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强:科创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一个起点

顾强:科创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一个起点

2020年09月24日 09:25:12
来源: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

9月22日,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科”公司峰会召开。 华夏幸福研究院院长 顾 强在论坛上做了题为《壮大资本市场,驱动科技创新》的主题演讲。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阙波、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等20余位资本行业重磅嘉宾齐聚。

顾强院长表示,中国的科创发展要坚持长期主义,要在创新尖峰环境中培育出新物种,要在赛马竞争中的好赛道上跑出好马来,要营造良好环境让更多青年创业者涌现。

科创发展必须坚持长期主义

这两天大家都非常关注一个话题,9月15日是美国对华为许可的最后期限,国际上很多知名公司,也包括中国的一些科技公司将停止对华为供应新的芯片、显示屏等产品。作为中国科创领域的观察者,大家都在想我们能不能加快自主研发,把这样的过程缩短,中国立马做出自主芯片的生产线?我们材料的短板,装备的短板,在芯片设计上EDA的短板,能不能通过最短的时间,比如一年或者三年来解决?我们希望用最短的时间来克服产业当中面临的瓶颈,但 科创发展有自身的规律 ,它从理论的发现、理论的创新到基础研究,到实验室做出产品原型,然后到中试放大,再到大规模生产,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过程当中每一个环节都必须能够咬合、耦合,才能顺利实现。 这里面举两个例子。

一个例子是手机用的OLED显示屏,上世纪末在理论上证明OLED有机发光材料能够用于显示,1994年清华大学OLED课题组开始关注,1996年项目组成立,有了初步的成果。2002年组建了大陆第一条OLED的中试生产线,到了2008年,我们第一条PMOLED大规模生产线在江苏昆山设立,到2010年,AMOLED的生产线也在昆山开始建设。2014年,AMOLED5.5代线正在投产,标志着它的大规模生产开始正式步入新阶段。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理论的成型到基础研究的逐步完善,再到工业化生产过程中的小试、中试和规模生产这三个阶段,大致跨越了20年以上的时间。

维信诺OLED24年发展历程:迭代式创新的长周期铺垫

再来看看医药行业的例子,一个创新药的上市,从理论发现,到基础研究,到早期的实验阶段,到中后期的临床阶段,12年应该是相对短的周期,这是世界上很多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最短时间,这是我们看到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需要的过程。

创新药上市前的12年:从原始创新到产业的涅槃

在一个完整的技术发展周期里,引入期、增长期、成熟期、衰退期,是必然选择,我们如何缩短这个周期? 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夯实基础研究这一点,从基础研究开始,不断探索如何快速提高发展水平,如何发展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当研究成果产生以后,要思考怎么缩短它的产业化周期,让它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实现产业化。

刚才我们分析了两个案例,一般情况,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所以 对于科创发展来说,一方面我们要只争朝夕、加快发展,另外一方面也要按照科创发展的基本规律,要坚持长期主义,让科创发展走得稳,行稳致远。 这是我分享的第一个观点。

新物种沃土:创新尖峰与热带雨林

要让科创成果迅速发展壮大,诞生出更有活力的公司,其中 新物种的沃土是创新尖峰和热带雨林 。我也通过一个案例跟大家分享。

今年很多新闻报道,生物医药领域很多苏州的科创公司“爆发”了,苏州成为目前科创板上市公司排名前五位的城市。为什么这么多生物医药类的科创公司能够在苏州成长?它也是经历了一个长期培育的过程。实际上从2006年苏州就设立生物医药领域的科技园,专注生物医药企业的培育。在这个过程中,搭建了六大公共服务平台,有70多家风投和PE机构,有120多个风险投资人,目前在这个领域里已经成长了10余家上市公司,430家高新技术企业,聚集高层次人才交流合作大概15000人次。我们看到的结果是苏州成长了一批科创型生物医药公司,但回溯它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投入了相当多的创新要素资源,这样的创新环境成为了科创公司发展的沃土。

