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城、龙净环保业绩增长停滞 谁来拯救阳光集团的三千亿负债?

阳光城、龙净环保业绩增长停滞 谁来拯救阳光集团的三千亿负债?

2020年08月28日 15:48:35
来源:中访网财经

阳光集团、阳光城净负债率双双突破监管红线

出品|纵横陆家嘴

撰文|查克

在追求"世界500强"这块光鲜招牌的背后,往往都是利润换取规模带来的高负债隐忧。

作为自2017年起四度入选《财富》世界500强的闽系民企龙头,阳光龙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龙净)创立于1995年,创始人系祖籍闽侯的福建富豪林腾蛟,其家族2020年以220亿元排在新财富富豪榜的第122位。阳光龙净以教育和地产起家,依靠并购驱动版图扩张,目前旗下涵盖环保、教育、房地产、金融、物产和投资六大领域。

图片来源网络

盈利能力不堪重负

《财富》官网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阳光龙净分别实现营收236.57亿美元、256.05亿美元、333.95亿美元和359.09亿美元;净利润分别为1.59亿美元、4.53亿美元、6.13亿美元和6.14亿美元。

尽管阳光龙净规模逐年提升且世界500强排名升至第354位,但其业绩增速陷入停滞困境的同时,四个年度的利润率更已分别低至0.67%、1.84%、1.77%和1.71%。拥有近4000亿元资产的巨头却反而令其盈利能力"不堪重负",这与其金融版图扩张频频遇阻不无关系。

纵横陆家嘴注意到,阳光龙净原名为阳光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其更名之时恰逢2018年监管层对少数野蛮生长的民营金控集团的重点检查实施。"阳光系"目前持有兴业银行(601166.SH)和江西银行的股权比例分别为2.39%和3.64%;

作为中国第三家互联网银行发起人之一,"阳光系"是华通银行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6.25%;但其更名之前发起设立的阳光证券和海峡人寿目前仍处于"在途"状态,且无实质性进展。

至于阳光龙净曾于2016年大肆宣传的收购以色列第三大保险公司Phoenix的交易,如今却在其官网和标的公司官网均无相关信息。此外,阳光龙净还间接持有股权之争愈演愈烈的华泰保险4.25%的股权,并在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消费金融、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等金服领域布局。

民营企业纷纷成为金融牌照"收集控"的原因不言而喻。以"阳光系"参股的兴业银行为例,截至2019年年底,作为受益最大的关联方,"阳光系"获得发放贷款和垫款金额为72.84亿元,同比增加73.97%;获得债券投资额为46.75亿元

兴业银行关联贷款

或受去"金"化影响,"阳光系"的金控版图扩张之路并未掀起大波澜,现年52岁的林腾蛟亦未能如其所愿——通过曾"钟爱"的金融版图一改"阳光系"整体持续微弱的盈利能力。

而在阳光龙净首度入围世界500强的2017年,"阳光系"先是通过入主集团新"名片"龙净环保(600388.SH)开始布局环保行业,并通过持续并购实现规模扩张。紧接着,林腾蛟从碧桂园(2007.HK)挖来"双斌"组合,地产版图核心公司阳光城(000671.SZ)启动"蒙眼狂奔"模式。在"并购之王"林腾蛟并购拿地的基础上,阳光城销售规模从不足500亿元到迈入房企2000亿阵营仅用了三年。

但问题的是,作为"阳光系"最大的利润来源,阳光城的营收贡献比不到集团总营收的四分之一,叠加该公司盈利能力在行业中一直处于垫底位置,且业绩增长已陷入停滞状态因素影响,阳光龙净地板级盈利能力的"痛点"始终无法消除。这也令其偿债能力持续承压。

3000亿负债压顶

"阳光系"的核心子公司是成立于2002年的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原名阳光投资,下称阳光集团),其旗下资产涵盖"阳光系"地产、环保和教育三大主营业务。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阳光集团资产总额为3832.51亿元,负债总额达3184.4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3.09%

阳光集团部分财务数据

从营收构成来看,阳光集团2019年实现营收905.34亿元;净利润56.20亿元,几乎支撑了"阳光系"的整体利润;净利润率虽略高于母公司盈利能力,但受阳光城在千亿以上规模上市房企利润率排名长期靠后影响,该集团的净利润率也仅为6.21%

而盈利能力过低不仅令阳光城市值在行业TOP15中排名垫底,在千亿阵营的上市房企市值排名中也只能排在中游位置。

数据显示,房地产和环保版块是阳光集团毛利润的主要来源,分别占毛利总额的比例为77.97%和12.22%;房地产业务营收贡献最大,占总营收的比例为64.90%,而营收贡献排名第二的贸易板块营收占比则接近两成,但因低至0.50%的毛利率,该业务174.10亿元的营收换来0.86亿元的毛利润

要知道,阳光集团2019年营收和净利增速均创过去四年的新低。而在疫情冲击下,一条不甚美妙的哭泣曲线已逐渐清晰。截至2020年3月末,阳光集团当季实现营收114.83亿元;净利润为3.65亿元;净利润率则进一步走低至3.18%。这意味着,"阳光系"今年整体的盈利能力也将进一步承压。

更糟糕的是,阳光集团核心子公司龙净环保今年上半年业绩创上市以来最大跌幅,阳光城同期业绩则较一季度继续走软。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阳光城实现营收241.20亿元,同比增长7.15%;归母净利润为17.03亿元,同比增长为17.53%。而两项数据今年一季度的增速则分别为11.76%和40.74%

债务结构方面,截至2020年3月末,阳光集团有息负债总额为1458.80亿元,较去年年底增长4.75%;净负债率为147.78%;剔除合同负债的资产负债率为77.48%。其中短期有息负债为499.02亿元,若剔除124.49亿元的受限制资金,阳光集团在手的376.59亿元现金已无法覆盖短债,存在较大的偿债压力。

阳光集团有息负债情况

阳光集团的有息负债主要来自阳光城。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阳光城有息负债总额为1121.61亿元;净负债率(考虑永续债)较去年年底大降近30个百分点至136.27%,但仍处于行业高位

在大公国际看来,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因阳光集团到期债务和质押受限的货币资金增加,该公司筹资性现金流一直未净流出状态,整体来看,债务收入为该公司主要的偿债来源。

这意味着,在盈利能力持续走低导致自身"造血"能力欠佳的影响下,借新还旧成为阳光集团缓解偿债压力的核心方式。但问题是,随着房企融资监管政策趋严,阳光集团和阳光城的偿债指标均已触碰监管红线,这也将进一步限制"阳光系"的融资渠道拓展。很显然,留给林腾蛟及其"阳光系"降杠杆的时间已然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