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露露“内战”再折戟,曾起诉创始人,还面临营收净利双降

承德露露“内战”再折戟,曾起诉创始人,还面临营收净利双降

2020年09月02日 15:42:36
来源:中访网财经

8月31日,河北承德露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承德露露”)披露重大诉讼进展公告,称此前就与原告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下称“南方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的终审判决提出的书面异议被驳回,公司还因未在期限内履行完毕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承德露露和南方露露曾和平共处。在2015年,承德露露将南方露露告上法庭,拒绝承认此前双方签订的准许南方露露使用露露商标、专利等协议内容的合法性,请求法院判决协议无效并立即终止履行。今年1月,法院终审判决承德露露继续履行上述协议,后者不服判决,遂提出书面异议。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前述纠纷,今年4月6日,承德露露发布公告称,公司起诉创始人王宝林、王秋敏索赔1.08亿。随后露露集团原董事长、主要创始人王宝林及原总经理王秋敏发布了一份声明,声称自己“感到震惊、委屈和无比的愤怒”。

承德露露创立于1950年,以旗下经典产品“露露杏仁露”驰名中国,然而近几年来,公司不仅陷入“露露”商标纠纷持久战,其经营模式更是饱受业内诟病。今年上半年承德露露实现营收净利双下滑,且在销量不足产能一半的情况下仍执意扩产。

在承德露露业绩多年停滞不前的同时,植物蛋白饮料赛道早已涌现出诸多竞争对手。曾夸下海口要成为中国植物蛋白饮料引领者的露露杏仁露,在内部商标纠纷和外部劲敌的夹击下,还能继续坚挺多久?

南北露露商标纠纷演化成持久战,承德露露曾起诉创始人

承德露露与南方露露的纠纷,已延续数年。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承德露露大股东为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占股40.68%。但在2006年以前,公司大股东的位置一直被露露集团(后更名为霖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牢牢占据。

1975年,世界第一款杏仁露在承德诞生,而后其产品销售主要集中在我国北部区域。1995年,为开拓南方市场,露露集团与香港飞达合资成立了南方露露。1997年,承德露露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并将南方露露注入到上市公司主体。

南方露露

然而,南方露露销量一度未达预期,并在2001年被剥离上市公司体系。为保证南方露露在生存的同时不与上市公司发生同业竞争,南方露露、承德露露及第三人露露集团、香港飞达签订了《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规定南方露露可以使用“露露”相关的商标、专利和字号,并划分了产品销售市场以及使用费等。根据协议,南方露露控制着南方8省的市场销售以及利乐包产品的全国独家生产销售权。

2006年,承德露露完成对原有大股东露露集团的定向回购并注销,鲁冠球旗下的万向集团以42.55%的持股比例成为承德露露控股股东。此后,南北两个露露开始出现竞争。

2015年,承德露露将南方露露告上法庭,拒绝承认《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内容的合法性,请求法院判决两份协议无效并立即终止履行。

2017年8月,承德露露起诉南方露露及北京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建国路分店,要求法院判令南方露露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犯公司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产品。该案受理期间,被告方还曾于当年10月针对涉案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而后该请求通过,原告承德露露起诉被驳回。

2017年10月,承德露露委托律师在调查取证的基础上,向家乐福、大润发、华联超市等八十多家超市及其总部发送律师函,要求其立即下架南方露露生产的侵权产品,多家超市随后执行下架处理。

2018年开始,承德露露陆续在甘肃电视台、《中国工商报》、《中国证券报》等媒体发布郑重声明,宣告南方露露侵犯公司商标权、专利权,并就此前法院驳回专利权一案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同时,还针对北京荣诚文华超市及南方露露销售侵权产品一事提起诉讼。

然而,连续的上诉却未能实现承德露露“确认两份备忘录无法律效力”、“判决霖霖集团和南方露露共同赔偿经济损失”、“香港飞达承担连带责任”等诉求。

2019年6月,汕头市金平区法院一审并未对承德露露提供的证明两份备忘录无效的证据予以采信,后者再次提出上诉后,2020年1月,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二审判决,宣告《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有效,承德露露应继续履行上述两份文件中约定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义务,并停止阻碍和干扰南方露露使用相关被许可商标的行为。

