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80亿巨额库存压顶,老板却花16亿养马?

“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80亿巨额库存压顶,老板却花16亿养马?

2020年08月25日 11:43:54
来源:中访网财经

净利“腰斩”,库存压顶

“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600398.SH),正迎来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日前,海澜之家发布2020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81.02亿元,同比下降24.43%;归属净利润9.47亿元,同比下降55.42%

对此,海澜之家表示,公司上半年业绩下滑主要还是受疫情因素影响,一季度业务没有正常展开,二季度业务逐渐回暖。

2020年一季度,海澜之家实现营收38.48亿元,同比下降36.8%;二季度公司实现营收42.54亿元,同比下降8.18%。

从财务数据来看,海澜之家二季度跌幅较一季度好转,但2020年上半年净利遭遇“腰斩”的事实无法改变,整体表现创四年来新低。

在营收、净利“双降”之余,海澜之家的超高库存也成为舆论焦点。2020年半年报显示,海澜之家账面存货高达82.17亿元,放在全行业都很突出。

实际上,海澜之家的存货问题一直存在。截止2019年末,公司账面存货高达90.44亿元。在随后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有小股东对此提出质疑。

令人意外的是,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竟然直接怒怼小股东,“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营收规模没超过海澜之家的,就不配质疑海澜!”一副财大气粗压死人的模样。

中小股东提出质疑合法合理,海澜之家董事长的过激行为令人费解,而让周建平信心爆表的基础,是海澜之家的商业模式。

模式存疑,跌价埋雷

海澜之家的商业模式区别于多数服装企业,这也是其成长过程中备受争议的一点。

对上游供应商,海澜之家存货中附有可退货条款的产品,可以按照成本原价退给供应商,而不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对于不可退货的商品,海澜之家才承担相应的跌价风险。

在下游渠道,海澜之家开设“类直营”模式的加盟店,加盟者提供资金和店铺,不交加盟费,也不参与门店运营,由海澜之家统一管理,双方按约定结算营收及利润分成。

该商业模式的本质是,上游供应商承担库存风险,下游经销商承担门店前期投入。但凡事都有两面性,这种商业模式让海澜之家在存货管理及跌价方面存在一定的风险。

2020年上半年,尽管账面库存高达82.17亿元,但海澜之家仅计提3.75亿元存货跌价准备,明显不符合常理。原因在于海澜之家将存货分为两类:可退货存货和不可退货存货。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海澜之家可退货存货为44.17亿元,不可退货存货为39.86亿元。公司仅针对不可退存货计提3.75亿元存货跌价准备,对可退存货则分文未减

近年来,供应商不愿继续承担尾货风险。2017年至2019年,海澜之家不可退货存货分别为为24.56亿元、43.24亿元、42.53亿元,2020年上半年达到39.86亿元,呈逐年递增趋势。

与此同时,海澜之家可退存货却在逐年减少,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可退存货在存货总额中占比由71.7%下降至57.6%。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不可退存货,海澜之家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准则为:两年以内的存货不计提折旧,两到三年的存货一次性计提70%,三年以上存货则全额计提。

由此可见,今年上半年海澜之家计提3.75亿元存货跌价准备可能只是开始,未来随着不可退存货陆续超过两年期限,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将会大幅提升

资金吃紧,剪标贱卖

千万不要以为,可退存货有供应商“兜底”,海澜之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今年上半年,海澜之家的可退存货高达44.17亿元,按照30%的付款比例计算,公司已经为此支付了13亿元的资金

同一时期,海澜之家负债合计145.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116亿元,在负债总额中占比高达79.67%,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半年报出炉后,海澜之家董秘坦言,“我们对今年的目标是稳定发展,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去保证我们的现金流。”

为回笼资金,海澜之家也在想办法去库存,这时公司特有的商业模式反而成了绊脚石。为保护线下门店的利益,海澜之家一般都是剪标便宜处理,打折力度之大甚至超过其他品牌。

需要说明的是,海澜之家剪标产品再便宜,也不影响线下门店的销售价格,店里的价格依然高高在上,这就导致部分消费者宁愿等到过季购买剪标产品,也不去店里购买应季新品。

海澜之家新品难卖,除受“剪标门”影响,还因为公司产品缺乏创新。不同于绝大多数服装品牌都是自己做设计、自己搞生产或委托加工、自己管理品牌,海澜之家是个另类。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作为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一不做设计,二不搞生产,所有产品都是供应商负责设计和生产,海澜之家只是“衣服的搬运工”。

近年来,为吸引年轻客户,海澜之家开始注重流行时尚,但很快又卷入了“抄袭门”。有网友贴出海澜之家产品与其他品牌产品的对比图,抄的确实有点狠了。

巅峰已逝,疯狂营销

海澜之家成立于1997年,并于2000年12月成功上市,最风光时公司总市值曾高达800亿元,成为A股市值最大的服装类上市公司,如今这一位置已被雅戈尔取代。

从股价走势看,2015年6月,海澜之家股价攀上历史最高峰19.1元;2020年7月,海澜之家股价跌至年内新低5.49元,期间跌幅达62.82%(不复权),比“腰斩”更惨。

在股价登顶后,海澜之家选择了疯狂扩张。2016年,海澜之家新增门店逾1000家,平均每月开店100家左右,真的是“一把梭哈式”押注线下门店。

除了疯狂开店,海澜之家还请来当红流量小生担任品牌形象代言人,从印小天、杜淳到林更新,大笔砸钱拍广告,努力打入年轻人市场。

2017年至2019年,海澜之家销售费用分别为15.49亿元、17.99亿元、24.67亿元,同期研发费用分别为2504万元、4902万元、6774万元,虽在逐年增加,但与销售费用相比始终不足其3%

由于过分注重线下门店,海澜之家错失了线上红利,在网红直播带货愈演愈烈的背景下,海澜之实体店销售受到冲击,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开启直播带货,但直播成绩未在半年报公布。

海澜之家主攻男装,有机构调研显示,中国消费力排行榜是“女人>孩子>老人>狗>男人”,可见男人的消费力很差,这意味着海澜之家的主打市场正在萎缩。

结语

海澜之家创始人周建平,曾试图将海澜之家打造成“中国版优衣库”。如今看来,要实现这一目标的难度加大了。

周建平似乎并不着急,还投资16亿元建了一个名马馆,最贵的一匹马身家上千万,直接秒杀北京的一套房。

正所谓“穷人玩车,富人玩表,巨富玩马”,作为各大富豪榜的常客,周建平正在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巨富”身份。

如今,海澜之家净利“腰斩”,账面库存超80亿元,谁来帮忙清理“男人的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