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5年分红20亿,销售费超研发投入16倍,济川药业何时刹车?

董事长5年分红20亿,销售费超研发投入16倍,济川药业何时刹车?

2020年08月16日 11:57:25
来源:中访网财经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作为儿童健康的引领者,济川药业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近日,随着原眉山市人民医院院长王建民受贿一案浮出水面,药企行贿这一“隐秘的角落”再一次曝光在公众眼前。

而在涉嫌行贿的名单里,A股上市企业湖北济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位列其中。

这家诞生于江苏泰兴的儿童药企,自从2013年借壳洪城股份上市以来,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26.15%,业绩增长有目共睹。

今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整个医药股市场整体表现良好的情况下,济川药业的市盈率却排在了同行末位。

到底是市场错杀还是另有隐情?随着行贿丑闻的曝光,济川药业的问题也慢慢浮出了水面。

01

医药业,一直是长线投资者们的“桃花源”,而医药行业也是商业贿赂犯罪的高发领域。

7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王建民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原眉山市人民医院院长王某民先后收受财物合计241.72004万元。行贿名单中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赫然在列。

据悉,2015年,王某民为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南片区销售代表,在市医院销售药品上提供帮助,收受现金1万元。

此后,杨某所在公司的药品被市医院停用,而后得到王建民的帮助才得以让市医院恢复采购了济川公司的药品。

事实上,深陷丑闻的济川药业并非首次。

梳理公开报道,2012年5月,济川药业子公司济源医药因其业务员的商业违规行为,被池州市工商局处以1.5万元的罚款。此宗案件涉嫌商业贿赂;

早在2005年,成都商报就曾披露过,江苏济川药业集团四川分公司负责人、驻成都业务员及其临床医药代表为了将药品打进医院药房,“必须付出很多打点费用”。

不知从何时起,医药行业开始盛行“带金销售”,这股“利”字当头的奢靡之风,在医药界愈演愈烈。对医药代表们来说,让医生在处方上写上他们的产品名字,是他们的最终诉求。①

而济川药业也并不是孤例。

资料显示,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主任雷某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及贿赂超300万元,而案件中的行贿方则涉及恒瑞医药旗下公司、扬子江药业等。

医药回扣、会议赞助等多是药企与医院之间勾连的“潜规则”。同是行贿,济川药业和其他药企最大的不同在于,多年来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的现状。

2019年,济川药业营收69.4亿元,归属净利润16.2亿元。同期,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实现营收约55亿元,净利润约15.7亿元。

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9年,济川药业销售费用分别为10.6亿元、13.83亿元、16.46亿元、20.45亿元、25.07亿元、29.41亿元、36.64亿元、34.49亿元。②

销售费连续8年高企。即使2019年出现首次下降,总额也接近营收的一半。换句话说,公司卖10块钱的产品,营销相关费用就花掉了5块。

在一份15家中药巨头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的统计名单中,济川药业位列前三甲。

而在销售费用中,占比最大的是学术推广费,近三年这部分费用保持在销售费用的50%以上,从趋势上看,所占比重持续提升。

济川药业也正是借助了以学术推广为主,渠道分销为辅的特色销售模式来推动业绩增长。说白了,就是‘重金堆砌’消费渠道,这一次让济川药业“湿了鞋”。

02

作为一家药企,如此高的销售费用自然让它备受争议。

药企销售费用高,跟整个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有一定关联。企业要脱颖而出的话,多数得靠终端费用投入无可厚非。但药企想要从根本上改变这一现状,或许还要从核心竞争力入手。

斥巨资在销售费用上的济川药业,在研发投入上是否也同样的大方吗?

据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研发支出仅2.1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的3.33%,同比上涨7.00%;研发人员数量602人,占公司总人数8.51%;反常的是,营销团队规模达到3000人,足足是研发人员的5倍。

34.49亿元的销售费用,3000人的营销团队;2.10亿元的研发投入,3.33%的营业占比,602人的研发团队……

这些赤裸裸的数字对比无不在陈述一个事实:“重销售轻研发”。

而济川药业在研发上的短板却恰恰也在反噬它的核心竞争力。

济川药业主要从事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药品产品线主要围绕儿科、呼吸、消化等领域,主要产品为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等。③

自借壳上市至今已经五年多时间,每年都在研发新药,可是其真的持续贡献利润的药品一直以来只有那几款,除了2014年收购的东科制药带来的妇炎舒胶囊、黄龙颗粒带来了较为明显的增收,这些年来没有新增产品带来明显收入的增加。

