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低端酒难以持家 顺鑫农业如何顺心?

中低端酒难以持家 顺鑫农业如何顺心?

2020年08月25日 11:35:55
来源:中访网财经

方圆/文

内容来源:酒讯

8月21日,顺鑫农业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20亿元,同比增长13.12%。而这一增速全靠占比总营收不到三成的猪肉支撑,反观白酒业务,营收规模同比下滑2.89%至64.66亿元。

顺鑫农业大概是白酒板块最会“享受”的上市公司了,左手白酒业务畅饮,右手猪肉业务狂吃,喝酒吃肉两不误。

不过,刚刚晋级百亿俱乐部的顺鑫农业并非理论上那般顺心。有“民酒代表”称号的顺鑫农业,在白酒高端化的浪潮下在低端市场独自逆行,眼下现金流黑洞、毛利率持续下滑等问题如鲠在喉。酒讯就上述问题致电顺鑫农业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日未得到回复。

01

现金流黑洞

据顺鑫农业日前公布的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29亿元,同比减少344.40%。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发布一季度财报的时候,该公司就出现了经营现金流变脸的情况。数据显示,公司一季度现金流呈断崖式下跌,为-8.58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62.8%。

对于两次现金流骤降的问题,顺鑫农业在其财报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合同负债结转收入导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减少所致。

对此,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对酒讯表示,疫情对于酒类消费市场的打击是全方面的,中国白酒是聚饮产品,酒类消费场景的消失,直接带来了渠道销售与产品消费的停滞,对于顺鑫农业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现金流下降的原因应该是企业为了稳定市场平稳做出了更多的资源倾斜投入。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对酒讯分析表示,经营现金流下降应该是企业对经销商进行授信所致。受到疫情影响,经销商的资金压力较大,顺鑫农业通过授信减轻经销商资金压力,也是从稳定市场销售、业绩以及股市等方方面面的综合考虑。

02

背债前行

压力是肯定有的。从负债情况来看,截止到2020年上半年,顺鑫农业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45.7亿元、16.29亿元,占比总资产的比例为22.96%、8.18%。而上述两项借款指标相比于上年同期也分别增长了12.8%、3.86%。

而在上半年,顺鑫农业已经先后两次发债融资。该公司先是在3月发行了为期270日的5亿元规模疫情防控债,随后又在7月拟发行10亿元中期票据,用于偿还或置换银行贷款、补充流动资金。

事实上,身处高利润的白酒行业,顺鑫农业是为数不多的高负债上市酒企。数据显示自2008年开始,顺鑫农业的资产负债率就一直在60%以上,其中2017年、2018年、2019年顺鑫农业三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1.29%、61.07%和66.12%,对比之下,同期行业的这一指标平均值分别为28.4%、27.71%和30.06%。

而一季度,顺鑫农业的资产负债率为61.69%,虽然纵向对比已经2019年末的66.12%有所缓解,但横向比较则远高于行业平均值23.15%,位居行业榜首。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顺鑫农业的产业板块中还有一个房地产板块连年亏损,以至于公司心灰意冷,打算彻底退出。顺鑫农业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房地产开发实现营收8.73亿元,同比增长501%,主要是退出前的清库存操作。

对此,顺鑫农业表示,房地产开发作为拟退出业务,在地产调控和需求不足的双重挑战下,公司坚持存量房产去化和项目整体处置同步推进,加快资金回笼。而事实上,房地产业务确实给顺鑫农业增加了不少资金负担。截至2019年末,顺鑫农业房地产业务总投资107.41亿元,尚需投入24.71亿元。

顺鑫农业白酒产品毛利率明显下滑

03

“民酒代表”的反抗

2020年对于顺鑫农业而言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年,这是牛栏山销售突破百亿后首次与百亿俱乐部同台表演。而在百亿俱乐部这个舞台上,顺鑫农业和它的牛栏山又是特殊的——前排玩家在超高端一骑绝尘,后排玩家争相追赶,只有牛栏山严守中低端市场的阵地。

朱丹蓬对酒讯分析表示,中国快消品行业在2018年开始已经从原来的高端、中高端、低端三个不同的消费层次裂变为超高端、高端、中高端、中端、中低端、低端6个不同的层面。顺鑫农业以及它的光瓶酒的定位非常明确,就是要把塔基部分占据。

不过,酒讯注意到,随着营收规模的扩大,顺鑫农业的毛利率在微妙地下滑。据该公司2019年财报显示,顺鑫农业的白酒业务毛利率为48.08%,较上年下降1.55个百分点。到了2020年上半年,这一指标进一步下滑至38.89%,同比减少5.70%。

低端酒毛利低很容易理解,这也是为什么酒企们挤破脑袋都要高端化的原因所在。在这样的氛围下,顺鑫农业很难淡定地坐守中低端江山。从市场来看,在15元价值带,牛栏山拥有较大的优势,低端酒全国性的品牌牛栏山、老村长和红星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 6.2%、4.13%和1.38%。

而价格带再往上提一个档次,顺鑫农业就没那么顺心了。尤其是在30元-50元价格带,泸州老窖、郎酒、汾酒、洋河、五粮液等多家高端品牌都在对光瓶酒市场虎视眈眈。其中,汾酒的光瓶酒玻汾售价已经站上了50元价格带,牛栏山第一大单品“牛二”售价仅15元。

顺鑫农业在2020年年初对牛栏山主力产品再次提升出厂价,提价幅度在5%-10%之间。这也是继2016年提价以来牛栏山时隔4年的一次提价。这一举动被业内人士解读为有意跟进光瓶酒高端化潮流。

对此,朱丹蓬对酒讯表示,凡是企业要去走高端化,资源投入非常大,目前顺鑫农业旗下的牛栏山的定位本来就是中低端,如果贸然进行中高端布局,后续利润可能会进一步被蚕食。相比之下,把整个低端做大、做强、做精、做透长远来看更为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