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证券踩雷A股“造假王”后:遭最严罚单,有项目火速跑路

广发证券踩雷A股“造假王”后:遭最严罚单,有项目火速跑路

2020年07月14日 15:57:53
来源:中访网财经

7月12日晚间,国信证券抛下昔日“战友”,决定不再聘请广发证券担任其150亿定增发行的联席主承销商,引发关注。

据了解,这是两天前广发证券遭遇史上最严罚单的后遗症。7月10日,广发证券发布公告称,受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影响,广东证监局决定,对广发证券采取责令改正、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责令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的监管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广发证券被罚前一天,康美药业实控人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2019年8月,康美药业近900亿财务造假曾被查实。

业内人士认为,广发证券作为保荐机构未能做好“看门人”的角色,难逃责任,被重罚足以为后来者鉴。而业务被暂停后,“后遗症”会逐渐显现。

(图片来源于网络)

“看门人”失守

7月10日晚间,广发证券发布公告称,收到广东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经查,广东证监局发现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2014年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项目、2015年公司债券项目、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2018年公司债券项目、康美实业2017年可交债项目中未勤勉尽责,尽职调查环节基本程序缺失,缺乏应有的执业审慎,内部质量控制流于形式,未按规定履行持续督导与受托管理义务。

根据相关规定,广东证监局拟对广发证券采取责令改正、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责令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的监管措施。

其中,责令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的监管措施具体为:限制时任分管相关投行业务的副总经理欧阳西领取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基本工资以外薪酬的权利,限制时任分管相关投行业务的副总经理秦力领取2017年度、2018年度基本工资以外薪酬的权利,已领取部分应全部退回公司。

同时,两位当时分管投行的副总还被证监局予以公开谴责和监管谈话的处罚。

此外,广发证券投行项目的主办人、保荐代表人、债券项目主办人、投行部负责人等8名直接责任人,陈家茂、林焕伟、朱保力、肖晋、林焕荣、许戈文、李贤兵、何宽华等被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10年至20年,在监管决定作出之日起,不得担任上市保荐、债券承销或者投行相关职务。

(图片来源于公告)

处罚一经发出,该罚单被认为是2004年保荐制度出台以来的“最严罚单”。而罚单的源头,来自于一桩巨额的财务造假案。

就在广发证券公告收罚单的前一天,造假案的主角ST康美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家属的通知,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这是继2019年8月康美药业被顶格处罚60万元,马兴田和妻子许冬瑾分别处以90万罚款,及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后,证监会对造假上市公司直接控制人马兴田的刑事追责。

公开资料显示,马兴田夫妇于1997年创办了康美药业的前身——一家小型药厂,到2017年康美药业成立20周年时,其营收已经高达264亿元,并成为众人眼中的白马股。2018年,马兴田家族在康美药业股价顶峰时,以410亿元财富位居当年胡润百富榜第52位。

然而,亮眼的业绩背后,阴云密布。从2018年开始,康美药业多次被质疑财务造假,2018年12月,康美药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年4月,康美药业曾“自曝”财务数据会计差错,称2017年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亿元,销售商品收入多计102亿元,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等多项财务差错。

然而,这笔震惊资本市场的财务出错实际上,却只是“幌子”。

2019年8月,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调查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康美药业分别虚增营收89.99亿元、100.32亿元、84.84亿元,2018年年报虚增营收16.13亿元。两年半虚增营业利润39.36亿元,占同期营业利润的1/3。同时公司在未经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19亿元。

调查还显示,康美药业在2018年年报中存在虚假记载,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共计36亿元。通过虚假记账,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或银行对账单,伪造销售回款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合计886.81亿元。

近900亿财务造假被查实,康美药业由此被称A股“造假王”。

而作为看门人的中介机构,自然不能逃脱责任。

罚单影响开始发酵

在香颂资本沈萌看来,这一次的处罚,是“杀鸡儆猴”,让市场提高警惕,第二也是要处罚像广发证券这样“急功近利”的行为。

“首先来说,广发证券确实存在督导和监管不严的问题,毕竟,作为一个券商,对于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建设、财务管理的合理性,甚至于包括每一年的财务报告的撰写,都是担负着持续督导的义务,所以出现康美药业这么巨额的财务造假,券商肯定是跑不了的。而且在目前的阶段,监管层对信息披露、财务造假几乎可以说是零容忍,那广发证券就不幸的成为了出头鸟,被立为典型,这么做也是起到警示市场的作用。”沈萌说。

据了解,今年以来,监管层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处罚力度不断加大。根据《证券日报》统计,截至7月8日,共有13家券商及31名相关责任人被监管部门采取相关行政监管和自律类处罚措施。

就在最严罚单开出第二天,7月1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提出由中证监会同相关部门建立“打击资本市场违法活动协调工作小组”,形成打击资本市场违法活动合力,共同维护资本市场健康稳定。

另一方面,沈萌认为,回溯来看,科创板、中小板新的资本改革出台之后,像广发证券这样的二线券商,存在为了赚钱、让自己的业绩突飞猛进,而大量的去保荐、让市场承担过大风险的行为。罚单也可以起到警告券商的作用。

根据年报,广发证券2019年共完成股权融资主承销家数34家,行业排名第4;股权融资主承销金额266.14亿元,行业排名第8;其中,IPO主承销家数16家,行业排名第4;IPO主承销金额89.6亿元,行业排名第5。

“另外,在资本市场比较活跃的半年时间里,广发证券被停止保荐、承销业务的资格,对其营收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沈萌说。

这被认为会对广发证券造成更大的冲击,此前有业内人士表示,进入2020年,政策利好频发,科创板、创业板、新三板改革等都将为券商投行业务提供巨大的业务机会。而广发证券业务被暂停,不少项目或许会换券商加快IPO进程。广发证券也会在这场战役中掉队。

据了解,今年以来,截止目前,广发证券已完成6单IPO,募集资金累计为32.92亿元。去年全年,这两项数字则为16单、89.60亿元。而罚单落地之后,保荐、承销业务被暂停,今年业务营收下滑已成大势。

而广发证券被处罚的影响已经开始发酵。就在接收罚单两天后,7月12日,国信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变更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联席主承销商的议案》,同意不再聘请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为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联席主承销商,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联席主承销商变更为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红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该议案获得全票通过。

今年3月2日,国信证券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修订稿)》,拟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6.4亿股(含),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0亿元(含)。4月22日,国信证券收到证监会出具的《关于核准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

值得注意的是,国信证券此次定增共有三家联席主承销商,而目前只剔除了广发证券,而此前二者还有过不少交集,且关系不错。2011年国信证券为广发证券的借壳上市出具了上市保荐书,而2014年广发证券也担任了国信证券IPO的保荐人。

有业内人士预计,广发证券后续还会遭遇更多项目的流失。7月13日,广发证券股价开盘下跌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