不断发展,出版社也要尽可能用各种渠道打开销售。比如直播带货,也要去探索。社群电商营销渠道在过去只是简单尝试,现在要变成每个出版社的标配。

每日经济新闻:出版产业如何融合发展?

何志勇:所有传统企业,包括新华文轩,都应该把融合发展作为一个方向。首先要把传统出版的基础夯实,把纸质图书的阵地打牢,这样才有内容优势。其次是新兴出版,将内容以数字方式来呈现,包括音频、视频,大屏幕、小屏幕,多种方式呈现。

目前,新华文轩已经跟喜马拉雅合作,在出纸质书的同时,也开发音频书。另外,在文轩网上也有专区专门推出数字版图书。不过,不管阅读载体怎么变,有的东西不会变,就是内容。把内容打牢,再加上多种多样的呈现方式,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

每日经济新闻:新冠肺炎疫情给新华文轩带来了哪些冲击,如何应对?

何志勇:今年疫情发生后,先是实体书店受到很大冲击,然后有倒逼影响了出版社。整个图书市场渠道不畅,书卖不出去,很多选题也受阻。出版板块,新华文轩一季度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1-5月份的利润也在下滑。

面对疫情,我们要做的就是采取多种应对策略,把疫情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