2018年10月29日,国家药监局的一则公告直接成了蒲地蓝销售收入下降的导火索。

公告中修改了蒲地蓝消炎制剂处方药说明书,将此前标注为“尚不明确”的禁忌和注意事项和广泛适用于儿童患者,更改为恶心、呕吐、腹胀、腹痛、腹泻、乏力、头晕等;皮疹、瘙痒过敏等不良反应,明确指出孕妇和过敏体质儿童、脾胃虚寒者慎用。

医院在开药时趋于谨慎,而这无疑缩小了蒲地蓝的适用群体,蒲地蓝的销量随之下降。这对以蒲地蓝为主打产品的济川药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2019年,济川药业清热解毒类产品营收23.48亿元,同比下降26.52%。

更为严重的是,此前济川药业营收、净利润一路飙升的美梦在2019年破裂了,出现了自2013年“借壳”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

长期的轻视研发,把重心放在销售环节导致其核心竞争力越来越弱。在高利润的要求下,创新研发上的资金又被用于销售上,桎梏于“死循环”的济川药业越来越需要破局之路。

03

对药企来说,销售费用过高意味着生产研发成本难降低,市场竞争加剧之下产品毛利率提升困难。面对千难万难,以销售见长的济川药业动起了“歪脑筋”。

据媒体报道,济川药业对外宣称,旗下消字号首款新品蒲地蓝可炎宁抑菌含漱液、蒲地蓝可炎宁抑菌口喷上可“辅助治疗”、“预防疾病”等。

两款产品执行标准都是GB/T 2945,也就是口腔清洁护理液的行业标准,卫生批号为消字号。

可问题在于,消字号的定义是经地方卫生部门审核批准的卫生批号,属于卫生消毒用品范畴,检测指标主要为杀菌作用。

据《消毒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消毒产品的标签(含说明书)和宣传内容必须真实,不得出现或暗示对疾病的治疗效果。

基于此,消字号产品仅具有消毒功能,不具备药物的任何其他功能。宣传消字号产品具有辅助治疗、预防疾病等作用,明显打“擦边球”。④

本意想通过宣传夸大疗效增加销量,却不曾想涉嫌虚假宣传导致业绩“滑铁卢”。2019年,济川药业清热解毒类产品产量10800.88万盒,销量12675.81万盒,分别同比减少40.73%和24.00%。

更遗憾的是,旗下拳头产品蒲地蓝消炎口服液未进入最新的2019年国家医保目录,仅进入部分省份的医保目录。按照规定,如蒲地蓝消炎口服液3年仍未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则将面临退出省级医保目录的风险。

然而摆在济川药业面前的这些问题,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曹龙祥似乎并不在意,相反,公司还连续多次融资,圈钱上瘾。

2020年3月13日,济川药业发布分红计划,拟分红10.02亿元,同时拟定增募资14.05亿元。

从经营上看,虽然2019年是济川药业在借壳上市连续6年高增长后的首次负增长,但其实公司账面上未曾缺过钱,并已经接连3次融资。⑤

颇令人玩味的是,济川药业2019年度的归母净利润为16.23亿元,2019年底的货币资金为22.85亿元。分红高达10亿,要知道,2019年全年研发支出也仅有2亿。

一手大笔分红,一手大笔募资,如此骚操作的背后也让人看到了人性的自私面。

年报显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曹龙祥直接和间接持有济川药业69.16%股份,近五年分红近20亿元。在2020年5月12日新财富江苏榜单中,曹龙祥以136.3亿的身家排在了第12名。⑥

坚持长期高分红却把研发甩在一边,对企业再发展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随着我国接连出台4+7、两票制、医改目录动态调整等拳头政策。靠高销售费用支撑起的利润增长或许再难复制。

繁华的销售业绩表面下,掩盖不住营收和研发困境的悲凉。向左还是向右,曹龙祥和济川药业都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图片来源网络,资料来源备注:

①:未来网,《济川药业惹争议:子公司涉嫌行贿 销售投入超研发投入19倍》,2020年8月6日。

②:格隆汇,《济川药业“一石三鸟”:融资、分红与减持》,2020年6月5日。

③:未来网,《济川药业惹争议:子公司涉嫌行贿 销售投入超研发投入19倍》,2020年8月6日。

④:中国经济网,《济川药业全资子公司涉贿案 销售费用连续8年居高不下》,2020年7月31日。

⑤:证券市场周刊,《济川药业融资上瘾》,2020年3月31日。

⑥:铑财,《济川药业双高与双降 奇正藏药牛股直击 谁能沉者金?》,2020年8月11日。

内容来源:极客财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