对此,承德露露自然心有不甘,随即提出书面异议,与此同时,公司将诉讼切入点转移到了两位创始人身上。

2020年4月6日,承德露露发布诉讼公告称王宝林和王秋敏利用担任承德露露核心管理人员的职务便利,于2001年12月至2006年6月间,以承德露露的名义,秘密与关联企业露露集团、南方露露及香港飞达签订《备忘录》、《补充备忘录》等关联交易合同。

公告中还提到两份合同的签订从六大方面损害了承德露露及广大投资人的利益,包括王宝林和王秋敏不经资产评估程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便以“零元”向露露集团转让承德露露持有的南方露露51%股权及实控人地位;放弃国有产权的控股地位使香港飞达以85%的持股比例控制南方露露;以不公平不合理的价格授予南方露露无限期的商标、专利许可权;擅自分割露露杏仁露零售市场;擅自决定由南方露露独家生产利乐包装型露露杏仁露,禁止承德露露生产与销售等。

诉讼书中,承德露露要求判令两被告共同连带赔偿关联交易给自身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08亿元。目前,该案已移送至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

今年8月14日、22日,承德露露连发两条公告表示决定撤销此前在南方露露和沃尔玛一案中对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在南方露露与北京荣诚文华超市一案中对公司和超市提起的诉讼。

8月31日,承德露露表示此前因备忘录一案对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提出的书面异议也被驳回,公司还因未在期限内履行完毕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该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五年的商标纠纷,至今也未能收获实质性的进展,而在此期间,承德露露的经营业绩却陷入困境,多家植物蛋白饮料赛道的后起之秀已迎头赶上。

2020上半年营收净利双降,囤积资金执意扩产

8月14日,承德露露披露半年报,其中显示,2020上半年营收9.97亿元,同比下降20.69%,归母净利润2.03亿元,同比下降22.5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2.11亿元,较去年同期多流出1.23亿元,总资产下跌逾五分之一,净资产略有缩水。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上一次承德露露半年报营收低于10亿元还要追溯到2011年,2.03亿元归母净利润也是自2012年以来半年报的最低值。

此外,公司还大幅减少了存货总量。2019年底承德露露存货为3.13亿元,为近十年的第二高值,仅次于2013年的3.54亿元。但2020年上半年结束后,其存货仅余5197.57万元,为十年来的最低值。

值得一提的是,数据显示2013-2019年,承德露露的销售量分别为32.88万吨、33.98万吨、33.36万吨、30.82万吨、24.16万吨、21.33万吨和22.36万吨,七年间销量下滑近三分之一,目前销量已不足每年产能的一半。

但公司却在7月11日发布公告称预计投资6.39亿元来完成《年产50万吨露露系列饮料项目》,项目总计分为两期,建成后将实现总计50万吨产能。项目达产后公司预计年营业收入可达30亿元,年净利润可达5.84亿元。且此项目为自有资金投入,投资金额未超过董事会投资权限,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即可让议案在董事会层面直接通过。

有业内人士认为,公司的业绩停滞不前、销量降低或与产能受限关系不大,此次资产配置并非将资源用于提升产品力、品牌力等方面,其合理性存疑。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表示,承德露露的业绩下滑,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产品创新迭代不足。

换帅后发力营销,长期向万向系大手笔分红

半年报显示,在承德露露的营收构成中,植物蛋白饮料是其唯一所在行业,而露露杏仁露及其他也是其唯一的分产品。2019年年报显示,露露杏仁露占营收比重的99.91%,“其他”仅为0.09%。

承德露露并非没有过创新尝试。2009年前后公司曾陆续推出核桃露、果仁核桃、花生露等新品。2012年时核桃露的销量已达1.3万吨,同比增长54.22%,占营业成本比重在当年达到6.36%;2013年更是占到7.34%。

然而在与养元饮品六个核桃的竞争中,露露最终还是败下阵来。2017年承德露露包含核桃露产品在内的“其他收入”仅为351万元,同期六个核桃收入高达77亿,差距足有2000倍之多。2018年,承德露露停产核桃露,杏仁露再度成为公司唯一的产品线。

