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工业:都市圈美好生活的标配

消费工业:都市圈美好生活的标配

一衣一食里,市井街巷的烟火气

三五个朋友聚在小馆就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谈天说地

姐妹们穿着最当季的美衣、交换最新八卦,结伴逛街

父母拉着孩子稚嫩的小手,在超市里采买一周用品

闲暇时光打开散发墨香的新书,在咖啡的浓郁中品读

……

这大概就是掩藏在每日匆忙奔波背后,城市里最真实的烟火气息。

最潮流时尚的衣服、最新鲜美味的食物、最方便齐全的购物、最先发行的出版物,身在大都市里的我们在享受这些便利的时候,是否想过,是什么在支撑和成就了我们的都市美好生活?

身居北京的朋友大概对厚重的玻璃门,白帽子“阿姨”,按斤称重纸袋包装的稻香村并不陌生。和帝都金融街、国贸、中关村高大上的写字楼相比,坐落在各个小区、各大超市的稻香村显得老派且微不足道。

但这样的稻香村,它可能是相伴成长的记忆中的味道,是一日三餐购买米面、酱料、小食、熟食、糕点必去之地,是大学时期给老家亲戚好友的必带佳品。

消费工业:都市圈美好生活的标配

图片来源:北京稻香村公众号

作为京城“大食堂”,小食品藏着大产业,稻香村在北京全市有200多家连锁店,一个物流配送中心,在各大超市系统开设销售专柜400多家,全年产量近六万吨,年销售额达60多亿元,平均一个店的年产值2000多万!

北京稻香村门店布局

“酱菜六必居,绸缎瑞蚨祥,中药同仁堂,糕饼稻香村。”他们是北京人心中的一个文化符号,也是这座城市的橱窗,勾勒出帝都最朴实的生活气息,也见证了城市扩张、变迁和产业格局的演替。

始创于清朝光绪年间的稻香村,至今已有近130年的历史:最早是在东直门北新桥的街道小厂,1983年复业后逐步壮大、从二环搬到北四环的小营,后因产量的增长,又辗转搬迁到北五环外的昌平。位于昌平区北七家镇科技园区的稻香村食品厂生产基地,工厂占地200亩、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

随着北京城的不断扩大和地价的攀升,昌平紧凑的工厂显然已经承载不下这家老字号稳健的升级扩张。经历过数次搬迁的稻香村,再次面临为未来发展选址的问题,在配送半径和成本之间达到均衡的“霸州休闲食品产业园”成为他的下一站。目前,北京稻香村霸州食品生产基地,规划建筑面积近30万平方米的厂房已拔地而起,年产能将达10万吨。

图片来源:产业最前线

除了稻香村,北京还有许许多多类似这样或老或新的民生窗口产业,没有金融业的高高在上,也没有互联网的高精尖,但却是关联着生活在大都市里每个人不可或缺的日常。

所谓人间烟火,就是一日三餐、衣食住行。

“白菜帮”里,窥见一座世界级大都市的生动

一座世界级城市,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核心是什么?——是高精尖的“白菜心”。研发设计、科技服务、金融服务是“白菜心”,电子信息、航空航天、生物制药是 “白菜心”。那是否就意味着要“舍弃白菜帮子,精选菜心”?

从一座座世界级大城市的产业构成中,可以看到,正是这些保留下来的“白菜帮”,造就了这些都市的灵动、活力,形成了他的独特性格。

纽约——是世界金融中心,也是时尚之都。

贴在纽约身上的标签数不胜数,雍容华贵的“外衣”是纽约作为全球性生产要素配置中心的一种外在呈现,但更深入内里,我们依然可以找寻到支撑都市运转的朴素逻辑,看到国际大都市区日常生活的生动侧面。

纽约至今仍然保留了服装、印刷和食品等典型的都市型工业,是纽约产业的一抹亮色,是纽约的性感所在。

寸土寸金的曼哈顿,还保留着一部分服装制造

消费工业:都市圈美好生活的标配

纽约市领导着美国乃至世界时装新潮流,保留在纽约市内的服装加工产业功不可没。在流行风尚快速变化的条件下,设计师愿意找就近的生产厂家生产其产品,使得纽约的全球时尚产业长盛不衰。纽约服装制造占制造业增加值和就业总人数的1/3左右,大部分服装制作企业都是与知名品牌长久合作的“百年老店”,从设计到图案、切割、原型、生产,具有较高的附加值。

