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业绩涨上天,原大股东来夺权,欣龙控股开启龙虎斗

半年业绩涨上天,原大股东来夺权,欣龙控股开启龙虎斗

2020年08月12日 14:35:56
来源:中访网财经

试问今年做什么生意最赚钱,十个人里恐怕有六个人会说做口罩生意,但是这口罩生意也是有不小的风险存在,比如最近刚刚成为黑天鹅的金发科技,68亿口罩订单说没就没了,业绩也将一百八十度转变。

而欣龙控股就不一样了,今年上半年受益无纺布需求增加,公司业绩同比大幅增长,连董事长都给自己涨薪了,公司股价甚至攀上历史最高峰。然而良好的业绩和股价表现却让欣龙控股的原大股东急红了眼,于是对于公司控制权的“内斗”就此展开。

新任大股东赶上好时候

欣龙控股主营业务是生产销售水刺、熔纺等非织造材料等,口罩用无纺布正是公司拳头产品之一。因此2019年时候,欣龙控股刚刚扭亏为盈482.6万元,到了2020年上半年,因为销售额在市场需求带动下出现超常增加,上半年预计盈利1.4亿元至1.9亿元,同比增幅超过2000%。

也正是在公司蒸蒸日上的带动下,欣龙控股董事会在不久前审议通过给董事、监事调整津贴的议案,计划给董事长津贴的由每月0.6万元提高至年薪120万元,涨幅高达15倍。虽然欣龙控股解释,原来董事长兼任总裁,董事长职务没有单独发薪酬,现在董事长和总裁是两个人,董事长才有薪酬。

但欣龙控股2019年年报显示,原董事长、现联席董事长郭开铸2019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53.55万元。显然新任的董事长不愿意委屈了自己,当然为了不委屈了前任,联席董事长也涨到了120万年薪。

欣龙控股的董事长何向东和联席董事长郭开铸是公司在今年年初刚被董事会推举出来的,此前公司经历了一场控制权的变更。

2019年12月,欣龙控股控股股东海南筑华与嘉兴天堂硅谷签署协议,海南筑华将向嘉兴天堂硅谷转让其持有的欣龙控股4459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28%。同时,海南筑华将其所持有的,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45%的4550.86万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的表决权,一同委托给嘉兴天堂硅谷。海南筑华的一致行动人海南永昌和也签署协议,约定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将海南永昌和所持有的欣龙控股517.08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转让给嘉兴天堂硅谷。

在今年1月份,欣龙控股发布公告表示上述交易完成,嘉兴天堂硅谷拥有欣龙控股4976.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9.24%,并且拥有公司表决权股数合计为9526.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7.70%,成为欣龙控股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海南筑华拥有欣龙控股4550.6万股,是第二大股东,只是没有了表决权。

欣龙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也变更为王林江、李国祥,管理层同时进行更替,原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郭开铸辞去公司总裁职务,成为董事会联席董事长,嘉兴天堂硅谷董事长何向东被推举为欣龙控股董事会董事长。

作为资产管理公司,嘉兴天堂硅谷进入欣龙控股的时机可谓正当时,在公司股价长期处于4元/股的地位徘徊时期进入,随后今年疫情影响导致口罩产业链爆发,公司也就此实现业绩的超常规发展。欣龙控股股价在今年3月一举冲上14.95元/股的历史最高位,几个月时间,嘉兴天堂硅谷持有欣龙控股的资产便增值三倍多。

原大股东反悔了?

欣龙控股的业绩和资本市场表现,很难说来自于嘉兴天堂硅谷的帮扶,更多是因为疫情导致其所在的行业,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发展机会,而嘉兴天堂硅谷可谓是一个幸运儿,入主欣龙控股后,随即就能享受到公司成长带来的巨大益处。

作为公司前第一大股东的海南筑华,就变得满嘴苦涩了,不仅在公司股价低点出让了近半的股权,而是还拱手将剩下股份的表决权交给对方。眼见着欣龙控股的业绩大幅上升,未来市场前景一片大好,海南筑华有了反悔之意。

8月10日,欣龙控股发布公告称,收到海南筑华发来的《关于提示上市公司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通知》及附件《深圳国际仲裁院关于仲裁申请的通知>》。原来海南筑华因履行《表决权委托协议》义务及其它相关事宜发生争议,已向深圳仲裁院提交了与嘉兴天堂硅谷的仲裁申请,提出解除表决权委托。

海南筑华并未说明到底是哪些事情发生了争议,根据此前公司公告,嘉兴天堂硅谷已支付股权转让款,并获得了海南筑华所持股份的表决权,海南筑华及其实际控制人张哲军还曾经出具声明,确认将不谋求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地位、上市公司控制权,并认可嘉兴天堂硅谷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认可王林江和李国祥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欣龙控股此前在海南筑华手中,的确并没有值得亮眼的成绩,反而有不少劣迹,其前董事长郭开铸在2014年曾因存在严重的证券市场失信行为受到海南证监局给予的警告并处以10万罚款的行政处罚,还在2016年因违反《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六条关于“收购人最近3年有严重的证券市场失信行为,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规定,再次被海南监管局责令整改。

整改后,欣龙控股的实控人才由郭开铸变更为张哲军,但郭开铸作为董事长仍掌控欣龙控股的经营发展。

自2010年至2019年,九年时间欣龙控股除少数几年微盈利之外,大多年份都是亏损状态,其中2018年亏损最为严重,达到1.09亿元,对于这样的前大股东,欣龙控股的投资者显然没有太好的话,有投资者表示,这是因为公司今年效益太好了,于是开始争夺控制权,也有的表示这是过河拆桥不厚道。

对此,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告诉富凯财经,表决权委托协议往往附带一些条件,如果双方产生严重分歧,表决权委托协议便会被解除,因此这种表决权委托往往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般情况下,只有两家公司拥有同一实控人情况下,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才较为稳妥。

内容来源:富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