同年年初,承德露露推出以露露热饮款为核心的新产品矩阵,其热饮款、经典款、无糖款和小露露杏仁露四款产品的布局也一直沿用至今。

2018年4月,承德露露原董事长管大源辞职,大股东万向三农集团发生股权变动,鲁冠球之子鲁伟鼎全资持股,自此鲁伟鼎成为承德露露实控人,公司开始在营销方面发力。

年报显示,2018年承德露露销售费用4.78亿元,同比增长26.61%,其中广告宣传费用2.35亿元,同比增长55.81%。公司不仅赞助了9月的北京马拉松比赛,还在10月成为了真人秀《野生厨房》独家指定的植物蛋白饮品。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微增0.08%,并继续赞助了沈阳、太原、西安、北京等国际马拉松赛。

反映在经营业绩上,2019年承德露露营收和净利润都呈小幅增长,虽然营收距2015年巅峰时期的27.06亿元尚有差距,但4.6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和22.04亿元的货币资金均已至历史峰值。此外,公司主营产品的毛利率也从2016年的43.94%提升到2019年的52.64%,盈利能力已逐渐向好。

但另一方面,2016-2019年承德露露账上的货币资金为21.62亿元、19.06亿元、19.27亿元和22.04亿元,其中分别有17.83亿元、17.30亿元、17.10亿元和19.48亿元存入万向集团旗下万向财务有限公司。

多年来,屡次有股民质疑承德露露将大笔资金以活期存款利息存放在万向财务的行为,存在利益输送。对此,承德露露解释称,考虑到承德露露随时可能会取走这笔钱,所以只能给活期利息,且万向财务可以为承德露露提供贷款。

此外,2016-2019年承德露露现金分红金额(含税)分别为3.91亿元、4.89亿元、3.91亿元和1.96亿元,占合并报表中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的比率分别为86.91%、118.30%、94.76%、42.10%。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1-2019年承德露露归母净利润总计为33.98亿元,而在此期间累计的现金分红金额高达27.39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大股东大量现金分红或导致公司业务拓展受阻,从而损害中小股东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研发人员数量已经从2016年的156人锐减至2019年末的108人,研发投入金额也从2015年的1935.96万元降至2019年1368.68万元,2020年上半年研发投入更是同比下降43.40%。

南下不易,遭众多新品牌夹击

受限于与南方露露持续的产权纠纷,承德露露在南方市场的拓展一直未能达到预期。承德露露1997年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已经形成了以24个大城市为轴心、覆盖全国140个地级市的销售网络,并从1996年末开始开发华南、华东、西南地区市场,准备以香港、美国两个市场为立足点,进入国际市场。

然而二十多年之后的2019年,承德露露的销售网络仅覆盖到了东北、华北、中原和西北地区43个地级以上城市,国内营收仍占总营收的100%,开疆拓土的难度可想而知。

就在承德露露因种种原因停滞不前的同时,市场内的诸多品牌已迎头赶上甚至实现了对其超越。

以养元饮品为例,其在2005年创立“六个核桃”品牌,而后于2012年起发力纯核桃露,近年来一直保持着较高的产销率,营收自2013年起一直维持在70亿元以上,2015年还曾超90亿元,归母净利润近五年来也在25亿元上下。

除此之外,养元饮品还拥有超1900家经销商,并已建立起“上至一二线市场、下至三四线市场”、“线上、线下相互融合”的立体销售网络。据悉,在植物蛋白领域,养元饮品的市占率达25%,椰树为8.3%,承德露露只有6%。

而2014年进入植物蛋白饮料赛道的欢乐家,在2019年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也分别达到了14.17亿元和2.07亿元。其于今年6月底提交的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公司开展合作的经销商合计1788家,销售区域已覆盖除香港、澳门和台湾外的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

除此之外,承德露露的竞争对手还包括维他奶、豆本豆、唯怡、椰树牌椰汁、达利园花生牛奶等。就连王老吉等传统饮料企业和蒙牛、伊利等乳业巨头也均开始进入植物蛋白饮料市场,推出椰柔椰奶系列等产品,在该领域进行布局。

在内外夹击的形势下,承德露露还能再坚挺多久呢?或许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