北京人在纽约,曼哈顿中城的时装加工厂就是第一站

图片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网站

目前,大部分服装制作企业位于核心区曼哈顿,占比达63.7%。2018年12月20日,纽约市议会通过曼哈顿“时装区”的区划文本修订案,为确保时装区的产业空间和流行产业长期的稳定发展提供政策支持。

修订案提出将在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纽约制造园区”(Made in NY Campus)投资1.36亿美元建立20万平方英尺的时装制造中心,提供2,000至20,000平方英尺的小型空间,供厂商从事成衣打版、马克排版和尺码放缩,裁剪和缝制以及样品制作。该中心还将包括共享服务与相关用途,以支持这些服装企业成功发展,并扩大日落公园服装产业聚落规模。

Bush Terminal将被改为服装中心的厂房

图片来源:上海城市研究

隐藏在繁华东京里的食品之城——野田市

东京湾区是世界第三湾区,东京都市圈GDP占日本全国1/3左右,以繁华的东京都、超前发达的工业制造业和高效的六大港口闻名于世,但就在这样一个核心地带,都市工业同样占有重要的位置。

在距离东京市中心约30Km的野田市,聚集了大量的食品企业。其中,日本最大额调味品企业——龟甲万,便坐落于此。

野田市的发展甚至整个野田地区食品工业的发展都离不开龟甲万。时至今日,龟甲万的全球最主要生产基地,依然保持在野田市,野田工厂生产的酱油占据了公司在日本市场的6成以上。野田工厂与其总部设施,共同构成了野田工厂群,这里汇集了龟甲万食品、饮料、商业服务以及生物化学、物流等核心部门,是龟甲万的全球大脑与产品输出中心。

利根川沿线主要食品工业分布

消费工业:都市圈美好生活的标配

图片来源:华高莱斯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野田地区不仅吸引了全球知名的大型食品企业,同时带动了食品加工机械、物流等相关产业的发展。最终,在东京30Km圈层,形成了以野田市为中心,以利根川为主轴食品工业带。

位于这条工业带周边的千叶县、茨城县、栃木县、群马县与埼玉县都是关东地区农业大县,堪称东京的菜篮子。丰富的农业资源为野田地区的食品工业发展提供了一定的产业基础,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东京都市圈庞大的人口体量。正是由于巨大的消费人群,才带动了本地区食品工业的发展。

大都市,不仅需要“白菜心”也需要“白菜帮”

都市型工业,虽然不像高端服务、尖端制造等“白菜心”产业那样带来高附加值,但因为主要服务于大都市的消费人群,具有强市场指向性,也为大都市所不可或缺。

中央厨房——悄然兴起的餐饮“大后厨”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沙县小吃以薄利多销起家,“1元进店,2元吃饱”是对其经营模式的形象描述。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勤奋的沙县人把六万多家小吃门店开到了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创造了年产值超100亿元的“国民小吃”品牌。

如今,随着中央厨房模式的推广应用,沙县小吃的经营模式也正在发生改变,使得沙县小吃走向标准化和规模化。

洗菜、和面、包馅、速冻……各道工序基本靠自动化生产流水线完成。过去需要200多人才能完成的生产,现在只需要16个工人,并且一天的产能达到10吨。

作为国内第一家营收超百亿餐饮的企业,海底捞国际控股于2018年5月17日正式在港交所申请上市。

吃货们在海底捞各门店吃到的产品,不管是绿油油的生菜还是新鲜的毛肚虾滑,都是由中央厨房加工,并通过冷链配送到各个门店直接上桌。

这背后的关键是海底捞拥有自己高效的食品供应链系统。

图片来源:蜀海供应链官网

在北京都市圈,蜀海供应链大兴仓于2015年10月正式运营,合作品牌近两百家,随着业务需求的不断增长,需要进行仓储扩充升级。为此,北京房山新仓于2019年8月正式开业,同时在京南的霸州有配套的中央厨房生产基地。

啤酒/饮料——在服务半径内布局

就像喝饮料的“老饕”们确实能够在盲测里区分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口味刁钻的酒鬼们私下里有个说法是,北京到青岛这条铁路线上,北京去青岛方向的青岛啤酒,不如青岛开往北京方向的青岛啤酒好喝。

背后的原因,还是跟产地有关。产地不同,口感就不一样。青岛开往北京的列车上采购的是青岛当地产的青岛啤酒,而北京发往青岛的列车上可能用的就是北京的青岛啤酒厂生产的青岛啤酒。

事实上,啤酒产品运输半径一般为250-300公里,超过了这个范围就无法覆盖成本。另外,消费者对啤酒产品的新鲜程度要求较高。因此,基于成本的考虑,企业必须布局在大都市的周边。

