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开股份:谋勋绩举债扩张 降杠杆算尽锱铢

首开股份:谋勋绩举债扩张 降杠杆算尽锱铢

2020年08月31日 15:20:59
来源:中访网财经

对于企业来说,杠杆是一把双刃剑,当企业盈利时,增加杠杆能扩大盈利;但是杠杆率越高,越容易受到收益率和贷款利率的影响,风险就会上升。因此高杠杆带来收益的同时也放大了风险。大规模发债与大踏步扩张并举的首开股份,正在“想方设法”降低净负债率。

2015年7月,首开股份(600376.SH)“走马换帅”,第二年便实现超7成完成销售目标的漂亮答卷;三年后,更是从不足500亿销售额的增长到了2018年的千亿规模。

而规模扩张的同时,首开股份的负债总额和净负债率也随之上升。记者调查发现,截至2020年一季度,首开股份负债总额为2598.32亿,净负债率则高达183.86%;2019年首开股份这一数值为169.81%,大幅超过行业平均数值——据亿翰智库统计,2019年EH50(该智库根据一定标准选取50家具有代表性的A+H股上市房企为样本,以企业指标绝对值占比为权数,以加权平均法计算的指标)房企平均净负债率为94.1%。

尽管资产负债率高企,首开股份继续加杠杆大手笔发新债融资。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开年至今,首开股份频频出手融资,已披露的有187亿元的融资计划,其中还包括30亿的永续债。

高密度发债与大举扩张

7月22日,首开股份发布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预案的公告,表示拟发行公司债不超过42亿元,并用于偿还金融机构借款或适用的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6月初至7月22日,首开股份拟发行的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债券融资计划、公司债,这些债券涉及金额便高达177亿元。也就是说,不到2个月,首开股份披露了近200亿的融资计划。

此外,据首开股份4月10日公告,今年第一季度公司累计新增借款余额为145.68亿元,其中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共71.68亿元,公司债券、超短期融资券74亿元,主要用于公司经营和优化债务结构。

之所以2020年发行的各类债券品种及数量较多,首开股份回应《中国科技投资》记者称,主要是上半年发行债券的融资成本相对比较低、整体发行形势及相关政策较好,公司把握良好的债券窗口期的同时也为下半年进行了一些资金储备。

而在密集融资背后,首开股份本身面临着两千四百多亿的债务。2019年,公司负债总额为2454.74亿元,是4年前的两倍之多。今年第一季度,首开股份总债务再创新高,同比增长7.88%至2598.32亿元。

另外,从首开股份净负债率来看,2017-2019年分别为175.37%、160.67%、169.81%,均高于由亿翰智库统计的2019年EH50房企94.1%的平均净负债率。今年一季度末,公司净负债率上涨至183.86%。

负债总额的大幅攀升与其近几年大举扩张分不开。2015年7月潘利群担任首开股份董事长后,一改此前稳健的风格,大举拿地扩张。2016-2018年新增项目分别为14个、27个和23个。

2019年8月李岩接任董事长职位后,首开股份继续加速圈地。记者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8日,公司今年共新增20幅土地。

土储加持下,首开股份销售额得以迅速增长。2014年首开股份销售额为205.91亿元,两年后该值已达631.03亿,并超额完成了当年的360.11亿元的销售目标。2018年,首开股份签约销售额达1007.27亿,顺利闯入千亿阵营。2019年则继续维持千亿规模,当年的签约金额为1013.44亿。

花样迭出的净负债率“调节术”

记者注意到,在今年大手笔发债中,还包括30亿的永续债。据上海清算所披露,首开股份2020年2月28日成功发行了30亿的永续中期票据。

而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首开股份几乎每年不落的一个动作。从2015年起,首开股份就对永续债颇为青睐。2015年首开股份发行了4次永续债,涉及金额60亿元。五年来,除2018年之外,首开股份均发行了永续债。

不过,首开股份的永续债持有时间不超过三年,截至2019年仅剩下2017年和2019年的永续债没有偿还,加上此次发行的30亿永续债,首开股份永续债总额为50亿元。

为何热衷于发行永续债?永续债可以无限期或可续期,首开股份为何又借了还,还了借?《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致函首开股份,公司表示永续类产品作为可以纳入权益类的产品,有其特有的优势,而选择一借一还主要是保持该类产品发行额度的同时控制成本。

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认为,首开股份之所以2015年起热衷于发行永续债,是因为那时的海外融资成本非常高,并且国内融资渠道收紧。公司借永续债可以节约融资成本、降低净负债率,以此来增加手头上的现金流。选择一借一还,则是节约永续债带来的利息成本。

由于首开股份将永续债计入股东权益后,2015年公司净负债率从218.06%下降至164.23%。如果扣除永续债以后计算,2015年、2017年、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负债率均突破200%。

就公司通过永续债降低净负债率的质疑,首开股份直言:“公司在选择融资品种时,必然要考虑其自身特点和性质以及对公司负债结构、利率水平的影响等诸多因素”。

除此之外,首开股份还曾在2019年转让了北京、福州、苏州等4家子公司股权,尤其是2019年年底的股权转让,一度让外界质疑其在“变相”降低净负债率。

2019年12月16日,首开股份转让北京首开旭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首开旭泰”)1%股权,回笼资金0.61亿,同时以3.99亿元底价转让北京千方置业发展有限公司34%股权及债权。

首开旭泰1%股权转让以后,该公司变成了首开股份的联营公司而非控股公司,这意味着其负债被挪至表外,彼时有业内人士质疑认为首开股份此举在“变相”降低净负债率。

针对该质疑,首开股份并未正面回应,而是表示:“转让北京旭泰1%的股权这个商业安排是执行股东双方的约定。”

2019年,首开股份还通过在北交所公开挂牌方式为全资子公司北京城市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城开集团”)增资扩股。此次增资金额不超过40亿元,首开股份在公告里称,本次增资扩股有利于降低资产负债率。

债终究是债,借了终究是要还的。再精彩的财务数字,也难掩实际杠杆率的节节攀升。

内容来源:中科财经

作者:孙珊珊 李晓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