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了,单程耗时59分钟的郑州极限通勤者 | 品读

辛苦了,单程耗时59分钟的郑州极限通勤者 | 品读

2020年07月14日 16:32:57
来源: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

由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撰写,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都市圈极限通勤研究》,基于联通智慧足迹手机信令数据,选取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十大都市圈,试图以人和交通的流动为观察视角,通过分析居民日常通勤情况,对比各都市圈极端通勤人群的分布和特征,勾勒城市边界和轮廓,探索城市发展和未来。

“雄峙中枢,控御险要”,中原大地上的郑州依托其独一无二的地理位置条件和交通优势,从“一座被火车拉来的城市”慢慢蜕变为大型的铁路、公路、航空现代化综合交通枢纽,带来了大量产业和人口的流入。

郑州,地处中华腹地,史谓“天地之中”。5000年前,人文始祖轩辕黄帝在此出生、创业和建都。3600年前,这里成为我国商代早期和中期的都城。100年前,平(京)汉和陇海两条铁路在这里交汇,拉开了郑州从文化重地到文商共荣的序幕。

尽管“行色匆忙”,但郑州“脉脉含情的夜色又华灯初上”,“CBD的大玉米还是斗志昂扬”,承袭商都遗风,交通优越,文商繁荣的郑州正一步一步朝着国际化大都市迈进。她雄踞在中原大地上,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热爱这片土地的人们。

59分钟——极端通勤者平均单程时间

2017年,郑州市常住人口988.07万人。本研究利用联通手机信令数据,并通过合理扩样,得出郑州有效通勤用户共117.2510万份,相当于郑州全市常住人口的12.64%。其中,按照通勤距离最远的10%分析,识别出其中极端通勤人群数量为124,124人。

郑州极端通勤人群研究区域包括郑州市市域,洛阳市的偃师市、伊川县,焦作市的修武县、博爱县、武陟县、温县,新乡市的原阳县、延津县、新乡县、获嘉县,开封市的禹王台区、顺河回族区、鼓楼区、龙亭区、尉氏县,汝州市,许昌市的禹州市、长葛市等。

从单程通勤距离来看,郑州区域全部通勤人群的平均直线通勤距离为7.5km,其中直线通勤距离为5km的人数最多,超过14万人。而当直线通勤距离超过5km时,随着直线通勤距离的增加,通勤人数相应下降。提取前10%的通勤人群作为极端通勤人群,发现断裂点为14.7km,发现 极端通勤人群平均通勤距离为21.7km,是普通通勤人群平均通勤距离的2.89倍

从单程通勤时间来看,郑州区域全部通勤人群的平均通勤时间为43分钟;相比而言,极端通勤人群每天路上耗时极高,平均通勤时间达到59分钟,是全部人群的平均通勤时间的1.4倍。一半的极端通勤人群其单程通勤时间为20-40分钟。让人难以想象的是,4%的极端通勤人群其单程通勤时间甚至超过了3个小时。

极端通勤路线

从通勤区域联系来看,郑州区域内的人口通勤范围以郑州市内部区县(1小时等时圈;50km圈层),特别是中心城区内部区域为主。郑州市内部区县的一小时等时圈覆盖了市域大多数片区,但从通勤人口流动来看其内部并不均质,总体而言,等时圈北侧的人口通勤流动不及南侧明显。在中心城区与外围相邻区域的联系上看,中心城区与中牟县、新郑市、荥阳市和上街区(与荥阳市联系)之间的联系较为密切,存在较明显的极端通勤现象。

进一步勾画极端通勤人口的OD通勤路线,即识别通勤人员由居住地和工作地组成的通勤路径,可以发现,从通勤热度来看,从中原区-金水区、金水区-新郑市及中原区-管城区的通勤流热度最强。

极端通勤人群的OD图则显示了郑州极端通勤人群的主要通勤路径。

两条通勤频次最高的极端通勤路线,一条是从新郑市到金水区,另一条是从金水区到荥阳市。郑州主城区与南侧新郑市及西侧荥阳市的极端通勤联系紧密。郑州市外的极端通勤联系则主要出现在伊川县、汝州市、禹州市、长葛市、尉氏县、开封市、原阳县、武陟县、新乡市以及博爱县。

典型居住地和典型工作地

郑州区域极端通勤人口主要集中居住在登封市、新密市、新郑市、龙湖镇、荥阳市和郑州市中心的三个区——二七区、金水区和管城回族区。因此,郑州市的极端通勤人群居住比较分散,几个主要密集地分布既有中心城区的中原区、金水区等,也有与郑州市主城区相距甚远的新密市、登封市等。

本研究选取中原区、登封市、新密市三个极端通勤人群集中居住地作为典型居住地,选取郑州市中央商务区、郑州国际会展中心-大学城片区、郑州航空港经济区三个极端通勤人群集中工作地作为典型工作地,以进一步分析极端通勤人群典型居住地和典型工作地的通勤流动特征。

典型居住区登封市来看,来自郑州的通勤人群主要在郑州市西面的中原区、二七区、金水区工作;新密市是接纳郑州主城区和新郑市工作人群的重要居住地之一;居住在中原区的人群的工作地点则以中原区为中心,向各个方向扩散。

郑州市中央商务区位于郑州城市中心区域,以中央商务区为中心,其外围各个方向均有通勤人群汇入,且各个方向的通勤流密度相近,长距离通勤人群则来自原阳县、武陟县、巩义市、新郑市;郑州国际会展中心-大学城片区由郑州城中心片区向东延伸,在会展中心-大学城区域间形成较为密集的工作地,以这一区域为终点的通勤流具有“西多东少”的特点,上街区、荥阳市是西向通勤流的主要起点,中牟县则是东向通勤流的主要起点;郑州航空港经济区是郑州市主城东南郊的新兴空港经济区,极端通勤流主要来自西北方向的郑州主城区,最远端达荥阳市峡窝镇,西南方向的新郑市也为航空港经济区输送了较多工作人口,两地之间的通勤流也十分明显。此外,东面中牟县的黄店镇、刁家乡等地也散布着赶往航空港经济区工作的人群。

郑州都市圈拓展方向

郑州主城区是历史上的交通要地,交汇的铁路为这里带来了巨大的人气和繁华的商贸。直到现在,主城区依然是郑州人口最为密集的区域。而随着城市地域的不断扩大,郑州的经济辐射也逐步拓展到主城之外的地域,城际之间的联系明显增强。

郑州都市圈形成以郑州主城为核心,焦作和新乡为次中心的空间结构。居住中心、就业中心与生活中心均位于同一分析网格内,呈现出城市多中心集聚的空间稳定特征

郑州依托交通干线及沿线城镇,构建“一主一城三区四组团”的城镇布局结构。逐步形成以主城区、航空城和新城区为主体、外围组团为支撑、新市镇为节点、其他小城镇拱卫的层级分明、结构合理、互动发展的网络化城镇体系。从现状网格分析图来看,主城区、郑东新城区之间已经形成较为明显的连片发展区,主城区与航空城及西部新城区之间也已出现较好的连片发展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