燕京啤酒在北京都市圈的企业分布图

资料来源:大七环

燕京啤酒是中国最大啤酒企业集团之一。其总部位于北京的顺义区,该区域主要以研发+生产+销售为主,且在近郊区的三河市有较大的销售公司,力求实现研-产-售一体化发展;同时在北京市的周边的高碑店市、雄县、固安县等地有较大的生产企业,在定兴县、永清县、蓟州区等地有销售企业。

除啤酒外,诸如饮料和乳品企业,由于运输成本较高,往往也会在大城市的周边进行选址。

粮油加工——兼顾市场与原料基地

人的一生要摄取20~30吨食物,而粮食和油料是最重要的食物来源。我国居民饮食中90%的热能、80%的蛋白质和绝大部分食用油是由粮食和油料提供。

中国是人口大国,每年消费的主粮巨大。数据显示,我国居民每年的人均主粮消费量为256.7公斤,平均每天消费主粮0.7公斤左右。按照全国14亿人口计算,每天需要的主粮接近100万吨。

为了满足大都市人群的消费,粮油加工企业一般在工厂选址和产能布局上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流通成本。企业要么靠近市场,要么靠近原料基地。

以益海嘉里为例,目前该企业已形成了布点广泛、布局合理、规模宏大的优质生产体系;建立了中国庞大的经销网络,经销商数目已经超过2000家,遍布全国400个大中城市,销售网络已覆盖了中国除台湾地区以外的所有省区市。

益海嘉里中国工厂布局

消费工业:都市圈美好生活的标配

图片来源:网络公开资料

为保障京津雄广大消费者对一日三餐高端、方便、营养食品的多样化需求,益海嘉里在北京都市圈共投资两家粮油加工企业:益海嘉里(北京)粮油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和益海嘉里(霸州)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其中,益海嘉里(北京)是益海嘉里集团在北京投资建设的粮油食品加工企业,主营小麦生产、加工、销售项目,产品以高档专用粉和高档民用粉为主,项目全部投产后,日加工小麦3600吨,年产值将超过30亿元。益海嘉里(霸州)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共投资20亿元,以满足雄安新区和大兴国际机场周边大量人口流入的消费需求。

印刷包装——都市工业的“服务业”

作为国家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首都北京是中国印刷包装业的聚集之地。无数国家级的大报、期刊均云集于此,其中全国三分之二的出版社坐落在北京。

据统计,目前北京地区印刷企业有1468家,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8倍。截止2018年年底,北京地区印刷业的资产总值达到464.9亿元,主营业务收入为326.3亿元。北京在2014年~2018年中停业、注销或外迁的印刷企业达524家,占总数的29%,但印刷包装行业的规模仍保持了3%~5%的年均增长。

印刷包装产业既是制造业,也是服务业。北京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过程中,医药、服装、工美、食品、旅游、电子、金融等都市工业飞速发展,为北京的印刷包装市场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北京作为国家的政治、文化、国际交往和科技创新中心,印刷产业与其有较高的匹配度,各种政策、法规、重要文献、图书、报刊的出版和党政重大会议、国际会议、科技研发成果的宣传报道等方面都需要印刷服务。

如果强制性的把北京的印刷厂全部撤到距离较近的河北等地,而其服务的出版社还在北京核心区,必将导致企业运输成本、运作成本等大大增加。因此,印刷包装业一直是大都市中重要的都市型工业门类。

都市消费工业——不可或缺的民生产业

都市圈是以超大特大城市及辐射带动能力强的大城市为核心、周边城市共同参与分工协同的高度融合的网络状城市空间形态。与尺度更大、范围更广的城市群相比,都市圈内的城市主体间存在密切的经济联系,具备一体化发展的经济基础,也是市场经济规律下城市群人口承载和产业集聚的主要平台。

预计到2035年,中国城镇化率将提高至70%,将有10亿人口将集聚在城市。2018年,都市圈的城镇人口净增量占全国净增量2/3,预计未来仍将维持该比重。以广州、上海都市圈为例,集聚了3000多万的人口,形成了巨大的消费市场,这是都市工业得以保留和发展的重要依托。

消费是最终需求,是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的直接体现。为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不断追求,都市消费工业自身也会不断的转型升级,也会分化出许多新的业态,从而成为都市圈美好生活与经济发展的标配!

“白菜心”固然重要,“白菜帮”也不可或缺。都市圈除了“高精尖、白菜心”,还需要很多的作为“白菜帮”的都市消费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