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信电子溢价收购瑞湖科技 有人突击入股标的公司

弘信电子溢价收购瑞湖科技 有人突击入股标的公司

2020年07月22日 23:00:3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时隔数月,弘信电子(300657,SZ;昨日收盘价27.97元)再出手收购深圳瑞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湖科技)股权,意图将瑞湖科技揽入怀中。

相较上一次收购,瑞湖科技的估值再度大幅溢价,上市公司将付出的资金成本也更甚。而在弘信电子出手前夕,有两位自然人对瑞湖科技突击入股,其是否享受到了瑞湖科技估值暴涨的红利,令人关注。其中一人与弘信电子控股股东弘信创业工场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信创业)前任董事同名。

瑞湖科技估值大涨

弘信电子7月21日公告称,公司于7月21日与深圳市瑞湖商务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瑞湖商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公司以自有资金受让瑞湖商务持有的瑞湖科技21%的股权。同时,公司通过控股子公司厦门柔性电子研究院以自有资金受让瑞湖商务持有的瑞湖科技2.5%的股权。在此之前,弘信电子已于去年11月增资取得瑞湖科技34%股权。在上述股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将直接及间接合计控制瑞湖科技57.5%的股权。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瑞湖科技净资产为992.65万元。此次股权交易,瑞湖科技的估值为1.21亿元,其23.5%股权交易共作价2850万元。显然,弘信电子此番收购溢价不菲。

相较于弘信电子去年增资时,瑞湖科技的估值更是暴涨。彼时,弘信电子掏出1020万元,拿到瑞湖科技34%股权。换算下来,瑞湖科技的整体估值约3000万元。弘信电子的增资款中,有65.5524万元计入瑞湖科技注册资本,954.4476万元计入瑞湖科技资本公积金。正是得益于这笔增资款,瑞湖科技的净资产才从不足百万元增至2019年年末的近千万元。

瑞湖科技有何魅力?瑞湖科技成立于2015年12月,是一家基于新材料技术的压力传感技术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科技公司,拥有从感应材料到算法、结构、电路的核心自主专利。

在弘信电子看来,进一步收购瑞湖科技股权是公司夯实“软板+”战略的重大举措。不过,瑞湖科技过往的业绩表现不佳。2018年度,公司营业收入只有30.86万元,净利润亏损160.54万元;2019年度,瑞湖科技营业收入为37.32万元,净利润亏损111.35万元。

两名自然人入股

在弘信电子宣布揽入瑞湖科技控股权之前,有两名自然人对瑞湖科技进行了突击入股。启信宝显示,7月13日,沈军虹、邓超新增成为瑞湖科技股东,两人的出资额分别为4.82万元、19.2801万元,持股比例分别为2.5%和10%。两人此次入股的实际出资金额未知。在沈军虹、邓超入股后,瑞湖科技的股东人数达到了9人。而根据弘信电子的公告来看,瑞湖科技的股东目前只有6名。这说明,瑞湖科技的股权结构在7月13日之后又发生了变化。对比来看,马登晨、唐国新、叶汉华三人从瑞湖科技的股东名单里消失。

如果沈军虹、邓超入股成本低于弘信电子,无疑将成为弘信电子收购瑞湖科技股权受益者。毕竟,瑞湖科技估值暴涨,意味着二人持股价值将水涨船高。

瑞湖科技的“新股东”沈军虹与弘信电子控股股东弘信创业的前任董事同名。据弘信电子招股说明书,2014年,深圳市深越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现星星星触控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越光电)的董事长、总经理毛肖林投资成为弘信创业的股东,其配偶沈军虹于2014年5月担任弘信创业董事。在此情况下,毛肖林、沈军虹为弘信电子关联自然人,深越光电为上市公司关联法人。

弘信电子称,公司向深越光电销售FPC(挠性印制电路板),公司控股子公司弘汉光电向深越光电销售元器件。双方交易十分密切。2015年,深越光电新进成为弘信电子第四大客户。但招股说明书称,双方在2016年基本停止合作。

据启信宝的信息,在2018年3月,沈军虹卸任弘信创业董事。不知此沈军虹是否为彼沈军虹?对此,记者致电弘信电子证券部,相关人士表示证券事务代表出差,其不清楚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