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面包全国扩张受阻 实控人家族累计减持24亿后行将何处?

桃李面包全国扩张受阻 实控人家族累计减持24亿后行将何处?

2020年08月24日 11:26:52
来源:中访网财经

一边是产品竞争激烈,全国扩张遇阻,一边是营收增速四连降,控股股东持续减持,桃李面包未来又将行至何处呢?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吕明侠

近日,桃李面包(SH:603866)披露了2020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7.39亿元,同比增长7.08%;实现净利润4.18亿元,同比增加37.52%。

单从财报上看,疫情下,桃李面包的业绩着实不错。但由疫情带来的业绩增长,不能长期掩盖部分子公司亏损的事实。

《每日财报》注意到,桃李面包37家子公司中仍有17家亏损,上海地区亏损最为严重,净利润为-440.34万元。江苏、武汉、厦门、深圳桃的亏损额都超过了200万元。

令市场不安的是,近一年来桃李面包实控人家族屡次发起减持股份公告。这是否预示大股东对公司发展失去信心呢?

17家子公司处于亏损,负债规模不断扩大

1995年,桃李面包坊在丹东成立,两年后的1997年,吴志刚与次子吴学群成立了沈阳市桃李食品有限公司,这就是桃李面包的前身,成立以来公司一直专注于以面包为核心的优质烘焙类产品的生产及销售。

2015年12月22日,桃李面包在上交所上市,自此其身上便多了“面包第一股”标签。在2015年上市之后,桃李面包扩张速度急速增快。

仅2016年,桃李面包即融资设立了10家子公司,其中沈阳一家,另外9家分布在华中地区、华东地区和东南地区,据2019年报显示,桃李面包共拥有37家子公司。

但《每日财报》注意到,当下桃李面包仍然没有摆脱对原有市场的依赖。2019年,东北市场营收占比达47.20%;而华东地区的营收占比为20.67%;西南地区为12.07%;西北地区和华南地区都在7%左右;华中地区,还不到1%。

据桃李面包2019年年报显示,其位于华东、华南、华中三大区域市场的子公司几乎都没有为上市公司贡献利润,上海、深圳、武汉、江苏、合肥、广西、福州、厦门、长沙等17家地区子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去年6月,桃李面包发布公告称,拟注销长沙子公司。

不仅仅是全国各市场发展不顺,扩张也给桃李面包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桃李面包的负债规模在不断扩大,令人担忧。

2017-2019年,桃李面包负债总额分别约为3.71亿元、4.9亿元、14.43亿元。截止到2020年一季度末,其总负债额已增至约14.8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约6.34亿元,占比接近42.6%。

营收增速4连降,产品单一竞争剧烈

受疫情影响,上半年桃李面包还有不错的增长。但如果将时间拉长,《每日财报》注意到,公司开始迈入降速增长通道。

2016年-2019年,桃李面包总营收分别为33.05亿元、40.8亿元、48.33亿元、56.44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8.95%、23.42%、18.47%、16.77%。

从净利润来看,桃李面包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36亿元、5.13亿元、6.42亿元和6.83亿元,同比分别上涨25.53%、17.85%、25.11%和6.42%。2019年净利润增速首次跌到个位数,创下近年来新低。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销售费用,同期桃李面包的销售费用增长很快,到2019年,销售费用已达12.28亿元,同比增长22.94%,远高于营收增速,销售费用率也从2015年的14.04%增加到了2019年的21.76%,呈逐年递增的趋势。

桃李面包在销售费用上很慷慨,但在研发费用上倒是没有那么大方。2017-2019年,桃李面包研发费用分别为507.9万元、565.1万元、884.3万元,分别占营收比例0.12%、0.12%、0.16%。

研发费用少,表现在产品端就是结构极为单一。从营收占比来看,面包及糕点是桃李面包的依赖型产品,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占营收的比例达99.7%,而月饼、粽子等传统节日产品只是辅助性的。

值得注意的是,面包行业门槛较低,同质化严重,没有牢不可破的行业壁垒。近几年,市面上涌现出大批的跨界入侵者,它们的闯入无疑加剧了桃李面包的竞争压力。

以喜茶、奈雪的茶、乐乐茶等为代表的茶饮品牌带动了一股“茶饮+烘焙”的风潮,越来越多茶饮店甚至是咖啡店开始跨界烘焙,丰富相关的产品线。包括三只松鼠、百草味在内的零食品牌也在积极开拓短保面包市场,希望能扩大产品线,增强品牌影响力。

至于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大增,最主要的原因是疫情期间居家对食品囤货需求提升。但是这并非是长期事件,不会总发生,桃李面包还是要考虑长期发展趋势。

实控人家族持续减持,累计套现超24亿

随着公司业绩增速不断放缓,公司股东也开始不断密集减持套现的历程。从股东结构来看,桃李面包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实际控制人为吴学群、吴学亮、吴志刚、盛雅莉和吴学东五人,其中吴学群、吴学亮和吴学东为兄弟关系,吴志刚和盛雅莉是三人的父母。

自桃李面包2018年12月底上市满三年后,吴氏家族便开始了持续减持套现。彼时,时任董事长吴志刚和一致行动人盛利、盛雅萍计划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94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

2019年3月,由于吴志刚误操作被迫提前终止,但此时已经减持940万股,套现金额逾4亿元。2019年4月,盛雅莉、吴学东计划减持941万股;一致行动人肖蜀岩、吴志道计划减持49万股。此次减持在2019年6、7月份完成,合计套现近5亿元。仅2019年不足11个月的时间里,其家族成员合计减持套现金额就高达12.6亿元,可谓赚得盆满钵溢。

截至2020年5月30日,创始人吴志刚家族已经5次披露减持股份,套现金额达24.02亿元,持股比例也由公司上市时的19.84%降至目前的13.37%。

此外,实控人持有的可转债绝大多数已经减持殆尽,2019年10月至2020年2月,吴氏家族通过减持可转债的方式套现5亿元。早前桃李面包发行可转债时公司控股股东等人合计配售了5.53亿元。

对此,桃李面包曾发布公告回应股东频繁减持,公司控股股东吴志刚先生和盛雅莉女士已属高龄,因个人生活需求而减持公司股份,其余亲属因个人资金需求而减持部分公司股份,并不存在对公司发展信心不足的原因。

可是,市场上依旧有不少疑问,已属高龄的吴志刚到底是有多大的生活需求,要屡屡套现数亿资金来生活呢?

一边是产品竞争激烈,全国扩张遇阻,一边是营收增速四连降,控股股东持续减持,桃李面包未来又将行至何处呢?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