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江苏赛麟监事欲开股东大会 提案罢免王晓麟
财经

独家|江苏赛麟监事欲开股东大会 提案罢免王晓麟

2020年07月24日 22:50:54
来源:凤凰网财经

今年4月27号, 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赛麟)前员工实名举报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王晓麟侵吞国资和虚假技术出资,让江苏赛麟卷入到一场舆论旋涡。随后爆发的,是江苏赛麟的国资大股东南通嘉禾与王晓麟、四家外资股东之间的冲突博弈。(详见凤凰网财经报道《赛麟董事长王晓麟回应被公安介入侦查:我现在回国毫无意义》。)

凤凰网财经记者最新了解到,7月15日,南通嘉禾派向江苏赛麟的监事周峰,提出在8月4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议题直奔公司控制权的主题:罢免王晓麟董事长职务,选举张伟伟为新任董事、董事长。

但此举遭到身在美国的王晓麟的强烈质疑,并提出于7月28日上午10点通过视频或电话方式召开临时董事会,讨论并表决周峰的提议。王晓麟在接受凤凰网财经独家采访时说,“对方就是为了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员工举报只是导火线,如皋国资的一系列操作只是序章,接下来正式章节才刚刚开始。”

此前的7月10日,外资股东曾通过美国凯腾律师事务所,向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发出履约要求函,并警告国资股东将通过香港仲裁要求其履行合资合同义务。至此,江苏赛麟股权和控制权争夺战全面爆发。

截止到发稿,南通嘉禾没有就目前股权之争接受凤凰网财经的采访。

国资股东欲南通嘉禾欲召开股东大会 王晓麟与周峰新监事提出选举新董事长邮件争锋

根据凤凰网财经了解到的最新进展,江苏赛麟汽车的国资股东,南通嘉禾通过其任命的江苏赛麟监事周峰又一次提出了召开临时股东会的提议。

这次股东会的议题直奔公司控制权的主题:罢免王晓麟董事长职务,选举张伟伟为新任董事、董事长。

天眼查数据显示,南通嘉禾是如皋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的公司。而南通嘉禾持有江苏赛麟33.4%的股份,其余股权归属外资股东。其中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资富控股集团通过如皋萨林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持股55.5%,注册在美国的威蒙工业集团通过如皋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1%。

图为监事周峰发起的临时股东会议召集通知截图

股东会提议的事项中,提及选举的董事、董事长张伟伟是何人?凤凰网财经从如皋经开区官网了解到,张伟伟现任职务为“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主任”,负责主持园区全面工作。据知情人士透露,张伟伟曾是如皋开发区前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的秘书。可以说,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希望通过这次股东会议,委派“自己人”全权掌管江苏赛麟。

同时在股东会议题中还包括“修改公司章程”,要求董事会所有董事由南通嘉禾一家股东委派,董事会和股东的通知期缩短为三天,会议必须以现场方式召开等。

针对这一召开股东会的要求,王晓麟和南通嘉禾开始了又一轮的博弈,。王晓麟认为,“南通嘉禾会强推没有其它股东参加的股东大会,并单方面罢免所有外资董事,这将构成非法夺取公司股权和知识产权。”同时,王晓麟“放话”要给南通嘉禾上一堂公司法基础课。

王晓麟在收到江苏赛麟监事周峰召开临时股东会的提议后,回函告知,将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在十个工作日后召开董事会讨论并表决该监事的提议。

但周峰表示认为“、目前公司面临大量债务、诉讼等等,经营极度艰难,甚至危在旦夕”,在公司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其在7月18日(北京时间)前发出临时股东会通知,已经给董事会、股东会留足了充足、合理的时间。

对此,王晓麟表示说:“他们是在不遵守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的前提下,就是想要获得公司的为了公司的控制权”。王晓麟认为对方混淆了召开股东会的提议权和召集权。“对方要求召开的股东会的议题是修改公司章程和改变董事会构成,并不涉及到该监事在邮件中提出的’债务、诉讼、经营’等问题。

王晓麟在致监事的邮件中言辞犀利:

“作为江苏赛麟的监事,您有义务了解并遵守江苏赛麟公司章程……。本人作为江苏赛麟董事长,并没有教导您公司章程和相关法律的义务。但是,鉴于您回函中体现的对公司章程和依法管理公司的极度无知,我在此义务给您上一堂公司章程的基础课。”

而监事周峰的反击也是针尖对麦芒,直接向所有股东发出通知,以董事会未能按其要求于7月18日发出股东会通知为由,指责董事会未履行召集股东会会议的职责。

对此,王晓麟表示“从违反合资协议、抢夺公司公章、冻结公司账户、查封公司资产、强行更换公司保安、强迫公司雇员辞职、非法扣押外资股东法人代表、利用公权力构陷本人提起刑事侦查、到拒绝参加合法召开的董事会和股东会,同时违反公司章程召集股东会等,南通嘉禾的做法自始至终像法盲一样。”

律师:目前的情况对双方都不利

南通嘉禾新任命的监事是否可以召开股东大会?王晓麟提议召开董事会有无必要?

天达共和(上海)律师事务所主任、资深合伙人王宏看完江苏赛麟的公司章程后,告诉凤凰网财经记者:“南通嘉禾可以提议召开股东会,但由其指定的监事来提议,并要求罢免王晓麟和外资董事,可能是希望王晓麟不召开股东会,那么,监事就可以依照公司章程,以现任董事会不依法召集股东会、不履行董事职责为由,提出罢免现有董事,并由监事自行主持股东会。”

“但是,王晓麟可能看出了个中缘由,明确提出了召开临时董事会讨论和表决这位监事的提议。”王宏律师表示,“至少目前看来,王晓麟没有违反公司法和公司章程, 这位监事没有理由罢免外方董事和王晓麟,也没有理由强行召开和主持股东会。现在外资股东掌握大多数股权,要通过国资股东的提议,南通嘉禾必须要和外资协商一致才有可能。”

最后, 王宏建议,目前这种状况对双方都是不利的,股东之间的不同意见应该通过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可以通过仲裁或法院。

据了解,目前江苏赛麟的外资股东们正在准备在香港提起仲裁的相关材料。

对公司的控制权争夺还在继续,但江苏赛麟的经营已然难以为继。早前已有消息报道,位于江苏如皋市(南通市代管)经济开发区的赛麟汽车两个制造工厂——赛麟汽车一厂和赛麟汽车二厂已经被南通中院查封。江苏赛麟在经历了过去两个月的举报风波、舆论旋涡、员工欠薪之后,正式迎来也许是双方期待已久的股权争夺战。也许只有了解了双方的股权之争,才能真正揭开江苏赛麟的层层迷雾。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接下来的香港仲裁结果如何,让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