我们也看到很多区域都在培育自己的科创公司,希望产生更多的独角兽、更多的大象。但独角兽的生长是基于一个生态环境,基于一个热带雨林各个物种的竞争而产生。龙头它是从科创的基因开始,从基因到种子,到蜜蜂,到瞪羚,到骏马,最后产生产业的大象。在这样的过程当中, 新物种共存于热带雨林,通过竞争最终成长为独角兽,出现大象,这些是这样的创新生态环境造就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要 发展科创,首先要打造热带雨林,要依托我们的创新资源、创新要素培育创新尖峰。 这些创新要素最集中在什么地方?我们认为目前最主要集中在都市圈当中。科创板排名前10名的城市都是能级最大的、创新最活跃的都市圈,所以都市圈是科创公司诞生和发展的沃土。

科创尖峰在富含多元新物种的热带雨林中形成

科创 的发展在于创新尖峰的打造,在创新要素集聚的基础上,建设创新热带雨林,使各种新物种在这样的创新氛围中茁壮成长,然后通过市场竞争筛选出最具竞争力的科创公司,我们认为是这样的路径。 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个问题。

“好赛道”更要跑出“好马”

科创发展有很多好的赛道,我们认为 好赛道重要,更重要的是在赛马中来跑出好马。 美国的科创公司很多,中国的科创公司正在奋力追赶,中美对比来看,很多前沿的赛道双方基本是同步的。美国科创公司的市值占总市值的39%,中国目前占16%,还有很大的差距。美国前10%科创公司的市值在整个科创行业的市值是61%,目前中国前10%科创公司的市值占科创行业大概20%左右,也有一个很大的空间。

资本市场科技板块的中美对比分析及中国科技板块情况

当然,美国的科创板——纳斯达克,也是全世界科创的平台,从上市以来涨幅超过一千倍的公司6家,超过一百倍的公司有52家,超过10倍的公司有220家。目前纳斯达克大概上市的公司有3000家左右,中国沪深两市已经超过了4000家公司,但是纳斯达克的背后是淘汰了接近一万家公司,所以 美国的科创板实际上是一个高度竞争的市场,是一个淘汰率比较高的市场。所以通过这样的高淘汰率,使好马在赛马当中脱颖而出。

科创上市是一场马拉松,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真正是一个起点。 这场马拉松比赛,首先你能不能坚持下来?第二能不能脱颖而出?取决于你有没有持续的创新能力,资本市场给你持续创新能力提供了燃料,你能不能让这个燃料持续成为你公司发展的动力,促使公司保持你所在的领域的领先位置,这是核心要素。所以,重点是如何利用资本市场,使我们这些创新的公司在马拉松当中胜出。这是我们分享的第三个观点。

中国能不能出马斯克?

科创主要靠人去创,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我们有没有更多的创新创业者,有没有更多的创业企业家,这对中国科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就有了一个问题,中国能不能出马斯克,中国的马斯克在哪儿?是在我们的清华北大,还是在我们高新区里面,是不是在中国科创的好赛道上?

中国是人才培养的大国,我们每年有870万的高校毕业生,每年有110万的研究生招生,也意味着我们三年之后就有110万的毕业生。我们的博士生招生人数突破了10万,居于全球首位。每年还有2.5万个博士进入到博士工作站,所以每年有近上千万的人才进入到就业市场,我们希望在这里面能够产生出更多的创业企业家。

看一看世界上最知名的几个创业企业家,他们实际上都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创业。微软的比尔盖茨,他21岁在车库开始创业;扎克伯格在大学期间开发了即时聊天工具Facebook;马斯克24岁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中国也有这样的创业企业家,比如美团的王兴,从26岁开始创业;大疆创新的汪涛也是从硕士毕业后26岁开始创业;华熙生物的赵燕从34岁开始,等等。 中国能不能在众多青年学生当中涌现出更多的创业企业家,这也是影响中国科创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之一。

诞生于学生时代“创业企业家”

总结一下,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四个观点:第一,科创要坚持长期主义;第二,科创的沃土是创新尖峰和热带雨林;第三,我们现在有很多好的赛道,好马应该在赛马当中涌现出来;第四,我们要鼓励更多的青年创业者、创业家,让他们脱颖而出。