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流持续恶化 净利暴跌256% 青青稞酒经历了什么?

现金流持续恶化 净利暴跌256% 青青稞酒经历了什么?

2020年08月26日 15:50:36
来源:中访网财经

一周前,纳斯达克交易所刚刚宣布,拼多多将从8月24日起被纳入纳斯达克100指数的成分股。数据说话最为直白,从第二季度的表现来看,拼多多的“高成长性”不言而喻。

作者丨周露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青青稞酒(002646)卖不动了?至少财报给出的数据确实不容乐观。

据青青稞酒发布半年报显示,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4亿元,同比下降34.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506.64万元,同比下降256.2%。

具体来看,青青稞酒旗下产品系列全线下滑,中高档青稞酒占酒类营业收入比重的65.53%,营收2.3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幅为39.12%;普通青稞酒占酒类营业收入比重的22.40%,营收7927.80万元,减幅为29.79%;热巴青稞酒实现营收19.46万元,同比下滑64.41%。

从地区表现来看,青青稞酒的发源地和主要市场青海省内较上年同期减少38.49%。在主要数据承压下,青青稞酒的经营净现金流也由去年同期的-9918万恶化至-1.44亿;货币资金期末较期初减少1.72亿元,减幅为44.52%

青青稞酒表示,业绩下滑主要受疫情影响消费需求下降,市场竞争加剧,销售下滑所致。

实际上,抛却这期财报来看,青青稞酒这几年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资料显示,青青稞酒主要利用高海拔生长的青稞酿造天佑德、互助、八大作坊、世义德、永庆和等品牌的青稞酒。原为青海省国营酿酒厂,在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下,李银会通过控制青海华实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接手了青青稞酒的经营,青海华实目前持有青青稞酒60%左右的股份。

不过,在2013年之前,青青稞酒业务曾经历过一段快速增长。但在白酒市场全渠道运营的冲击下,青青稞酒无法打破渠道限制,在西北地区之外只能通过代理商销售,不能布局西北地区所采取的直销模式,这也使得青青稞酒的销售始终无法真正走出西北,短板迅速暴露,业绩开始进入下滑期。

为了扭转局势,青青稞酒也主动求变。2015年,青青稞酒斥资1.4亿元收购中酒时代90.55%股权,被视为利用互联网渠道实现全国化布局,但效果并不明显。2017年-2018年,中酒时代连续亏损,成为拖累青青稞酒业绩的一大原因。2018年,青青稞酒更是对中酒时代进行了1.79亿元的商誉减值,如今中酒时代已从原来的B2C业务转型为酒企服务商。

2019年5月,青青稞酒全渠道愿景卷土重来,引入湖北正涵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战略股东以来公布的首个成绩单。

企查查资料显示,湖北正涵的股东结构为吴少勋持股99%、劲牌有限公司持股1%,实际控制人为吴少勋。而为国人熟知的保健酒“劲酒”所属劲牌有限公司的控制人也是吴少勋。

然而,大树下面并不好乘凉。彼时有媒体报道业内人士观点称,劲酒实际股人加入之后,主要是打造青青稞酒中低端渠道,但中低端白酒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走起来也艰难。

在劲酒加持下的当年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0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90.73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5.69%。

青青稞酒也对此承认,存在“由于公司对消费趋势把握不到位,重要节日期间消费提档的预期不足,高酒精度、中高档产品开发滞后,对次高端引领下的渠道分级管理及资源聚焦管理不够”等问题。

由此也让青青稞酒错过了行业升级带来的机遇。截至今年上半年结束,青青稞酒主要控股的四家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

其中,2020年半年报显示,青海互助青稞酒销售有限公司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130.14%,亏损563.74万元。西藏天佑德青稞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318.34%,亏损812.16万元。对此,青青稞酒表示主要原因都是营业利润减少所致。

先后布局失利的压力下,青青稞酒大股东还不断质押股票来偿还债务,使得青青稞酒资金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今年5月底,青青稞酒不得不通过定增,募集资金“解渴”。但这种方法却是治标不治本,一个月后青青稞酒就曾发布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华实投资(青海华实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股份8750万股办理了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31.67%,占青青稞酒总股本比例的19.44%。

在青青稞酒在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时还表示,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质押延期购回,原质押到期日由2020年8月17日延迟至2021年7月31日,延迟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现金回流情况愈发紧张。

今年以来,青青稞酒也在尝试更多的突破路径。在“营重于销、市场聚焦、强化激励、深化管理”的年度经营方针指引下,进一步将资源聚焦在青甘两省市场,并制定了青甘一体化发展战略规划,一方面,将青甘两省的业务单元细分为六大片区,强化了大区软硬件配置和决策,提高一线作战单元的综合能力和响应速度。另一方面,逐步统一了青甘地区的核心产品、组织建设及营销模式等,构建青甘一体化联动效应。

对于青青稞酒而言,摆在眼前的问题,已经不单是全渠道运营之“殇”,如何才能守好城池同样急不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